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被“病魔”严重迫害的同修,彻底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2005年4月7日】面对被“病魔”严重迫害的同修,大法弟子们共同高密度近距离发正念帮助同修除恶,同时帮助难中的同修找到执著,心性提高上来,身体迅速恢复,重新走入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正道上来,明慧网有过多例报道。但也有一些同修没能恢复过来,最终被夺走了生命。

最近我们地区有一位老学员(94年底开始修炼)李姐,又被邪恶以“病魔”的形式严重迫害。下面我就从她被迫害到逐渐恢复的过程,谈一下同修们面对这种情况,应该怎样站在正法修炼的基点上彻底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李姐在2005年大年初一突然半身不遂。开始她的正念很足,每天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她自己选择了不去医院,女儿们也没有勉强;同时告诉修炼的家人尽快通知附近的大法弟子针对此事发正念。但由于家人法理不清,就没有去通知,这样过了两天,初三在女儿们的劝说下,同时也怕孩子们着急,李姐就去了医院。后来据家人讲,李姐去医院前神志是清楚的,住院后有一段神志不清,不能讲话,总是哭,看见人就哭。

我知道此情况时,已是一周多了。这期间集中近距离对她发正念的事情我一直没有做,因怕李姐的儿女反对,修炼的家人也一直没有让她听讲法录音。完全把她交给了医院,交给了常人。我第一次去看她带了师父的讲法录音,并问她愿不愿意听,她表示愿意。我告诉她要说服孩子们允许她听,她说没问题。我见到她时,她已经能说话了。神志看上去是清楚的。

李姐的儿女为她找来了一位护工,交谈中知道是位同修。我与这位同修谈到了近距离发正念的事情,同修找有关人员作了安排。自此便不断有人来医院帮李姐近距离发正念,也通知了全市的同修发正念,并同她交流从法上提高上来,特别是这位护工同修每天同李姐交流,背法,使她的身体迅速恢复,一天一个变化。直到我最后一次去看她,护工同修说李姐主意识不强。我说:你别这样说,这样会障碍她。

上周李姐出院了,我去看她,看到还在输液。一天护工同修对我讲了下面发生的事:你还记得在医院我说李姐主意识不强吗?因为一学法、听录音她就睡觉。上一期明慧周刊上有一篇文章《当自己的家》。看完这篇文章我突然悟到,李姐目前这种表现状态不是她自己。有一次我和她一起学法,我读她听。读完“练邪法”这一节后,我问李姐,怎么就练邪法了?当时她回答不上来。接着就说:我走了,你拉我起来下地学走路。这时我悟到说这句话的不是她真正的自己,是黑手在控制她,当时我就说:“你不能走,这回我抓到你的把柄了。”当时李姐就开始闹心坐立不安。我接着说邪恶黑手你别跟我耍花招了。我告诉你李姐赶紧发正念。我说一句,她跟一句:我是大法弟子,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大法赋予我的责任是讲清真象,救度众生。我修炼的路是由师父来安排的,不允许你来破坏我修炼的路。发完正念,李姐不好的状态马上消失了。这种情况已出现了五次了。有一次发完正念后,李姐对我说:我回来了,我知道我是谁了。

在李姐身上出现的这一切不正确状态是黑手烂鬼演化的假象,当时李姐的主意识是被黑手控制着的,根本当不了自己的家。也就是说她表面身体上甚至语言上所表现出来的一切都不是她真正的自己,这时李姐最需要的是同修帮她发正念清除她背后的黑手烂鬼,找回她的主意识。为什么总有同修被迫害,是因为在这方面我们整体有漏啊!

是啊,面对被迫害的主意识不强、甚至主意识完全被黑手控制的同修,我们如果把他们此时所表现出来的一切不好的状态,不管是身体上的还是语言上的当成了他们真正的自己,实际上就上了邪恶黑手的当。邪恶正是利用了演化出来的假象,离间同修与被迫害的同修,让同修们误认为被迫害的同修执著心放不下,正念不足(其实不是真正的自己),告诉他心性提高不上来谁也救不了等等。这样无形之中给被迫害的同修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感到更加的无奈无助,有的同修甚至认为真正的自己不行了,过不了这一关了,从而放弃努力。

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对此问题的看法我个人认为完全是站在了个人修炼的基点上,把同修的被迫害完全看成了是他自己的事情,他自己修炼有漏导致的,从而使邪恶找到迫害我们的借口,这是我们整体修炼的有漏。我们是正法修炼,但是作为每一个大法弟子是否站在了正法修炼的基点上去看待修炼中所遇到的每一个问题?是否在思想深处认识到我们是一体?迫害你,就是迫害我,就是迫害大法,以大法为一个整体。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从大法中修出的生命,每一位大法弟子都肩负着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使命,对任何一位大法弟子的迫害,都是在干扰正法,干扰救度众生。师父不承认旧势力的存在,大法弟子也是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宇宙在正法中,作为旧宇宙生命的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任何的干扰、迫害都是师父不承认的,是大法弟子们不承认的,都是有罪的。如果每一位大法弟子都能站在正法修炼的基点上去看待同修的被迫害,不管是任何形式的迫害我们才能从根本上整体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整体走出个人修炼的框框。

个人层次所悟,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后记:我的母亲是一位95年得法的老学员,2004年12月份被以病魔的形式迫害致死。当时心中不知是一种什么感觉。我觉得自己尽了最大的努力,在四年多的时间里,每次母亲被迫害走進医院时,我都是帮助她从法上提高,她也明白自己应该怎么做,可是在极度的痛苦中每次都不能坚持到底,都是半途而废。在这期间对于她所表现出来的一切不好的状态包括对她交流中触及到一些执著时她的抵触情绪,我都把它们当作了是她真正的自己,其实那时她的主意识太弱了,根本当不了自己的家是被黑手烂鬼控制了。几年的过程中我都没有悟到这一点,总认为她执著太多、正念不足,有时甚至放弃对她的努力,加重了邪恶对她的迫害,致使她最终被旧势力夺去生命。

在此我想对同修们说: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当有人落水时,不要怪他不小心,不要怪他不会游泳,要把他救上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