广东增城怀孕两月的年轻母亲被恶警暴力堕胎


【明慧网2005年4月7日】他们把我强行送到广东增城市计生办,在那里又给我做B超,接着要把我送到手术台,我才明白他们要强行给我做人流!我拉着门框不进手术室,五、六个男人把我架进去后按在手术台上,当时我害怕极了……

*****

在广东增城市镇龙镇下围村有两位修炼法轮大法的学员,我(汤金爱)和我的丈夫冯炳坤。自99年7.20打压以来,我们受到当地派出所和610的不断侵扰。

2000年我和冯炳坤到北京上访,履行我们作为一名中国公民的权利,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但遭到恶警无理绑架后被遣送回增城,并被当地非法在增城光辉戒毒所拘留半个月。2000年12月我们再次到北京上访向政府证实大法,告诉世人世界需要“真、善、忍”,当时我已经怀有第一胎两个多月的身孕。但又再次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回来后我们被送到了增城看守所,在看守所我又呕又吐又头晕的样子引起他们的注意,他们把我送到增城市人民医院做B超。医院确认怀孕两个月后,看守所给我办理了离开看守所的手续。

当我刚穿上自己被抓时的衣服走出看守所的大门,却没想到镇龙镇派出所恶警罗伟军早已在门口等候多时,它告诉我“你可以回家啦。”我还没反应过来,旁边的来了一位三十来岁男便衣要我上车,罗伟军急不可待的把车开走。便衣把我连拉带推地上了面包车,一上车,车里已经有四男二女在车上等待。我问:“你们是干什么的?”其中有一个男的自称是计生办的:“我们是增城市计生办的,现在你已经怀孕了,我们在计生办验证,因为你没有计生指标,所以你是不符合计生要求的。”我说:“我到镇龙计生办查询过,要怀孕到四到六个月才可以办准生证的。”(到现在为止还是这样规定)他们强词夺理的说:“增城市区的规定都是有了指标后才可以办准生证,才可以怀孕!”

他们把我强行送到增城计生办,在那里又给我做B超,接着要把我送到手术台,我才明白他们要强行给我做人流!我拉着门框不进手术室,五、六个男的把我架进去后按在手术台上等两个女人按住我的手脚才走,当时我害怕极了。这两个给我做人流的女人,有一个是镇龙计生办的叫钟秀香,现在镇龙新市场市场办上班。手术完毕后,他们把我带到增城宾馆,我就这样看着这帮吃人不吐骨的禽兽,干了伤天害理的事后,狼吞虎咽的模样,加上身上的伤痛吃不下饭。他们饱餐之后把我送回镇龙派出所,派出所不敢收留,又把我送回家。我躺在床上,一点知觉都没有,头脑一片空白。这帮邪恶之徒,连两个月未出生的生命都夺走,在我不签名,家人不知道,丈夫不在场的情况下这样草菅人命,他们还说“山高皇帝远谁也管不着”。这帮无法无天的土匪这还不肯罢休,他们每天派人轮流监视着我,家里造成很大的压力。2001年,大年三十那天晚上,骗我家人说送我到医院检查,实际上是把我送到镇龙康宁妇检,我告诉医生我的腰很累很痛,头发晕,但是医生不敢往纸上写,因为恶警罗伟军已经交待过医生,要写上一切正常。把我送回警车后骗我家人拿出我的衣服,接着把我送到增城戒毒所里过年。

在戒毒所里不法人员强制要我按手印、拍照,只要我说“炼”,他们都气得很厉害,就这样被关在增城光辉戒毒所关押两个月,因为我不肯放弃修炼,接着又把我送到广州槎头劳教所,在没有任何正当手续下,把我判劳教一年半,劳教期不包括拘留人工流产的时间。派出所一直极力掩盖着强迫人工流产的事件,连把我绑架在戒毒所的两个月也不算在一年半的劳期内。我丈夫在上访后也被非法送到广州花都赤坭劳教两年。

在劳教所管教和610等人员轮番不断的用各种方法对我们进行洗脑蒙骗,使我在劳教所写下三书,但是610及派出所有关恶警并不肯因此而收起他们的黑手。2002年我从劳教所释放回家后身体发生很大的变化,产后风、风湿病一直纠缠着我。每到起风的日子,脚趾头会无缘无故的肿起来,腰就开始酸痛,全身浮肿。在下雨天,我的身体都走不动。曾到广州武警医院检查,住院医治一星期,但是刚回到家一星期,产后风、风湿病又复发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我妈妈又带我到梅县一位老中医家里看病,在去梅县的路上镇龙出所的警察陈计新在车站把我们截住,知道我们要去梅县看病才肯放行。陈计新反映到610后,当天晚上陈计新与610李曾明等大约七八个人,开着两辆面包车追踪到梅县我舅舅家。第二天早上,我和丈夫及我妈妈和我阿姨舅母等被带上车,到当地的一位老医生家里看病。当天医生开了三天的草药,李曾明给了我妈妈500块钱说是政府给看病的,想换得家人的好感。药吃完要复诊时,610的李曾明、派出所的陈计新、李广鹏等人唯恐我超出他们的眼皮之外,再次开车送我到梅县复诊,但是这次他们要求要开一星期的药,那位老医生也只好照办。

自那次之后,我的病还是不见好转,每到刮风下雨的日子,只有躺在床上含着泪忍受病魔的折磨,忍受着只有自己才知道的病痛。此时我们两夫妇的身份证已经被扣押了两年之久。为了谋生,我丈夫到镇610办的李曾明处要我们的身份证,李曾明说是增城市的610的黄主任扣着身份证,当找到增城市610的黄主任,黄说从来没有扣什么身份证是当地派出所的陈计新扣着身份证,当找到陈计新,陈推说是在李曾明手上。这就是其党一向敢做不敢认的小人行径。后来我丈夫表态说:“如果再不还给我们,我们就一走了之,你们也别想找我们,我们也不按你们的要求配合,没有身份证照样可以活下去。”他们出于害怕失去对我们的监控,一星期后李曾明把身份证还给了我们。每到他们认为敏感的日子,总是派人到我家骚扰说是找我们“谈话”,见我们在家也就不说什么。劳教回家后,我们的生活受到诸多的限制,不许我们到广州找工作,不许跟其他法轮功学员来往,不许跟其他人说太多的话,甚至找工作都要在镇龙镇。因为不许到外面找工作,为了养家我丈夫找到610和派出所要他们来帮找工作,结果他们在镇龙找了一份每天干十二到十四小时每月工资500块钱工作要我丈夫去。我丈夫原来在广州开了十年的公交车每月至少都有2000元的收入,500块钱养家都不够不肯去。从劳教所出来后由于受到严厉的看管连基本的生活都维持不下去。它们为了达到长期监控我们的目的,2004年的农历二十,镇龙610中新610镇龙派出所,增城公安局来找我们说是给一千元给我们买猪种养,我明白它们的用意,所以拒绝收他们的钱,我说我们家虽然穷但是穷也要穷的有骨气,我们不会收你的钱。他们不可想象似的又害怕又恼火,但不敢发泄出来,于是又是哄,又是骗的叫我把钱收下,我再次很坚定地拒绝它们。这一下他们看利诱不到我,也不敢强迫我把钱收下了,它们又找我爸爸问我们为什么不肯把钱收下。我爸是一个常人,他说:“一千块钱买到多少头小猪?一头小猪都要700-800元钱呢?还要吃料等等呢?”这一下,他们没想到我爸这样跟他们说,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看到它们这一次次的丑陋表演,我们开始反思,法轮功教人人心向善,但对于向善的人,中共邪灵却要让其生存的权利都没有,在法轮功的人群中,每个都是那么亲切、和谐,而共产邪灵却非镇压不可。走出劳教所后,经历了这几年来610、和当地派出所的恶警的不间断的迫害,一次次证实了中共所谓的“团结,教育,转化,挽救”口号再次欺骗、愚弄善良的民众,“假、恶、斗”才是中共邪灵的流氓本性的真实体现。“团结”是为了利用我们狠狠的打击信念坚定的修炼者;“教育”中抛出的一个个的从不会实现的承诺,成了邪灵扮装天使的外衣,迷惑我们的心志;“转化”就是先避开人的正念,接着欺骗人的正念,最后扼杀人的正念,目的是断绝修炼者的未来;“挽救”中断了我们生活来源。

认清了它们迫害法轮功的本质,我们开始对当地民众讲他们迫害法轮功、迫害我们的真实情况。2005年2月21日晚上我们准备到镇龙当地的农村发真象材料,我们吃完晚饭我背着一岁多的女儿和丈夫开着摩托车到家附近的乡村里,康大学校附近的时候,看到了一辆警车,丈夫马上把摩托车开走避开它们,但没走多远,那辆警车追上来了示意让我们停车。丈夫下车后,一个恶警马上把摩托车的锁匙抢走,并在我们的车上抢走了挂着的一个包,包里当时有真象资料。他们叫我上警车,我很镇定的对他们说你有什么理由绑架我们,你现在不说清楚,我决不下去。那个恶警放下语气说:“上车了,我才慢慢跟你说。”我心里一点害怕都没有,有两位小伙子开着摩托车经过,我大声喊着:“警察抓好人呀!”我正眼望着我前面的恶警,它非常的害怕了起来,这时另一个恶警给我开车门,我就从那恶警的背后走了过去,飞快地跑着。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我背一岁多的女儿跑了出来。但当天晚上我丈夫就被他们绑架到了增城看守所A区10仓。至今没有任何消息。而我的家人直到目前仍一直受到它们的监视、恐吓,它们还扣押了冯炳坤赖以为生的驾驶证、身份证和家中仅有的个值钱的东西,丈夫每天数十公里上下班的交通工具――摩托车。

我们是为了揭露江××对法轮功的诬陷,让广大的民众看清天安门自焚事件的真象,为了使这里纯朴的村民明白电视、报纸上报道对法轮功的诬陷,只是江××利用手中权力导演的一台戏。这难道不是宣称要“实事求是”要“以法治国”的中国大地上一个普通公民应该尽到的责任和应该具有的权利吗?我们有信仰:“真善忍”的自由,有做好人的自由,为什么屡屡遭到这些“公仆”们的非人迫害!天理何在,公道何在,法制何在?!这些“人民警察”们的良知何在?对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子,对一个原本幸福和睦的家庭如此残害。

自古善恶皆有报,古语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我不知道当这些帮助江××行恶的人,在受到上天的惩罚时将如何去面对它们自己的丑陋行为,如何去面对它们的家人、亲戚、朋友。为了你们的未来,请不要继续作恶了,这是一个被你们无情迫害的年轻母亲对你们的规劝。

我呼吁所有的人们伸出你们善良的手,帮助制止这一起发生在中国大陆的人间冤剧,营救我仍在狱中遭受非法关押、折磨的丈夫。帮助我们现在只有一岁半的女儿早日见到爸爸。(目前我们母女担心被当地恶警进一步迫害,有家不敢回,处于流离失所的境地。)

相关责任恶警电话:

增城公安局
020-82752200 转国保科
增城610恶人
赖伯胜 13922381886
吴革胜 13802808768
郭镜洪 13928998328(610队长)
王建来
吴正光
朱挺燕 13500225523
中新镇610李主任:020- 82866202
(管辖镇龙镇)
中新镇政府书记:020-82866100
中新镇政府:020-82876001
中新镇610:020-82864559
镇龙镇派出所恶警
罗伟军13802808284(原镇龙派出所恶警)
李曾明:13602225553
钟润森:13697483128,82876159(家),82876159(单位)
陈计新:13928926818,
李广鹏:13809283216,82877888
82879813
镇龙镇镇长电话:020-82876236
镇龙镇镇政府:020-82876001
镇龙镇派出所020-82879110
钟秀香:82874178

增城光辉戒毒所
82625546,82625547

增城看守所(请消息人士提供电话,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