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面前不再沉默 全家受益讲真相

【明慧网2003年10月23日】得法修炼4月即遭遇全国性迫害

我今年35岁,下岗女工,在家开小卖店为生。我是99年3月份经人介绍有幸得法。得法前,我有神经衰弱、慢性咽炎、左腿经常抽筋麻木等多种病症,经常含药片不离口,中西医都看过,但都无济于事。后来听说炼法轮功对身体有益,于是就买来书跟着学炼起来,刚学一星期,我就明显感到自己手心有法轮动,不久病症全部消失,深感大法的益处,体会到没有病的滋味一身轻。

刚刚修炼4个月,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开始对法轮功全面镇压、收书、抓人、罚款、劳教、判刑全来了。

99年7月24日那天晚上,派出所和街道共6人撞进我家让我签字、交书,还威胁说国家不让炼,再炼就是非法的,由于当时我只想让他们快走,就违心的签了字,交一本书。

99年9月的一天晚上,派出所来2人又让签字,我说:“我只是炼功祛病健身做好人,老让签什么字,不签”。于是他们把我带到派出所去,那天晚上共抓来4人,分别作记录、按手印,在一楼冻了一宿,第二天中午,他们把身份证要去作抵押,才放我回家。(身份证已扣押4年多,至今不给)。

99年10月的一天晚上,派出所和街道来2人让我上派出所,我说小卖店不能离人等我丈夫回来再说,他们说一会就回来,这样他们强行把我带走了。到了派出所那,我们单位来人把我带到了厂招待所去洗脑,那天晚上有7个人都是从家被抓来的。

在洗脑班呆的一周时间里,厂领导、公安处、保卫科、队领导每天都有人来做洗脑,强迫看谎言电视,逼迫转入别的法门和功法修炼,逼写保证,利用亲情来迷惑人。由于我学法少常人心重,看到有三个法轮功学员被送走劳教,我的怕心出来了。晚上姐姐来劝我,家里小卖店没人不行,孩子才7岁没人照顾,你不能在这呆着,还说了许多使我伤心的话,我哭了。她要带我回家,公安处人说必须写保证才放人,这样姐姐帮我写了保证[注]。他们看后,非让写和师父决裂的话,我说修炼不修炼是我自己的事,写师父名字干什么,不写,这样他们没再说什么,最后付完6天的伙食费共285元才让回家。

直到目前,每到年节假日,单位、派出所、委员会等人都来看情况,问还炼不炼功等问题,我就直接告诉他们,我亲身受益的事实和揭穿江氏的谎言和真相,这样一一回绝他们。

回到家后,我每天多看书学法,又陆续看到师父的新经文,我明白违心写保证是错的,那是耻辱。因为我只是在炼功做好人,对家庭、对社会有益无害,说真话没错,做好人更没错,可江氏集团却利用我们的真和善一次次欺骗我们从签字、保证、罚款到劳教、判刑迫害不断升级,公开扰乱公民的正常生活,剥夺公民合法上访权利,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没收身份证做抵押,江氏集团还讲现在是人权最好时期的假话,这使我更看清了江氏的险恶用心。

回到正法中

识破了江氏的险恶用心,我决不能再沉默,我要走出去讲清真相,证实大法。我于2002年1月13日走上天安门,在天安门我手举“法轮大法好”横幅,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表达了自己的心愿。

一人得法全家受益

自我修炼以来,一直得到丈夫的支持,他看到了我身心的变化,不但身体受益、道德升华,性格也改变了。我们以前经常吵架,得法后家庭和睦了,他不但明白大法被迫害的真相还经常去给别人讲真相。

一次他回家跟我说,今天在车上有人说钢厂有个男的跳楼死了是炼法轮功的吧?他接话说:“他不是炼法轮功的,那人是我同学,名字叫张X,因为钢厂买断不合理,和8人去北京上访,被钢厂公安处抓回来打死了,扔下楼说是跳楼自杀,另外7人下落不明。我刚从他家回来,看他的人很多,还有专门从外地跑来为张X抱不平的,花圈成车拉,每天观看的有上万人。昨天,政府出动了防暴部队,公安、110等昼夜不休息以防市民。江××就是一直欺骗老百姓,迫害法轮功就是这样干的,打死了说自杀,把危害社会的现象都说成是法轮功干的。再说上访是公民的合法权利,因为上访就打人、抓人、害人这是什么政府。”明白真相的人也跟着议论着这年头没处说理去。

我听后很高兴,我说对,应该给他们说清楚。我儿子今年12岁,经常和我一起做真相还主动去贴不干胶。丈夫原来关节炎很重,至今有了3年多没犯过,孩子身体也一天比一天好。我真心为他们明白真相而做出的选择而高兴,更感谢师父对我们的慈悲苦度,使我们全家都受益于大法。

在此,我要告诉全世界所有的人,我们修炼法轮功只是按“真、善、忍”做世上最好的人。希望世界上所有正义之士能伸出援助之手制止这场在中国持续4年之久的残酷镇压和迫害。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已归类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