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坚信法,铲除黑手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3月26日】我是五十多岁的普通农民,于99年走入大法修炼的,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师父将我从死亡线上救了回来。

看了《明慧周刊》登的有的大法弟子被病魔拖走生命,我的心里很难过,也激起了我要把自己在一次被病魔折磨和发正念铲除共产邪灵的情况写出来,以便互相借鉴,消除魔难,共同走在师父安排的路上,真正的做好三件事。

在2004年4月中旬的一天,中午吃饭时,我感到肚子有点疼,认为没事,一会就好了。可是越来越疼,活也不能干了,一小时后坐都坐不住。老伴提醒我,是不是哪错了?但即便有错,旧势力也不配迫害,要发正念铲除黑手。我坚持坐起来发正念,但只能坚持三、五分钟,发正念根本就静不下来。约两个小时,疼痛丝毫没减,并在加剧。我心想,可能是让我放下同老伴间情的执著。于是我就让老伴出去一会,说我没事。

老伴走后不到半小时,我的肚子巨疼,整个内脏都痛。此时我才悟到这不是消业,是旧势力黑手在迫害。我就躺着发正念铲除黑手烂鬼,背经文,整个脑中时时背法。这种极其痛苦的状态持续了二十多分钟。瞬间体内折磨我的针一下全部飞出体外,体外的也同时飞走了,疼痛没有了,可整个身体不是我的了,眼睛不会动,没有疼的感觉,也没有舒服的概念,只有思维知道自己在躺着,出现从没有过的清醒:我是大法弟子,没事,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正法还没有结束,我作为一名大法弟子,肩上担着救度众生的使命和责任,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和魔都休想动摇我坚修大法这颗心。

我反复背法,约二十分钟,全身恢复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病疼的折磨是很痛苦的,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事后,我学法悟到,一是我认为自身有业力,不舒服就是偿还业力,消极承受。二是我没站在法的基点上看问题,忽视了正念除黑手。三是讲真象做的不够,有怕心,使旧势力黑手有空可钻。

愿同修从我的魔难中引以为戒,正念正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