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所是中共恶党邪教政权的缩影


【明慧网2005年5月1日】这个题目,不是想出来的,而是在看守所里看出来的。

那天,自己被非法抓捕后,又被非法送到北京某看守所。刚到大门,门卫武警战士问:“这是干什么的?”抓我的警察回答说:“法轮功。”“那还不送到后山喂狼去!”那个年轻武警战士连想都没想,便随口喷出如此歹毒的恶言。我当时听了真为他难过,心里话:你这孩子!和我当年当红卫兵的时候一样,人家说什么信什么,心头被煽起的怒火还挺高,被当枪使了还蒙在鼓里。但愿你有朝一日能明白过来,可别当了江魔头的殉葬品。

一進牢房,狱霸就说:“我告诉你:这里是真正的无产阶级专政!”听了他这话,我没作声,只是笑了笑。心想:这还用你说吗?可我不是犯人,不怕这一套。他没再说什么,但当时我也没往深里去想。过了几天,我发现:除了我这个大法弟子外,新来的犯罪嫌疑人一進来,狱霸就带头对其一顿暴打,越不服气,打得越厉害。有的不止打一次,有的还让“坐飞机”、“金鸡独立”,或者罚站、长时间不让入厕、在厕所关禁闭、不让睡觉,动其它肉刑,有的还让大家羞辱、侮辱人格,直到打服治服为止。由于这个狱霸贩毒又吸毒,心狠手辣得出奇,又特别会阴一套阳一套,所以狱警对它特别“器重”。隔壁号里新去的一个犯罪嫌疑人,挨打后大声呼喊,向警察求救。结果,被警察送了过来,被这个狱霸及其帮凶打得伤痕累累,不敢再吭气。警察又给戴上脚镣手铐,让两个狱霸押着一个号一个号地挨门“认罪”,说自己原来挨打时“呼救”是“造谣”、“没事找事”(当时,看守所里还正在开展什么所谓的“严厉打击牢头狱霸的斗争”)。加重迫害其他大法弟子,也让他去当打手。显然,邪恶是想借此恐吓。对此,我发正念。渐渐地,这种事儿轻了。说是轻了,是指打人手轻了,时间短了,可没有杜绝。因为给他们讲了“善恶必报”的道理和真象,他们有了点儿害怕遭报的恐惧心理。同时,大法弟子(包括在我之前的)在警察面前表现出的凛然正气,使狱警不得不允许我不背监规,同时在狱中坚持修炼的行为和所表现出的善心,令他们不能不对我敬畏,所以那种随着狱霸一哄而上的气氛明显冲淡了。但由于自己正念还不够足,加之其它原因(我们这个时期的使命也不是解决这种问题),里面那种靠拳头(鞋底、肉刑)维持狱霸权威的形式基本没有变化。

狱霸甘当狱警的鹰犬和爪牙,其实就是为了自己那个既得的“头板”老大地位。狱霸,狱警美其名曰“学习号”(意为学习好的),在号里面被称为“头板”(因睡地板而得其名,相当于黑社会的老大)。每个号里,现在都是人满为患,早已超过了设计容量的数倍。不到15平方米的房间里,挤着20多人。可“头板”不许别人跟他挤,他一个人占3平方米左右,并且铺着十几床被褥。二板、三板、四板(相当于黑社会的老二、老三、老四)一人一床被子,三人占4平方米左右。除去两边的门口,剩下的一半。还分三个级别,最挤的,只能仄着身子互相贴紧了睡,不得随意翻身(这还是说的我在那里面住的那段时间内的情况,据说,曾经多达30多人,除去值班的,有些人得轮班睡。可监规中关于不许两人合盖被子的规定照样挂在墙上,照样让一字不差地背)。

“头板”还有一些特权:警察单独请出去玩、“开会”、抽烟、洗澡、“劳动”。最重要的,是其对号外信息渠道、号内舆论的操控权和财产的强行分配权。提审回来,要先向他汇报(这不包括我)。家信,他先看。看电视(所里不许换台),换不换台,换什么台,由他定。能不能说话(所里不许说话),说什么话题,谁可以说,也都由他定(我不听他的,他没敢胡来)。家里寄去的钱被换成了里边的票以后,全放在他那儿,大部份都让他花掉了。他愿意给本人多少给多少,给那一点儿时,还要让本人说一声:“谢X哥!”(我的他没敢要。我主动给大家买过某些东西,展示了大法弟子的风貌,也打动了他们中一些人)。家里寄去的衣物,先由他挑、分,剩下的再给本人(这事,轮到我头上他征得了我同意才做的,分去我两样东西。因为当时我看着他们都很可怜,事后回想起来,是否定旧势力安排不彻底,被邪恶钻了空子,自己的善被邪恶利用了。应该自己堂堂正正的直接以大法弟子的名义给人,那样证实法的效果会好些)。吃饭时,由“头板”指定的专人分菜、分饭、排秩序。每餐都剩下一些饭菜倒掉,也不让他要整治的人吃饱。有时别人如果给了那些人饭菜,“头板”发现了,还要训斥,甚至惩罚(对我没敢)。每天供应给全号人的开水,他一人全部占用,洗脸、擦澡,剩下的,倒掉。

经历了这些事,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最能认清中共恶党邪教本质的,除了真正的高人,那就是真正的小人(当然高人与小人不可同日而语,看法有着天渊之别。但从人的这个层次,在对共产邪灵的“邪恶”性的认识上,表面上还可以说是有某种相同的)。像那个狱霸那样的十足的流氓,对中共恶党邪教流氓本性摸得最透。因而他才会说出“这里是真正的无产阶级专政”的话来,因为无产阶级专政本来就是流氓专政。由此想到,看守所真的活像一个中国小大陆。那个“头板”与二板、三板、四板就像中共恶党政治流氓集团。我觉得,了解一下这个情况,可能有助于那些不了解中国大陆真实情况的人,那些偏听中共欺骗宣传太久了的人,接受和看懂《九评》,所以就写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