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委曲求全到堂堂正正


【明慧网2005年5月1日】我是一名落后的大法弟子。由于家庭环境的影响,我从小就养成了委曲求全,看脸色行事的性格,再加上学法不深的原因,导致我从99年7月20后脱离大法五年之久。在这五年中,虽然,我表面行为与常人无异,(抽烟、打牌)但大法毕竟在心中牢牢的扎下了根,懂得人来到世间是为了修炼的,多少次想走出来,但又被执著心控制走不出来,只好将希望寄托于以后。

慈悲的师父没有丢下我,2004年10月份,我看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经文后,知道没有二次机会,抱着死都值得的信念又回到大法中来了。后来悟到这也是为私的。通过学习师父的后期讲法,我对“正法”才有了认识,认识到了自己担负着历史的使命和如何助师正法的方式,那就是做好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

以前我的认识只停留在个人修炼上,有颗想利用大法提高自己层次的自私之心,没有把自己摆在大法之中,也没有为大法着想,甚至邪悟成只有肉身一死才能圆满,看到许多同修惨遭迫害,更害怕了,也就掉下来没修了,不知道自己的怕心却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现在,我悟到放下怕心走出来,并不一定就会被抓,被迫害,放下生死并不等于一定要去死,师父在讲法中讲过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怕的因素的法。因此,我们要否定旧势力,一定要多学法,在法上提高,按照师父说的悟到做到,旧势力也就无可奈何了。因为它用旧宇宙的法理来衡量你时,你也是够格的,它也就不迫害你了。

去年年底,我遇到了这么一件事,听到同修告诉我,说乡政府要来捉我,叫我有思想准备。我检查自己没有怕心,心想即使被捉我也决不牵连其他人。有同修和我一起发正念铲除它们背后的邪恶。哪知,过了年后也没动静,干打雷不下雨。事后,谈话中才知道是村干部保了我,因为我也向村干部讲过真象。整个过程都是有惊无险的。

讲清真象既是救度众生的过程,也是提高自己心性的过程。刚开始由于执著心的作用,把自己看成救世主,对别人讲真象是对他的恩惠,把握不住自己,很容易讲高,最后还会和别人争论起来。事后,我向内找,找到了自己不但不为别人着想,还有想抬高自己的心。

通过学法提高加上自己的经验积累,我认识到要根据不同对象和不同心性的人采取不同的讲法,还要在讲的过程中看到他们的反映情况及时调整自己讲话的深度,要充分考虑到他们的接受能力。比如年纪大的人,他们脑中有过去儒教观念或佛教的因果报应在,从这里入手,他们容易接受大法。小孩子们天真,污染少,容易与宇宙特性沟通,只要讲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信“真、善、忍”的人是好人,他们就信了。最难讲的是一些青、壮年人,由于受党文化的影响,他们脑中装進了固执的无神论,金钱至上论,不相信做好人,认为做好人是傻子,不相信真理,只相信权势和暴力,而且有部份人认为不听党的话就是反革命。他们吃喝嫖赌不听党的话属于生活作风的问题,我们修心向善不听党的话属于反革命,可见党文化已经把人弄成啥样了,听了都可笑。但这部份人也还是有人性中善的一面,比如他们对待自己亲人就很和善,把儿女看得很重。我就从这里着手,从爱家里人谈到爱人间所有人,为别人着想是大法的要求,同时,他们最关心的是自己身体健康问题,我就从这引入谈体育锻炼和气功修炼谁真正能使人体受益,一个加快细胞分裂,一个减缓细胞分裂,而分裂次数又是有限的,使他们明白修炼大法还可增强体质、延年益寿。

讲真象中也有不顺心的时候,在这里更能提高自己心性。例如,我家附近就有两个思想很固执的人,简直听不得一个字,一听到就暴跳如雷,经过几次试探均不理想,反而心里还有些委屈,人心一上来认为自己在讨苦吃,消极的想,不管他们了,可寒假期间,有一人的孙女来我家玩,当时我正教女儿和几个孩子炼功,她也跟着学了。晚上,他爷爷到我家来跟我妈妈讲要我妈妈管我,我听到后知道不能回避,应该去讲清真象。可我一开口,他就大发脾气,当时人心作用感到自己很委屈,她孙女父母双亡,天天坐我摩托车上学,放学,中午在食堂打饭给她吃,象对待自己女儿一样,又教她炼功做好人。无论用人的理还是用大法的理来衡量,我对他们不好吗?可却这样对待我,但这颗人心被我意识到了压下去了。师父在《转法轮》96页讲到“有的人你给他看好病了,他都不理解你,你给他看病时打下去多少坏东西,给他治到什么程度,当时不一定有明显的变化。可他心里就不高兴,都不感谢你,说不定还骂你骗他!就针对这些问题,让你的心在这个环境中磨炼。”当时,我意识到他更需要救度。我冷静说道:“我知道你不是对我有意见,而是对大法不满,可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我们修大法也是在信佛。”(他们只有一点对佛教中佛的认识。我利用这点认识想让他们对大法有正的认识,其实我们信的是主佛。)事后,我还是象以前一样对他孙女好。我不想放弃他,我要用自己的言行去感化他,让他看到大法弟子的慈悲。如师父在法中所讲“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最近读了师父的《不是搞政治》经文和大纪元的《九评》后,对邪党认识更彻底了。邪党的一切行为都是反天意的、反传统、反人性的。用狭隘的心胸看待人,用人性中恶的一面教育人,为其统治服务,毒害了全国人的思想,全国人都用恶的行为处理矛盾和排除异己,灵魂深处都烙上了邪恶的党文化,而党文化又使他们变得很不理智,不愿听与党不同的声音,即使再好,再善的大法也不听,对待这样的众生以前我也无可奈何。现在,我认识上清醒了,要想救度他们,必须首先破去他们党文化的壳,可破壳最好的是《九评》,如何将《九评》送给他们看。做《九评》工作量大,成本高,不能盲目去投放,要有针对性的去做。在我同事中有4个党员,其中有3人受毒害深:校长、主任和一个老党员,他们虽坚信无神论,但对现实贪污、腐败风气不满。我首先天天在办公室里看《九评》,有个毒害浅的党员看见了,说他喜欢看外国人对中国的评价,我就借给他看了,陆陆续续有好几人都看了《九评》,包括老党员看后也说写的很合事实,我准备等机会成熟将师父的《向世间转轮》给他们看,再劝他们退党。有一天,校长看到了《九评》问我书从哪儿来的,我说是请别人帮我从《大纪元》网上下载的,我只想看看外国人怎样评价中国共产党,兼听则明,偏听则暗,没有任何政治目地。结果他也没说什么。其实他也是知道一些共产党的丑恶面目的,以前,我在课堂上向学生讲真象,有的家长向他反映情况,让他产生压力训斥过我,通过我不断地给他讲真象,环境也缓和了很多。再加上自己正念正行,处处为别人着想,现在,师生们对我都很尊重,都说我好。

最后,我真诚地希望没走出来的同修抓紧机会走出来,加入到救度众生的行列。师父为了我们能走出来一等再等。多少同修为了我们能走出来,承受了非人的折磨。如果都能走出来,正念正行,以点带面,邪恶也就不能再在人间存在。我们要给后人留下一条如何维护大法的路,同时也给后人留下大法弟子正念正行的形象。现在,我对什么都不关心(包括个人名、利、色、气、情、执著、时间等)唯一操心的是,在法正人间前,多救度世人,直至最后一刻。

由于本人认识不高,想写的东西很多,但又无法理清头绪,零零散散谈了一点个人认识,不足之处,请同修指出并修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