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身经历佳木斯劳教所灭绝人性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5月1日】2001年8月25日,我被佳市南卫派出所绑架。那时我一直在家自作自贴真象材料,每次去做都非常顺利,都是慈悲师父在加持弟子。8月25日晚,我做完后回到住处睡觉,忽听外边的狗急叫不停,当时没有想到是恶警,以为什么人有事,所以我也没有注意,东西也没收拾,结果掉以轻心,被邪恶钻空子。因为恶警得到了物品有了证据,把我送到东风分局。我和恶警讲我原来身体如何不好,通过炼功身体健康,他们就说好那你就在家里自己炼,我说是向世人讲大法好。他们又问我是谁叫你贴的,我告诉他是我自己想要这样做的。后来问我还炼不炼了,我郑重的告诉他们我只要有一口气在就要炼,我要炼到底。他们把我送到看守所。

看守所环境非常恶劣,和普通犯人混在一起,十多个人挤在一铺板炕上,白天码大排一个挤一个坐不直就会被打,晚上睡不下轮班睡,还逼着背监规,不背就挨打,吃的是苞米面窝窝头,四五个人一碗汤,在看守所呆了35天。十月份的一天,我被非法投入佳木斯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

到劳教所里,那个邪恶黑窝的地方,白天码小凳,小塑料凳带楞的,小凳有三个罗丝帽凸起,不坐就挨打,每个学员一天坐下来走路都特别吃力,手铐扣的还很紧,刻在肉里是常有的事,还要恶警挨打,从早起床后就扣上坐凳子一坐就是一天,吃饭时松开吃完饭马上就上扣,有时晚上扣到八九点钟,上厕所得提前请假,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答复你,因吃的东西不干净有不少学员拉肚子,干活有定量,完不成定量就挨打,挨骂,把你拖去坐老虎凳,有的学员被迫害出现病业就强行给服药和打针。

在2002年春4、5月份,我与其他同修被扣成一串,每人一只手一个连一个,早上发7点正念打手势,被刑事犯告发,被新调来恶警李辛抬脚便踹了我两脚,把鼻子踹破了,随后打其他同修,同我扣在一起的同修小伙子被打的鼻口流血,还有同修也被打很重,我们屋就三人被打,其他屋也有人被打,恶警李辛一人就打了十多个人。

还有一次我正背《洪吟》被恶警发现,遭关小号7天,每天24小时不准闭眼,双手背扣坐小凳,一个姿势不变,七天下来真的是用语言难形容,这期间,连吃饭都不给全开扣子,锁一只手,吃喝大小便都就地解决。

有一次我也是因发正念被发现拉去坐老虎凳、死人床、电棍电。

这就是佳木斯劳教所所作出灭绝人性的邪恶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