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伴讲真象证实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4月8日】我和老伴是1997年得法的。自99年7.20以来,我们和中国大陆的众多大法弟子一样,在师父的呵护下,在正念正行中,有惊无险的走过了几年的证实法的修炼之路。

一、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2002年7月下旬,我工作单位执行其上级××部的“指示”,要办我们法轮功学员的“学习班”。他们先召开离、退休干部大会,搞动员,造舆论,接着就要缩小范围,把我单位法轮功学员集中起来办“学习班”。我坐在那里一边听着,脑海中一直涌现着师父的教导,我要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不断的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不能让邪恶的阴谋得逞。当动员会开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外边来一个朋友找我,我就堂堂正正走出会场。会后一个同修告诉我,我走后他们讲了下一步的具体安排,要法轮功学员集中学习,不准请假,限期写出“与法轮功决裂”的五条标准要求,不写的就送到部里去办“转化班”(即洗脑班)。

回家后,我把单位的安排告诉了老伴,我们几乎异口同声:“听师父的话,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可往哪里走呢?我突然想起五月份时,我的一位老同学谈到他正在“SM”区开矿,有些矿脉已经开完了,下一步往哪儿开呢,想让我去给他看看。我马上拨通了他的电话,他高兴的说,他正要打电话请我来帮忙呢!于是,第二天我就乘车去了“SM”区。

我走后,单位头头多次打电话找我,要赶快回单位参加学习班。我老伴说,他在高山上,电话不通。因我是辅导员,办学习班主要是针对我来的,据说单位一再向其“上级”说明等我回来再办班。按原计划,8月15日每个学员必须上交“决裂书”,不然就送上级单位办“洗脑班”。到8月15日仍不知道我在哪里,据说单位“主管”只好向上级单位写了“保证书”,等我回来一定补办“学习班”,让学员都“转化”。

我9月下旬回到家,办“洗脑班”的大气候已经过去,但他们还是让我写什么“认识”,还要在什么“远离××”横幅上签字,都被我拒绝了。他们的什么“班”也没有办成。

在“SM”区,我白天工作,晚上给开矿的工人讲真象,效果很好,同时又顺利的帮同学找到了新的矿脉。他很高兴,给我买了当地的特产。回来后,我将它送给单位的熟人和老干部处,他们都相信,我真的是去“SM”找矿了。

我和老伴每谈起这段经历,都激动不已,我们深深感到,只要听师父的话,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师父就会呵护我们,帮助我们把证实大法的事做好。

二、正念正行讲真象,有惊无险

自从邪恶镇压法轮功以来,我们以各种形式,在各种场合讲真象。除平时对单位同事、朋友、邻居讲真象外,还有一种很好的机会――向出租车司机讲真象。我平时有很多机会乘坐出租车,每次讲真象的效果都很好,绝大多数司机都骂江××,很同情法轮功。

有一次,司机听完后说:“你讲得很好,但以后不要讲了,你要小心啊!因我公司规定,遇到宣传法轮功的,直接拉到派出所,奖给5000元。我是不去做那个缺德事,但个别人还是有唉!我是给你老爷子提个醒!”我向他表示谢意。以后再乘出租车,更加强正念讲真象,没遇到任何问题。

一天晚上,我和老伴刚贴完真象资料,一个“保安”模样的人走过来,看了看我们贴的传单,马上回头骑上自行车飞快的跑了,可能去报告了。我们当时有点怕,但又一想,我们是在做救人的事,师父会保护我们的!果然,我们走了几步,从后面来了一辆出租车,于是安全回到家。

三、走出去,向亲属讲真象

我和老伴在家里都是“老大”,每人都有几个弟弟和妹妹,而他(她)们的孩子多数已经成家并有了孩子,但都与我们所住的城市有一定的距离,相互来往比较少。

一天,老伴的大弟弟来电话说:“姐,你可不要炼法轮功了,可了不得!”因我家的电话是被监控的,当时不便多说什么,但我们悟到:应该走出去向他们讲真象了!

* 到妹妹家去讲真象

2002年3月的一个双休日,我们决定先去离我们不远的老伴的大妹妹家。他们有三个孩子,而且都成了家,又都有了孩子。听说我们到了,他们也都来了,屋里挤得满满的人。他们见到我老伴都很吃惊,都说像变了个人似的。因我老伴前些年做过几次大手术,先是甲状腺癌切除手术,后又怀疑复发,又做了一次大手术;85年子宫肌瘤,又怀疑卵巢癌,又做了“全切”大手术;很快又得了膀胱炎,据说是手术时插尿管所致,痛苦不堪!内分泌失调,睡不着觉。人变得又黄又黑又瘦,整天皱着眉头发脾气,谁也不敢惹她。过去她大妹妹有时来看看她,她反而嫌麻烦。那些年,中、西药不断,各种气功练了不少,就是不管用。唯独炼了法轮功,她真象变了个人似的。当时跟大家有说有笑,她大妹妹的大女儿对着她妈说:“妈,你看大姨,脸白里透红,光光的,又没有皱纹。你看你,脸又黑又发皱,你白头发比她还多得多(老伴比她大妹妹大5岁),你也赶紧跟大姨学炼法轮功吧!”我对着老伴的耳朵轻轻说:“你在这儿一坐,就起到证实大法的作用。”在这种气氛下,我们很自然的讲起了真象:法轮功是什么?4.25是怎么回事?‘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还带去了光盘给他们看。他们一直兴致很高,不断的有人提问题,我们都做了解答。那天是星期六,我们晚上12点以后才睡觉。

第二天(星期日)清晨是全球三次同时发正念,我们曾担心没有闹钟怕到时醒不了。奇怪的是,5点差10分我就醒了;更神奇的是,我老伴在睡梦中左耳听到了我家的电话铃声,拉开灯一看,正好是5点54分!我们都很激动:是师父在帮我们,在鼓励我们讲真象。

* 回农村老家讲真象

我老伴自83年回过一次老家外,以后一直未回。由于她身体一直很差,就连她父、母亲去世,弟妹们都瞒着她,都是事后慢慢告诉她的。由于老人都不在了,她一直不想回去。这次去她妹妹家讲真象,效果很好,就萌生了回老家讲真象的念头,但又惰性很大,一直下不了决心。直到她二弟来电话说,他最小的儿子(老三)结婚,邀请我们回去参加婚礼。我们悟到:这是师父的安排!因为加上大弟弟的儿子,老伴有五个侄子在农村,前四个结婚都没告诉过我们,是因为我们萌生了去讲真象的念头,师父就给我们安排了。尽管回家要花不少钱,但我们很快达成共识:救人要紧!

回到久别的家乡,家里又在办喜事,村里很多人断断续续来看我们,都为我老伴身体的变好感到震惊!我们不停的讲真象,效果很好。家里人不再为我们修炼法轮功而担心了,只是让我们要注意安全。她三个过去炼过法轮功的妹妹,由于受媒体造谣的欺骗,曾经放弃修炼了,如今表示要从新修炼。还有些人表示,以后也炼法轮功!事后又去拜访了几个老一辈的乡亲,同样收到比较好的效果。

我和老伴都是锁着修的。但从农村老家回到家里,晚上老伴看《转法轮》时,字又大又黑,乳白色的纸发亮,很神奇!第二天早晨处于似醒非醒的状态时,觉得自己的身体飘起来了,担心会碰到门窗或墙,一下子就醒过来了。我们悟到: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们。

自从2004年4月份以来,不断的有人找我们教功、学法,包括同事、邻居;还有过去的学生,特别是讲过真象的亲属,像我老伴的大妹妹,她小妹妹的丈夫等,先后都来住在我们家里学法、学功,有的真的得法了。正像师父《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中所说:“眼下我们看到的是这种情况,再接下来大家讲真象就会更容易了,因为世人越来越明白,人们会主动来找你听真象,人们会来主动的找你学功,这个事情马上就会出现,而且在中国大陆还会出现全民都来反迫害。”的确是这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