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过寒冬,走向春天

【明慧网2005年3月21日】1999年7月20日之后,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受到血腥的迫害,抓捕、抄家、关押、劳教、判刑、毒打致死等等。我和所有大陆的大法弟子一样遭受了迫害,我的家被抄,锅碗被砸完,同时遭到凶残的毒打,全身被乡政府几个恶人用铁丝(电丝)及拳脚打得紫黑,那是2000年7月1日发生的事。

2000年的11月24日,我被非法送去劳教,原因是恶警说我有两次上京上访,一次(同年9月1日)写了法轮功申诉书信邮递到市法院、县公安、政府,恶人说我以上行为“扰乱了社会治安”,非法押往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里劳教。我不配合,每天讲真象,对干警说,我们没有错,这里不是我们呆的地方,更不是来接受你们所谓的劳动教养,我们是做好人,上访、写信申诉是公民应有的权利等等。我和几位功友罢工,不出工,不入体操队,不去听诽谤大法的电影宣传的谎言,不报名等,在大会上,或采访团来采访、摄影时我们几个就炼功,大声告诉采访团,不能胡作非为,不能栽赃陷害法轮功。善恶终有报。在那里,我和那些没有向邪恶低头的功友受到非人的虐待。恶警指使关押的吸毒犯,卖淫的犯人毒打我们,关小间,坐军姿,体罚,不准睡觉,夏天晒太阳,毒打不断。

我被劳教1年,临我离开劳教所的最后一刻,我还被禁闭在第8中队三楼,三个女犯二十四小时包夹看管。劳教所里戒备森严,一门一岗,所有在押犯通过时都要喊一声报告,我离开劳教所通过每道大门时,送我出来的警察远远的就叫我喊报告,不然不要我出去,恶警叫我喊,我坦然一笑,以大法弟子的伟大严肃,昂首,堂堂正正的,无所畏惧的走过每道大门。劳教所外,乡政府李主任、派出所、县上有人早已在那里等候,我被他们送到乡镇政府里,当天下午由我丈夫接回家中。

2001年11月26日,第三天政府主任又把我劫持到乡政府,要家人拿5000元去领我回家。我告诉乡政府干部胡冬祥(610头目)你别想在我身上打主意,我要从你们这道门堂堂正正的走出去,而且还要叫你亲自放我出去,这就是我的思想,同时也希望你悬崖勒马,好自为之。胡冬祥见我心坚意决,束手无策,但不愿听劝,又关了我15天,叫家人接回,我又堂堂正正走出大门。他伸出手竖起大拇指对我说:“算你赢了!”我微笑着对他说:“大法弟子说出的话是真的,你不要迫害我们了,给自己留条后路吧!生命很可贵,善恶是有报的。”

2001年12月15日,在师父的呵护下,我终于闯出了魔窟,我抓紧学法,弥补自己在法理上的欠缺。师父无量的慈悲点悟我看到新的法理,让我明白了许多,清醒多了,毕竟我意念中接受了旧势力的安排,让它对我们做了考验,给了旧势力市场。我曾为我能堂堂正正闯出魔窟而感到自豪的心顿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因为那不是我们要走的路。那是邪恶的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安排,我开始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的安排。师父的法越讲越明,抓紧学法后,头脑越来越清醒了,做好师父告诫的必须做好大法弟子必须做的三件事。买了定时手表,到时发正念清除邪恶,此外,有条件时就立掌清除,无条件时便在头脑中默念正法口诀,并利用各种方式向世人讲清真象,救度众生。

师父告诫我们:“他的事就是你的事”。叫我们把思维打开,用正念去帮助同修及世人。师父无量的慈悲与宽容时刻打动着我狭小的心,使我在法中渐渐领悟到怎样宽容同修,慈悲众生,包容一切,以大法弟子特有的慈悲善良去感化每一位有缘的生命,用慈悲正念去救度世人,让有缘人得法。正念清除所有一切毒害众生的黑手烂鬼及恶人。

我不知道对师父该说什么,更不知道怎样去回报伟大的师尊。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精進吧!同修们!让我们共同完成我们历史的大愿,救度一切可救度的生命,正念正行,清除邪恶,跨过严酷的寒冬,走向那光明美好的春天……

向伟大的师尊致以崇高的敬意!
向世界各地的同修致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