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把我们从邪党的魔爪中救出来

【明慧网2005年4月7日】师父在《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到:“如果这个宇宙的法认为某某党是好的,那一走一过你就留下来了;如果宇宙的法认为某某党是邪恶的,一走一过你就被消除了。”当我看到这段法时,猛然惊醒,这不是师父让我做出的选择吗?这不是要所有生活在共产党文化中的每个民众对自己生、死、存、亡的选择吗?

我做为一个大法弟子,恨自己悟性太差了,自7.20到现在,将近六年了,伟大的宇宙大法遭迫害,尊敬的师父遭诽谤、诬陷,众多善良的同修被残酷的折磨致死、致残,而我自己也遭迫害;这一切的一切,不都是那个邪党恶党干的吗?它至今还在死不悔改的干着呢,其罪不可赦。而今,师父把法讲得明之又明了,我要坚决走师父为我安排的走向圆满的路,决不能再带着邪恶的印记、顶着邪党的头衔,与邪恶为伍。于是,我拿起笔,写出了与共产党决裂的声明。

当我准备把声明交出去的时候,共产邪灵在我脑海里狂叫起来:“你别忘了,你是本地区的重点看管对象,现在还在我们的严格监管之下,只要抓住你一点把柄,就把你送進去。”这时,我不知怎的了,身体被邪灵附体控制了,主意识没有了,思维被“怕”的生命主宰了,什么洗脑班、劳教所、酷刑……,非常凶猛的打入我的脑海,可怕极了,怕的几乎使我发抖。突然“当!当!当!”墙上的挂钟震耳的响了六下,才使我从邪灵控制的思维中逃出来。全球大法弟子发正念的时间到了。

我开始发正念,但邪灵对我的控制仍未罢休,此时,我的思想连几秒也静不下来,我极力的排斥它、清除它,不但无济于事,却只感脑袋疼痛厉害,心脏也象被什么东西紧紧的抓住一样,慢慢的我呼吸越加困难,难受的我已承受不了啦,简直要使我窒息了,就在这万般恐惧、焦急之下,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拼命的喊出了二个字:“师父!”瞬间,我身体轻松多了,头痛与呼吸困难的状态消失了,全身不停的冒着凉汗,感觉身体象排风筒一样往四面八方不停的排放着冷气,不一会,全身感到暖融融的,随之,我好像被周围的大火包围住一样,体内能量越感巨增。一小时过去了,我恢复了正常。泪水象涌泉一样夺眶而出。我感谢师父又一次把我从魔爪中救出来。

第二天,我把退党声明交给了党支部,并用他们迫害我这个修炼“真善忍”的好人的实例揭穿了邪党的本质,并让本地区同修为我发正念,清除邪党邪灵,后听说该党支部接到了海外大法弟子打来讲真象的电话。

不久,师父又陆续写了《不是搞政治》、《新年问候》等经文。我方向更明,更加清醒和知道自己应该从法上认识邪恶的真面目与其本质,才能从意识中清除它们,才会正念更强,不被其干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