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劳教所的酷刑和奴役


【明慧网2005年2月24日】我是东北某市大法弟子,修炼前我是一个多种疾病缠身的人,医治30多年无效,给单位用去了很多的钱,我也是被医学权威人士判了死刑的人。

修大法后一粒药没吃全身疾病全无一身轻,什么活都能干了。99年7月20日江流氓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功,到现在五年多的时间里,因我不放弃“真、善、忍”高德大法,邪恶之徒多次非法抄家抢走了大法书、炼功带、师父法像等,天天上家骚扰。因我不配合邪恶,邪恶之徒抓了我四次:第一次被关在派出所24小时;第二次被送到分局;第三次被送到了公司和邪恶的市610开办的洗脑班;第四次在家被绑架,并被非法判了二年劳教。

现在我把亲眼看到的和亲身遭受的迫害向全世界善良的人们揭露曝光,江流氓在全世界撒大谎、欺骗全世界人们说:中国现在是人权最好时期,这是弥天大谎!

我一進看守所的牢房,每个房间都关满了大法弟子。有很多被打得昏迷不醒、有绝食的(号里潮湿),有很多长疥的发痒钻心使他们坐立不安,非常痛苦。十多天后提审由于我们再次不配合邪恶,恶徒把我们这些大法弟子戴上脚锁,送往西格木佳木斯劳教所。

劳教所更是残暴无比,不准说真话、不准讲理。如:你说炼功身体好了,邪恶之徒就说:是精神控制好的;你要说:江泽民精神控制的人,他们有病怎么控制不好;这时邪恶之徒就打你或骂你。没有发言权,完全剥夺了人身自由、剥夺了人的生活权利、信仰权利。

每天放着它们江流氓集团编的诬陷大法和师父的电视和录像,然后逼着你去按着它们的意思去写所谓的作业,如果达不到邪恶的要求它们就用刑迫害你,如:戴铐子、大背铐、死人床、电椅、电棍电、老虎凳、小号、坐小凳、吊绑、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夏天在30多度炎热的太阳下曝晒;冬天在寒冷的外面院子里站着冻着、让蚊子咬、拳打脚踢、打嘴巴等等,每天牢房里都传出惨叫声和哭声。尤其戴大背铐,这个人很可能会瘫痪残废,生活不能自理,现在佳木斯劳教所被迫害致残生活不能自理的人数在逐渐增加,邪恶的副大队长张晓丹说:死几个法轮功不算什么(此人多次上明慧网曝光)。

我亲身遭受的迫害是:夏天30多度在炎热的阳光上曝晒,露在外面的皮肤都起了大泡,然后溃烂,有的长疥、有的长疖子,生疮的90%长疥,加上蚊子咬,不让洗澡(很多天洗一次澡),几天就溃烂发出臭味,冬天20多度到30度的寒冷天气在院子里站着冻着,冻的手脚和身体已经失去了知觉,话也说不出来了,这时恶警才放我進屋,恶警不让上厕所,我们硬冲到厕所,结果我们4个人被恶警锁在了厕所里很长时间,挨过踢。

现在劳教所迫害更加升级残酷,恶徒在大法弟子的饭里、水里放不明药物、打毒针,经常吃完肚子痛和拉肚,还不让上厕所,经常有人便在裤子里。

晚上上厕所连锁:有一个人不能去就都不让去,必须把被迫害得不能动的瘫痪同修抬到走廊里躺着,等着大伙都便完了,再把她抬進屋一齐睡觉。早上起床后洗漱、上厕所一共只有4—5分钟,经常有人洗了脸就没有上厕所的时间、上厕所就没有洗脸刷牙的时间,我就经常洗不上脸、刷上不牙。

劳教所为了挣大钱,奴役我们超负荷的劳动,经常有人昏倒在车间。欺骗世人的佳木斯劳教所常年冬季为厂家挑出口小豆(出口到日本),糊药盒、糊食品纸袋、挑筷子等活,有人提出让我们这些被迫害得有传染病的人干活对人民身体健康有危害(如:长疥、生疮、生疖子的、肺结核、肝炎、痔疮、糖尿病等人一律到车间干活),恶警听后破口大骂说:你们没有发言权,是江泽民让我们这样干的,让你干你就得干,你们是江泽民送来的,有意见找江泽民去。劳教所用百分比随便给加期。

看看这就是江泽民在世界人民面前说的“现在是中国人权最好时期”的见证。它不但迫害法轮功还直接迫害世人。请世人接到真象后你要仔细的看一看、想一想,当你到饭店或餐馆拿起快餐筷子时,到医院拿起药盒时,当你买食品包装的纸袋时(如:月饼包装),当你买到萝卜干咸菜时,想一想是不是佳木斯劳教所这些被迫害得有严重传染病的法轮功学员在强制下做的。请世人朋友清醒吧!不要再上电视谎言的当了,什么检查合格了,看看中国现在的社会是什么样子,假话满天飞、假货遍地是,人在这样的社会里生存能有真正的幸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