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能战胜一切魔障


【明慧网2005年5月1日】1997年农历11月初7,我忽然子宫大出血,到处求医问药,医院看了好几家,中医西医都找遍了,也不见好转;只好求神问卦,和尚、道士都请过,祝由科也信过,都没有效果。办法想尽了,钱也用光了,家里也被我这个病弄得一贫如洗,还欠一身债。真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只好躺在床上一天天拖下去。

1998年10月,邻居谢大姐来我们家,见我病成这样,便对我说炼法轮功可能有效果。我问:“躺在床上可不可以炼?”她说:“那不行,要站起来炼。”我心想:自己躺在床上,坐起来都难,即使能炼,我现在身无分文,也交不起学费。又问她:“要交多少钱?”她说:“不收费。”我顺口答应她:“不收费那我想去炼。”

第二天清早,谢大姐的儿子跑来问我去不去炼功?我一边答应着“去”,一边翻身爬起床、穿好衣服,就跟她走。说来也怪,平日里坐起来都难,这天竟能自由地行走。从我家到炼功点大约有3里路,还要爬4层楼。我一口气就走到了。

大法真神奇,我第一天参加炼功,血就止住了。我的信心更足了,天天抓紧时间学法炼功。我文化水平低,只读了二年小学。翻开《转法轮》很多字不认得。我把不认得的字都抄在小本上,见人就问。

由于我如饥似渴的学法修炼,身体一天天好转,不仅子宫出血的现象没有了,而且年轻(18岁)时患上的尿道结石和腰痛、胃病等都好了。我又开始做起了生意。我开了个只有十几个床位的小小客栈,因为病,很久都顾不上生意了,现在我身体完全好了,做家务、煮饭菜、招待客人等,什么事都做。1999年7-20后江氏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公安不法人员天天来找我的麻烦,要逼迫交书、交资料。我坚决不交,他们就非法抄家,翻箱倒柜。

因为邪恶的迫害,我不能正常的学法炼功,子宫大出血的老毛病又发作了。亲人们都很着急,要我去医院诊治。我明白要能诊早就诊好了,现在这个样子是邪恶在迫害我。因此,无论谁劝我看病我都不动心。农历8月14日,突然处于“病危”状态,讲话都连贯不起来了。我把身上仅存的1千余元钱交给帮忙开店的亲戚,告诉他还有哪些帐要还,请他帮我还掉。

谢大姐也来了,很着急,赶快帮我一起学法(那时还不知道发正念)。我听师父说:“古人有句话叫:朝闻道,夕可死。”把心全放下了。第二天正是中秋节,我又完全好了,饭吃得很香,肉也能吃,一切又都正常了。

这是我得法修炼以来第二次出现奇迹。11月初,我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谢大姐来看我,顺便提起要到北京去。我问她去北京有什么事?她说:去证实法。我说:证实法我也要去。

11月11日,我和同修们去了北京。虽然那时我身体还很虚弱,走到火车站仅100余米远都感到困难,但正念一出来就大不一样了,路也能走,饭也能吃,精神很好。到天安门广场炼功证实大法,被绑架后很快由县公安局把我接回关到县看守所。他们问我为什么要炼法轮功?我给他们讲法轮大法好的真象,谈我自己修炼得益的亲身体会。关到第3天,又出现了子宫大出血,昏迷不醒。狱警慌了手脚,怕我死在里面给他们增加麻烦,赶快把我送到县医院抢救,并取样送省医院检查,确诊为子宫癌,赶快通知我家里接人,并派专车把我送回家。公安原打算罚我1万元钱才放人,此时不但不提这1万元的事,而且这次進医院花去的千余元诊断费也只好不了了之。

回家后,家里人都要我看医生吃药,我心里很明白,对他们说:“我原先吃了那么多药,驴胶、白参等珍贵药都是一斤一斤的买,但都没能治好,而我炼法轮功很快就好了。这次又是邪恶的迫害,是师父帮我走出了魔窟。只要我自己坚定,什么事都不会有,你们就放心吧。”由于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正念正行,很快就恢复了健康。

经过这三次子宫大出血,我深深体会到,是师父一次次把我从死亡线上救了出来,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只要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能战胜一切魔障。

从此,我更加努力学法,精進实修,抓紧做好三件事。我利用开小客栈天天都有人来人往的有利条件,给旅客们讲真象,发放真象资料。同时在为旅客服务的过程中时时注意修心性。不论是份内份外的事,我都尽力去做,为旅客排忧解难,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讲真象的效果更好。只要能挤出时间我就邀同修们到偏远山区去讲真象,发放真象资料,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每一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