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使我由“忘昏士”变得头脑清醒、理智


【明慧网2005年5月10日】刚得法时,很长一段时间我被妻子称为“忘昏士”(东北方言,贬意为丢三落四,头脑糊涂),总是健忘,别人说的话耳朵听到了,仿佛觉得很远很远,嘴里往往还重复几遍,才知道是啥意思。假如一次需要同时办几样事,总会落下一样或两样,还得重新返回去办,吃不少苦头。由于身体疲惫,干脆就撂下不干了。无形中造成许多家庭矛盾,严重影响修炼和正常生活。

后来在师父的点化下,我找到了许多执著心和后天观念,头脑开始清醒了,思维敏捷起来,不好的状态逐渐归正。特别進入正法时期“主意识强”尤为重要。特别是和我一样走过弯路的同修,我们要尽快改变现状,不要继续迷糊、消沉下去了。我想,我们要尽快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用在“刀刃”上。为此我想把自己的体会写出来,与同修共同切磋,相互借鉴、相互促進,共同在法上提高认识。

首先,是在主观上不愿积极动脑思考问题,做事浮皮潦草,无意中放松了主意识。思想深处有禅宗的“空、无”理论干扰,不自觉犯了“不二法门”的大错。举个例子,就拿吃东西来说吧。那是得法第二年,看到书上一句“没有执著心吃什么填饱肚子都是可以的”(《转法轮》),就偏激去理解,认为不用想吃的是啥,吃饱就行呗,不挑三拣四的。于是真的去做了。“哇!”发现自己没执著心了,心里还很高兴,还以为提高了。可是同修问:“你上顿吃啥了?我想了半天也回答不出来,最后只有硬着头找借口说:“执著那干啥!”弄得人家不理解,同修开始认为我不正常,都说我走偏了让我好好悟一悟。经过一段静心学法,我才明白过来,大法是圆容的,可没让你连吃啥都不知道了。这是由于自己的思想走极端造成对法曲解。

我们要用主意识去想、去支配自己的感官、四肢、思维、说话。以前自认为自己的状态是提高,那是假的,不是执著心没了,是无意中放弃了四肢的感觉、放弃了舌头的味觉,抑制了后天观念往出返,而主意识没修。后来我的状态才逐渐归正,能明明白白的修炼了。这时我才注意这句话“我们这一法门是主意识得功” (《转法轮》)。虽然自己没修那个禅宗,没修那个副意识,但思想状态却符合了它,太危险了,犯了“不二法门”的严重错误却不知道,是恩师的慈悲点化归正了我。

其实,我在主观上不愿动脑、做事浮皮潦草,还有一个“不负责”的问题。说白了就是对自己名利“负责”,而对别人不负责,固守自己的执著不放。挖其根源就是“私”,同时培养和滋生这些执著心也有恶党文化的毒害。由于对人不负责,许多问题做不好,没有圆容好“常人社会”这一层法。

举个例子,如逢年过节给亲属买礼物,很少考虑对方的喜好、尺码、习惯等,匆匆买了东西,怕麻烦甚至推托没时间,就让别人捎去。结果人家用了不合适,造成闲置或退货,给人不够诚心的感觉,哪有为他人负责的真心诚意呀!再如教育儿子的问题,总觉得浪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旧势力就钻空子,让儿子学习成绩下降,让人指责。这时自己心里就不平了,其实,是冲击了自己的显示心、荣誉心,执著自我的私心。挖其根源也有恶党文化的毒害。我父母也受其影响毒害很深,经常用党文化教育我。什么“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争一口气”“和天斗、和地斗、和人斗”等,正是这些党文化教育,使我从小就争名夺利,表面和气内心冷漠,实质不关心他人,无视他人痛苦,对人不负责任。对很少几个亲人关心也是出于私心,觉得能得到回报;一旦回报失衡,就自谓不公,产生妒嫉心、嫉恨心。而且对自己的名利格外看重。由于我吃苦耐劳、爱钻研,在上学时取得一些成绩,就不断得到母亲的“夸奖”、“赞美”,还有目地的让我“戒骄戒躁”,目地是得到更大的荣誉。我在享受荣誉中,执著心越发膨胀最后恶化到容不得不同意见,别人夸就高兴,批评就反感或不舒服。

得法后才在摔跟头中悟到恭维你、捧你会滋养你的显示心,使你掉下去;相反,给你提意见,甚至刻薄的语言,冲击你的气管,可能是好事,起到对你负责的作用。但是,目前恶党利用恶人对大法弟子无度的语言、精神和身体迫害绝不能消极承受,要正念清除。而恶党文化也是培养和滋生我们各种执著的重要根源,要在思想和行为中彻底肃清。

在这过程中,还有一个去思想业的问题。由于自己长期的执著,总是显示、争斗,在这些方面形成了强大的思想业。我理解目前正法时期去思想业有更深的内涵。在以前只要从法理上认清它、分清它,坚信师父、大法,师父的法身就会帮助去掉思想业,而现在是正法时期,伟大的师父教给我们正法口诀,让我们用正念口诀这个强大的武器主动消去思想业和外来干扰。这就需要我们更加理智、清醒,只是分清它,坚信师父帮助去除是不够的,还要积极、主动,有针对的识别外来干扰是什么,用正念消除它,才是真的修自己。“平时人们想什么问题,做什么事情,由主元神说了算。”(《转法轮》)“当然,主元神得功,副元神也得功,为什么呢?你身体的一切信息、一切灵体,你的细胞都在长功,当然他也要长功。可是到什么时候他都没有你高,你是主,他是护法。” (《转法轮》)我理解,这里有个“主宰自己”的内涵,我们自己必须清醒的把握主宰自己,由自己的主意识支配身体,说了算、当家。目前处在正法时期,我们头脑中不时会冒出这样的或那样的想法,它会支配你干这干那,对照大法,我过滤着这些思维、念头,这“一切信息、一切灵体”都是我自己吗?我惊醒的发现,自己先天的本性观念并不多,大多数都是思想业、后天观念,在它们背后都是旧势力的因素,黑手、烂鬼、共产邪灵等外来干扰,它们不断的给思想业、后天观念输送能量,实实在在的干着坏事,迫害我们身体、破坏大法。我们是自己身体一切信息之主,我们就坚信师父,坚信有师父加持,一定能铲除一切干扰,这是我悟到正法时期“主意识要强”的一点内涵。可是在我们发正念中,有时不能一次甚至多次才能清理掉思想业,而后发现还有,这时我们一定要坚信大法、坚信师父,不是发正念不起作用,不是它没去掉,是不断的去掉各层的思想业、后天观念等外来干扰,还有更深一层的思想业、后天观念及外来干扰,是它们的间隔呀,直至除尽。旧势力在正法前从三界外安排進黑手、烂鬼几千万的空间间隔,还加上三界无数的空间,目前所剩下被间隔的空间很少了,但表面间隔却加大了,所以我们感觉怎么还有这么多不好的思想业,后天观念啊?其实不一样了,背后的因素在变,要清除邪恶对应的空间范围更大了,要求我们的心性标准更高了。

逐渐的我学会了用强大的主观思想(主意识)去审视自己的一思一念,我惊醒的发现自己那个本质上为私为我的心,就连讲真象时都在有意无意的“指导别人”、“证实自己”的能力、显示自己,没有把大法摆在第一位,没有绝对的敬师敬法,惭愧呀!“其实一切表现形式都是我用洪大法力在正法与度人的具体体现。”(《精進要旨》“正性”),哪能有“我在救度众生”、“我去度人”的思想呀!都是师父的如意体现。做为正法中的一粒子,就是在圆容师父想要的,放下自我,圆容整体,圆容大法,写到这里我的泪水不断的涌出……想起佛恩浩荡的师父,为我们所有的大法弟子及众生和世人消减巨大的罪业,承受了全宇宙的苦,只是为了救度我们这些面临解体的旧宇宙的众生。而在师父的呵护下,扪心自问,为了众生自己付出了全部身心了吗?其实我们的生命也不属于自己呀,无数众生的生死存亡都系在我们身体上呢,我们的生命应该属于众生的,我们要为他们负责、尽心尽力呀。现在我体会到放下生死还应体现在自己一思一念中啊!是让一切外来干扰、黑手、烂鬼、共产邪灵等在强大主意识的一念中死;是让无数众生在一念中生。

现在我平时主意识有空闲时就发正念或背法,除了正常明明白白干好工作和家务外就主动控制自己的主意识主宰大脑,保持头脑清醒、理智,目前很少出现顺着不好的思想去浮想联翩的现象,出现不好的念头能及时清除,自己真是不够精進啊,现在才体会到师父说的“如果元神在泥丸宫,那么我们确实感到是大脑在思考问题”(《转法轮》)。

以上是自己学法所悟到的,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让我们整体配合,相互借鉴,完成我们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