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修炼破干扰


【明慧网2005年4月8日】

一、珍贵的回忆

修炼前,我是一名居士,吃斋念经,只知道敬佛、信佛,并不知道修佛的真法。

1994年5月9日,我和老伴喜得法轮大法。那时本市只有六个人炼功,当时什么资料都没有,后来有一本《法轮功(修订本)》大家传看,我一气看完哭完,觉得自己多年的等待就是这部法。

94年8月我们有幸参加了师父在哈尔滨的传法班。我一见到师父就哭,在学习班的最后一天,心里总是平稳不了,想到马上就要回家,与师父依依不舍的心情,让我坐不住、站不安。晚六点开课,我四点就去了,站在师父讲法的礼堂大院等师父,渴望再多看师父几眼。我在等师父时,写了个条子,大意是我是黑龙江的弟子,今晚十点我就要回去了,不知什么时候还能见到师父。都是些感恩戴德的话。当时并不知道修炼的内涵,现在想起来是多么的可笑。条子写好了,怎么能亲手交给师父也强烈的执著着。大约在五点钟,这时来了很多学员,我想他们此时此刻的心情同我一样,不愿意离开师父。学员为迎接师父非常有序地让出一条道,等待师父的到来,我就站在两侧的中间。17点15分师父坐一辆黑色轿车缓缓从大门進来,车就在我站处停下,师父右侧下车,正和我对面,我第一个把条子交给师父,此时此刻我的心情激动万分,热泪盈眶。我们在后面都跟着师父往礼堂里走,师父是那样的慈悲祥和,此刻真是我一生最幸福美好珍贵的记忆。师父边走边接条子,往左右兜放,那时条子少,师父讲法前先解答问题,后讲法,当念到我写的条子时,我的泪水不停的流,念完师父说这样的条子再别写了。现在我认识到几千人的传法班上,用常人的话感谢师父是多么的不严肃,师父给予我们的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唯有不断的精進,才能够让师父放心。我和老伴对师父的讲法坚信不移,并且反复学,《转法轮》就看了五百多遍,就象师父讲的,人就象一个容器,装進去什么,就是什么。

修炼是严肃的,法能除一切修炼中的难关。修炼一年多,我开始出现消业症状,同时家庭关也接踵而来,正如师父讲的,劳其筋骨、苦其心志,涉及的问题方方面面,非常复杂,当时的情景真是要家破人亡,痛不欲生。我想到师父讲的难行能行、难忍能忍,我豁出去了,我想: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只要能修炼就足矣了。7.20前是学法高潮,我又义务担当一些大法的工作,苦中有乐、累里有甜,随着执著不断的放弃,业力不断的消减,大约两年半的时间,我的情况逐渐的好转,一切都在变化,家庭矛盾也迎刃而解,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生生世世造的业比山还高,自己才还多少?师父只见人心,只要心性到位,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二、一人修炼,全家受益

我有三个子女,下面我分别说一下,他们是如何受益的。

96年大女儿所在单位要来检查卫生,所以调动全单位的人搞卫生,由于人又多又乱,我大女儿正在擦窗户,不慎一失手,从五楼摔下去。当时一位同事看到她摔下去,由于害怕,人吓得象精神病大喊大叫 。医生也说,象这样的伤势治好了也就是一个植物人。可是奇迹出现了:大女儿仅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身体一天天康复,连医生都说神奇,现在身体一切正常!

97年儿子外出坐小车头座,走到山东某地的盘山道上,突然车偏离了山道头朝下掉到了山涧。事故发生时天就要黑了,掉下去谁也看不见,而且那条路上车很少,很长时间才过去一辆。可就在他们的车掉下时,后面就来一辆面包车,人很多,及时救助了车里的人。照理说,儿子坐在前座,没有把手又没有什么挡的东西,只有一块大玻璃,车往下掉瞬间人就得射出去。可是他不但没射出去,在抢救时,人们在后车座位置找到他。当时他门牙掉一块,头上掉了一块皮,而其他人内伤外伤全有,非常严重,还有一人脑袋有缝。不过虽然有的伤势很重,但无一人死亡。大法无边,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儿子也参加过师父的讲法班。说起来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呵护。

98年,二女婿家安装电视天线,三人同时双手握一根4米长铁管,立起来往地上事先埋好的铁管里插,当时谁也没有注意上边的高压线,结果由于铁管碰上了高压线,瞬间三人全部被高压电击倒,三人嘴歪眼斜流口水,表情可怕至极。救护车在抢救人,当抬到我女婿时,他突然恢复正常,并且他马上意识到还有两人没醒,他就给他们做人工呼吸,遗憾的是他们没能活过来。再看我女婿被电的情况,只见电流从手心打入,通过体内从左脚心出来,手心脚心都有一个大洞,洞的周围都是焦灼的颜色,可是就这样他能奇迹般的活下来,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师父的慈悲。

三、正念正行否定旧势力干扰

下面我简单谈一谈我是怎样否定旧势力的干扰迫害

7.20以后我很少看到功友,再加上电视的造谣宣传,真有黑云压顶的感觉。但不管怎样,我对师父的法坚信不移,决不动摇,也不放弃,每天照常学法炼功讲真象。

邪恶之徒频繁干扰我们,有时几个部门联合起来骚扰我们。“自焚伪案”出炉的第三天,邪恶之徒就逼我写对“自焚”的态度,我告诉它们,那绝不是炼功人的所为,纯粹是一场骗局,大法弟子没有一个是这样的,我们师父讲过自杀是有罪的。邪恶之徒说:你还信你们师父吗?我说:当然信!我们师父讲的是真善忍宇宙大法,每个人都应遵从,李老师就是度人的佛,能把我们从迷惘中救出来。自从修炼以后,我身体的病全好了,家里人也跟着受益,对社会人民有百益而无一害,我们师父不要我们一分钱,只要我们那颗向善的心。

修炼是严肃的,一有漏邪恶就钻空子。我老伴由于对法理认识的不太清晰,人的观念又比较重,加上黑手烂鬼的干扰,于2003年10月6日出现常人的血栓症状,可非常轻,不影响修炼与生活。这段时间可能是师父在给机会悟上来,但可惜的是我们没能在法上悟上来,没能全盘否定旧势力。半个月后老伴突然间喊叫说害怕,精神极度恐惧,一时间右身瘫痪不能说话,生活不能自理。我终于明白这是黑手烂鬼对他的干扰迫害,我们从心里不能承认它。在不断地破除旧势力的同时,老伴的情况也在不断好转,由先前不能学法到现在能学法发正念,扶着墙能走,每次见到师父法像就流泪,心情也非常渴望能早日摆脱旧势力的干扰,更好的证实大法。虽然旧势力时不时也干扰,但明显感到它们是越来越弱。从我们一发正念他就大喊大叫,到现在能和我们一起发20分钟的正念,手不变形。就在我写这篇体会时,邪恶好像知道自己会被销毁,又一次控制我老伴大喊大叫,阻挠我写下去,我明白那是黑手烂鬼怕被曝光、铲除。虽然我们在修炼上还有没去掉的执著,但我们也不承认旧势力干扰,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谁也没有资格考验我们。我更加坚定了信心,直到完成此稿。

最后祝所有大法弟子都能够正念正行,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走好师父安排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