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辛集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明慧网2005年4月9日】以下是河北辛集市几位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1.自1999年以来,在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功的运动中,大法学员陈西卜一家无数次被耿超、贾力超等恶人抄家,无数次被绑架。抢走的钱财、物品不计其数,其中一次抢走1万1千多元准备买空调的钱,银行卡合计5千多元,其余几千几百的数不清几次。偷抢的物品大概有摩托车、自行车、电脑、照相机、收录机、3部手机小灵通、石家庄香烟3条,就连他女儿手上戴的结婚戒指都强行捋走。

邪恶之徒还气急败坏的把他家4人,陈西卜、女儿陈苏、弟弟陈西健、弟媳张哲强加罪名分别投入唐山、石家庄几个监狱。过了一段时间,贾力超见到陈西卜的妻子说:当时你拿出10万元也应该赎回自己的女儿。由此看来这伙恶人索要钱财的野心有多大。因抢钱不满足就定罪入牢。

2.1999年10月25日,大法学员宋同芬老人已高龄70来岁,因上北京上访被恶警遣送回来关进看守所,罚款2600元才放人。2001年,恶警耿超带领一帮人私闯民宅,到老人家抄家,并将老人绑架到公安局被恶人打骂一顿,非法押送看守所关押6个月,每天生活费50元,这次勒索了6000元。2004年3、4月份,一帮恶人两次翻墙到老人家乱翻一气,索要钱财后,恶狠狠的把老人绑架到看守所,折磨15天后又送洗脑班,老人身体受到严重摧残。

3.自1999年7月20日江氏镇压法轮功,梁淑雪老人快70岁了,多次被耿超、贾力超为首的一伙非法抄家并绑架,先后被关进派出所、公安局、610办公室、乡政府、信访局、看守所。2000年10月9日梁淑雪被非法判劳教2年,在石家庄第五大队劳教所受尽折磨。2004年4月23日,老人家里突然闯进几个便衣,他们看到家里有人,立即又闯入10几个人,以耿超为首下命令,刹那间把屋里翻了个乱七八糟。他们将师父的法像和香炉、香盒都抢走,又从柜子里翻出存折和现金7千多元,老人嚷着:不能拿钱,那是准备给孩子买房用的。耿超得意洋洋的说:就是找钱哩,就是找钱哩。

耿超命令几个人硬是把老人抬上警车,押送到公安局,并说:今天有这几千元就算清了,否则少说要判你三年。让老人写保证老人不写,傍晚又送进看守所。老人一夜犯几次病,医生送了几次药不管事也不放人,儿子多方打听他母亲的消息,后来才听说关在看守所并且病情严重。梁淑雪又被转到洗脑班一个月迫害到身体极度虚弱后回家。

4.大法学员李书静、曹环、李玉德都被这帮恶人抄家、绑架并罚款几千元。曹环家一次就抢走了8000多元并劳教。其实,就辛集市被这帮恶人抄家、罚款、判刑、酷刑折磨伤、残、精神失常、流离失所的非常多。辛集市恶警干的这一切比土匪有过之而无不及。

5.2003年1月17日,恶警把王查抓进派出所。寒冬腊月,王查还没顾上穿大衣,只穿毛衣就被带走了,在派出所里,几个警察一齐上,有骂的,有用铁棍打的,有上背铐的,有往椅子上使劲摁脑袋的。王查的110元准备买年货的钱也被抄走。晚上铐在椅子上不让睡觉,两顿饭不给吃,还把她铐在阴凉的树上冻了一天,她绝食抗议,所长胡纪伍恶狠狠的说:“不吃拉出去灌,让你死不了活受罪。”恶警在向王查的丈夫勒索500元后,将王查送进辛集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王查又遭到多种刑罚的迫害,如:野蛮灌食、用厚厚的玻璃瓶子猛砸头顶、只穿内衣在屋外冻、猛踩脚趾、猛打胸部、把双腿拉开在腿上跳、用铁棍打牙等等。致使王查记忆力减弱、头晕、全身浮肿、四肢不灵、左腹部疼痛。后于2003年2月2日放回家。回家不久,恶警见王查的情况有好转,10月20日夜间跳墙入宅,撕破了她的毛衣,强行塞到车里,其丈夫前去阻拦,撕扯中手也被伤了。

王查被绑进了辛集市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在那里,她遭到了脚踢、不让上厕所、围攻、野蛮灌食等迫害。过了几天,又送到石家庄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进行更加残酷的迫害:不让去厕所、往衣服里灌水、夹手指、烟头烫、野蛮灌食,长时间反盘腿等等。迫害到输液找不到血管、抽血困难,直到王查有生命危险时才于2003年11月25日被接回家。这一次次残酷的迫害,造成她身体极度虚弱,行走困难、头发白了、全身浮肿、小便失禁、大便困难,便出的都是浓血、不能吃硬食,连炖的鸡蛋都不能吃,差点儿丢了性命。

请广大民众通过以上大法学员因坚持信仰“真、善、忍”而遭受的残酷迫害实例,认清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的邪恶本质。千万不要再受江氏一伙的谎言欺骗了!

河北省辛集市迫害大法弟子恶人耿超:13930181407 办公室: 03113253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