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少年朋友的信


【明慧网2005年4月8日】写给少年朋友的信

少年小朋友们,你们好!

新的学期开始了,我们又进入紧张的学习中。在此之际,我想把在寒假生活中最有意义的所闻、所见、所思与小朋友们交流,希望能够帮助提高我们对是非的明辨能力,共同走向美好的明天。

在寒假期间,我有幸听到大人们热烈的谈论“九评共产党”这个热门话题,觉得很好奇,有听不懂的地方,就边听边问,听着听着,我仿佛看到一个邪灵,青面獠牙,张着血盆大口,两只爪子沾满了善良人们的鲜血,吞噬着无数无辜的生命,在将亡之时还在垂死的疯狂。

我年迈的爷爷因为修炼法轮功做好人,两手腕带着恶魔的三副手铐被通宵的吊在二层铺的铁架子上,一个恶警穿着大皮鞋在凶狠的踢着爷爷的大腿。

高墙铁窗里,在寒冷的冬天,我可怜的奶奶同另外六名奶奶(都是大法弟子)趴在冰冷的水中,背着双手,仰着头,两小腿向上翘起,在遭受“鸭子凫水”的酷刑,在恶警的吆喝下,将一桶桶凉水浇在她们的头上、身上,冷水浸透了她们的棉衣、棉裤。

我们同龄的杨凯、杨航两兄弟哭喊着爸爸、妈妈、姥姥,只因他们不放弃信仰“真善忍”,他们的妈妈在2004年被中共的打手――“人民警察”绑架,在江×ד打死算自杀”的密令下,仅仅七天就被“人民警察”活活打死。妈妈被迫害死后,爸爸又被非法判刑七年,姥姥当时还在劳教所非法关押,对家中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杨凯、杨航两兄弟从此孤苦零零,泪水涟涟,害父杀母之冤不准申诉,他们只得与年迈的外祖父相依为命。是谁害得他们一家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满头白发72岁的薛凤岐爷爷,修炼法轮功后,全身疾病不治而愈,只因去北京为大法说一句公道话,就被公安部门非法拘留,并以遣返费、罚款等借口非法掠夺一万多元钱后才放人回家,警察经常去他家骚扰,不准他炼功,致使他旧病复发,又添新病,含冤离开人世。

综上活生生、铁的事实,只是冰山一角。从中不难看出我曾热爱的中国共产党才是真正的邪教,铁证如山,血债累累,罄竹难书。

天理昭昭,法网恢恢,善恶有报。少年朋友们,快清醒吧!不要成为恶党的殉葬品,赶快摘掉恶魔套在我们脖子上的魔绳——红领巾,退出少先队。

生命只此一次,珍惜吧!让我们共同迎接百花盛开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