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意识要强

谈面对恶警,如何将损失尽可能降到最小


【明慧网2005年3月4日】编者按:大法弟子按真善忍作好人,却遭到大陆公安的迫害,所谓的“公安”实际是“公害”。本文分析了恶警的迫害手段并提供了应对策略,供同修参考。但是作为大法弟子,我们能够破除邪恶迫害的根本保证是按照师父的教导做好三件事,正念正行。
* * * * * * * * *

我不常上网,前些日子看到明慧网文《对“供出同修”这一现象的剖析》我就在想,为什么这种问题还是反复出现?直到最近看到《用人心对待正法修炼是极其危险的 —— 湖北麻城资料点被破坏后的教训与反思》,我觉得应该将自己的点滴经验写出来献给同修们,希望能减少类似的损失。另外还想对网络和资料点建设谈几点经验。

一、本文只谈如何应对公安。至于被收监或劳教后如何反迫害、反转化,明慧已有大量文章可供参考,本文不谈。

(1)观察与分析

既然是大法弟子反迫害,首要的也就是最根本的,那就是心态要稳,处处参照大法加以理性的衡量,这就要靠自己平时的修炼打下的基础了,任何旁人所谈的经验都只是形式上的手段,却无法抬高你的心性。所以本文也只能提供些可以借鉴的表面经验。

公安的工作在司法程序上是第一步,任务是调查取证,挖出案件背后的真象。可是现今的公安往往并不真正关心那层层掩盖下的真象。它们干工作的指导思想只有一条:在你身上做大文章,给你扣上最多最大的罪名。这样它们就算破获了大案、要案,可以立功请赏了。在这个思想指导下,为了能轻易的摆布当事人,它们积累了形形色色的手段。据我了解大体可概括为三类:“威逼、利诱、欺诈”。每一类手段既可单独使用,也可与另外两个合并使用。而要想成功的运用达到最终的目地,还需要等待一个时机或者制造一个时机:受审对象开始意志崩溃,心理产生扭曲,容易轻信他人。那是它们可以全面下手的最佳时机。

不过多数情况下这个时机都是它们使用那三类手段直接制造出来的。所以常常是一开始就给你来个下马威,趁热打铁,突袭式几天几夜连续提审。让人分不清它们是在制造时机还是已经开始全面挖掘你的内心了。

少数情况下,比如你是个硬骨头,或是个“几進宫”的有经验的人,面对面攻心很难奏效。这时它们可以利用监号里的犯人对你旁敲侧击。同样是用那三类手段来观察你的一举一动,等待下手的时机。不过这个等待也不会很长,按法律规定,没有证据的,48小时内放人,且不進看守所;有少许证据,但证据不足的要在被羁押后37天之内判定无罪释放或是送去劳教。如果证据充足,那要在37天内下达“逮捕令”,之后就等着“上检”和“开庭”了。如果37天之内没有任何说法,你就可以合法要求解除关押。

个人提议,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特别是资料点的同修,多看看相关的法律条文(虽然它们不对我们讲法律,但还是应了解一些。靠人不如靠己嘛!那些指定给你的都是“百无一用的中国律师”)。

下面我举些典型的情况来说明它们如何运用的这三类手段。

“威逼、利诱、欺诈”这三类手段其实是有先后有序的。主要是根据受审对象的心理变化而采取相应的手段。假如你初次陷入魔窟,那么它们可以派上反差较大的温和劝导的红脸和杀气腾腾的黑脸轮番刺激你。这也是在窥视你的内心。有时它们也会附加点欺诈手法,常见的它们会抛出一两件你的情况,显示出“它们已对你无所不知,就凭它们已掌握的情况足可判你十几年。现在让你坦白无非是看你的态度,赐给你一个认罪悔过的机会,争取从宽处理。”往往有怕心作祟的人在这第一关中就败下阵来了。我当时就有此问题,怕挨打,想延续一种缓和的谈话气氛。所以很轻易的就让邪恶抓住弱点。它们做出伪善如兄弟般的体贴状,致使我看不透它们的真实意图。它们的真实意图就是要迷惑我,渐渐瓦解我的心理防线,套出那些我所参与的关键情况。还有就是要动摇我的根本立场——放弃大法修炼,甚至吸收我去给它们做网狗。其实这一步步的目地说到底就是要降低我的心性,弱化我的主意识,使魔性控制我的行为,最终毁掉我。包括我后面将要列举的各种细节,它们无一不是为了这个最终目地。

我说了这三种手段是有先后次序的。威逼在先,利诱居次,欺诈处其末。(通常是这样。特殊的不列举了)象前面的威逼奏效以后,为了获取更多更大的猎物,它们常常对受审者加以利诱。许诺其只要检举他人就可以得到减刑、缓刑、甚至免予起诉、释放等等好处。否则刑期多长就不好说了(有欺诈手法)。在这种威逼加利诱的夹击下,一个本已怕心膨胀的人,心理更加扭曲,任何出去的可能性,即使是谎言他都深信不疑。这正是它们期待已久的最佳时机,可以说问什么答什么,犹如“竹筒倒豆”一般滚滚而来。此时这个人已经完全被它们控制了,完全交给人家了。

在公安眼里,如果它们认为你值一倍的价钱,那么那些被你供出的同修就会值六倍、七倍,甚至更大的价钱。当它们发现你已“无豆可倒”的时候就先暂且把你晾在一边——关在看守所。此时此刻它们会按你供出的情况全力以赴去围捕他人。抓到之后根据你的供词再進一步夸大情节,连威逼带欺诈,(其实还是那三类手段)逼迫别人就范。那么如果那人也没有顶住,被蒙骗了,承认了那些情节,那么这两个人的“罪行”(共匪把做好人也认为犯罪)就算“铁板钉钉”了。

为什么看守所向来不把同案犯关在同一监号里?一是怕同案犯之间报复、灭口,二是要分而治之。同案犯之间无法沟通、商议对策,而公安却是两边联系、两边挖的。打个形象的比喻:公安是在捅窟窿。两边的同案犯无知中就在帮助它们把窟窿越捅越大。到最后才发现倒霉的还是自己。所以看守所里历来流传一句话“坦白从宽 牢底坐穿 抗拒从严 回家过年”这可是经过千万宗大小案件检验过的至理名言呐!

证据是定罪的关键。找不到证据,找不到突破口,一个窟窿也捅不出,那你就不会被定罪(但不保证不会劳教。劳教可是不需要什么证据的。)

当事人刚進去时,公安还分毫没有掌握任何证据,它们却常常大喊大叫:我们已掌握你的大量情况,足可判你十几年。你要老实交待,争取从宽处理。并列举出一两件它们已知的情况,却表现出对你无所不知。可是当它们从你或他人口中真正收集到大量充分的证据后,却又只字不提判几年了。其实是想稳住你,避免你采取绝食等抵抗行为,好顺利的将你收监,完成它们的任务。在监狱里你再绝食那就完全不关它们的事了。

第三类手段“欺诈”其实是最厉害的手法。只要你是硬骨头,前两类手段你都好应付。可是面对欺诈,任何人都很难辨别清楚。因为一定有你不了解的事实。比如说它们在你的财务中找到了与他人有关联的物品、钱财。此时它们就说要以“财产来历不明”为由起诉你。这当中如果你不了解它们到底能不能凭此给你定罪,如果你试图辩解,那就正中圈套。它们可以以此为切入点挖掘你与那人的关系,分析那人的身份,套出你们做过哪些的事。常言道“言多必失”嘛!你越辩解,它们就越诬蔑你。根本原因是它们并不注重这点财物,财物能做多大点文章呢?所以遇到这种纠缠完全不必理它们。你们不是要指控我“财产来历不明”吗?证据呢?是偷的?是抢的?贪污的?受贿的?拿出证据来再说!拿不出证据我就告你们个诽谤罪!

前文我着重强调了它们最需要的一个时机:受审对象开始意志崩溃,心理产生扭曲,容易轻信他人。这个时机是它们运用“欺诈”手法最有效的时机。其实也是另外两种手段容易奏效的时机。只不过用来对付一些坚定的大法弟子——硬骨头,它们就百般营造时机。

为了促成这个时机,它们使出各种花招。常见的有车轮式轰炸——不给睡觉、脱光衣服淋冷水再用电风扇猛吹、站在烈日下曝晒、睡死人床、蹲小号。甚至三十六计都能用上。

它们利用犯人两人一班包夹你,站在你的两侧,不准你睡觉,不准蹲下,稍站不稳就连推带搡,反正连打盹的机会都没有。几天下来的内外交困就是要在耗尽人的体力时拖垮人的意志,放弃主意识从而想尽快脱离“苦海”。主意识被各种执著和外来邪魔牢牢禁锢。此时,久候在门外的公安开始喜上眉梢了。

大法弟子抵制迫害常用的办法是“绝食绝水”。对此它们通常会采用“灌食”。一些被灌的大法学员在痛苦中,用人心看到这个办法抵挡不住邪恶的迫害,心理防线一垮,意志就开始动摇,后果就不堪设想了。对于那坚决抵制而灌不進的人,公安会使用三十六计中的苦肉计。一方面给你夹带戒具,让你动弹不得,另一方面它们在别的监号里安插一个卧底或收买一个犯人为它们做“线人”。然后将你调到卧底那个监号里。卧底对你特别关照,为你端屎端尿,甚至替你承受犯人的打骂。它对你说自己如何冤屈,被判重刑,如何痛恨共产党……以各种方式接近你,骗取你的信任。等你确实相信它时,它故作怜悯状劝你偷着進食。(它暗中安排其他犯人都装作睡着了没看见)如果你中计了,那你的绝食抗议就彻底失败了。你一切的行为、每天的進食情况都在公安的监视之下。它们完全装作没发现,可是它们却不再紧张了,默许你继续躺在死人床上“假绝食”。

我还听说有的大法弟子被恐吓要从肛门倒灌。还真有同修被吓住了。其实这也是一种欺诈。实际上倒灌是不可能的。一是软管進不深,只能到直肠。你用力一排就又全出去了。二是肠子捅破了容易出人命,而公安既然给你灌食,就表明它们没准备要你的命。并且它们办案中原则上不准出人命。

还有的学员有这样的经历。在公安感觉他的意志快消磨殆尽、心理扭曲的时候,它们派一个合适的人(可以是卧底,也可能是别的角色的人)以一种合适的方式告诉该学员说它能请到当地电视台记者,只要该同修在采访中说出是被法轮功蒙骗的,并表示要转化,那么靠舆论的压力公安就会放人。那位同修牢记师尊的教诲,虽然没能识破那个卧底的身份,但最终还是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这就是我开头说的本质的心性要高于外形的经验和方法。对法认识深的,不必面面俱到的看清楚,一样可以做出正确选择。师尊在《法轮佛法—精進要旨(二)》的“理性”中讲到“学员在难中很难看到事情的因由、但不是没有办法,当静下心来用大法衡量一下就可以看到事情的本质。”我的体会就是“用法眼看世界”。一位同修也曾告诫我:生命活着不在于思考而在于心。技术永远都只是手段。就像一条鱼,它游泳的姿态再好,它也不可能游到空气中去。

(2)对策

前面我着重谈到公安的“欺诈”和消磨人的意志、扭曲人心理的手段。看清了它们的这些花招,我们也就有了对付它们的策略。

它们不是以为只要灌得進,绝食问题就解决了吗?我们就次次都抵制,坚定的心消灭了另外空间的邪恶,这边的恶警也就体现出无可奈何,这个时候就该放人了;它们不是以为派个卧底用苦肉计可以瓦解大法弟子的抵抗吗?那我们就怀着“一定要出去讲真象救度世人”的信念,将绝食绝水進行到底!两次三次没坚持住不要紧,继续来。在它们的一亩三分地里任何人都不可相信,任何企图阻拦你反迫害的行为实际上都是“上面”授意的。感情用事必将导致前功尽弃。不要留恋假和睦的监牢生活,那不是大法弟子该呆的地方。要耐得住“假和睦”过后的世态炎凉、人间的冷漠;它们不是千方百计的想从你口中套出实情吗?那我们就缄口不言、充耳不闻、闭目无睹。要知道它们能让你说出第一句话,它们就能让你说出第一千句、第一万句。言多必失,到最后才发现是自己把自己毁了。去网吧上网的同修们应该知道那些机器对很多资源的限制。有些机器不使用极特殊的方法根本无法下载。可是你若不知动态域名又下载不到破网软件,那你根本无法打开动态网。那么这些机器就不能被利用。公安针对我们也是这样。它们使出的任何攻心术你都不听、不接收,那你就不会被干扰,不会被利用;它们不是迫使我们不停的干活,无暇思考而置我们于被动地位吗?那我们就什么都不干,只背法,只做三件事。想办法通知有危险的同修而又不能让公安注意到;想办法分散公安可能注意到的关键点,转移它们的视线,让其找不到突破口。想办法扩大事态,让你所营造的局面更加有利于你,迫使它们改变对你的监控方式,然后俟机摆脱。此过程中要绝对杜绝你一切与此局面矛盾的执著,哪怕是小小的味觉执著也不行。否则一招棋错,满盘皆输。

上段这几点经验都有成功的案例佐证。当然如果能像《为什么“精進反遭迫害”?》一文中提到的那位大法弟子出其不意击其要害的驯服邪恶,那更叫人拍手称快。该文提到“比如有这样一位大法弟子,在常年的劳教迫害中他悉心搜集了大量本队狱警司法腐败的证据,并与多位被骗了钱被坑了钱的常人劳教在他们解教前达成君子协定:同意一旦揭发充当证人。突然该大法弟子猛出“怪招”:当面在恶警面前抖出证据揭露邪恶,证据中迫害大法弟子与常人中的司法腐败全有;之后频频出击,什么管教科啊所里啊局里啊任何检查团来猛的冲出来举证揭发,一段时间搞得恶警上下惊恐;有的常人劳教前脚被迫给警察交了钱后脚就到该大法弟子处“登记”求“法轮功”给“做主”;有的常人劳教主动在解教时给该大法弟子往出捎控告信;而该大法弟子因为与上级检查机关建立了直接联系,所以可随时给他们写信,而当班警察还不敢不送,否则他们就会因“行政不作为”而在该大法弟子下次接触上级人员时被控告。……很快,邪恶之徒将该大法弟子无条件释放,临走该大法弟子又顺手一击,扔下一篇《因司法腐败被惩治著名案例》,让警察们胆战心惊的读。这说明:恶人恶行漏洞多的是,不要以为在邪恶猖獗时它们就铁板一块。当然,人的办法只是手段,起根本作用的是法、是正念,刚才提到的大法弟子每天发正念8个小时,背法数小时;他之所以能够奇迹般改变周围环境并闯了出去,根本上还是在法的加持下、在他念很纯很正的时候功能起了作用。”……它们吃到一根钉子,咽又咽不下,就只能吐出来。

总之就是把握一个原则:公安想让我们思维错乱处于被动地位,而让它们想了解的情况趋于明朗。那我们就想办法转被动为主动,自己主意识金刚不破,牢牢把握言行的细枝末节,布下迷魂阵,让公安陷進去无法分辨哪个人、找不到突破口。

我记得当年上天安门证实法后,警车把我们一拨一拨的大法弟子带往天安门派出所。下车地点距派出所大门足有30多米。左侧50米外就是大街,我们又没被任何约束,七八个人一列,前后只有两个警察。几十分钟前的我们还在广场上奔跑躲避便衣的追捕,可是这会儿却没有一个人带头跑开,很顺从的跟進去了。想起这件事就好笑。所以身处被动要转被动为主动,身处主动要果断抓住机会。

二、最后我想针对网络和资料点建设谈几点经验。

1、网络

公安想备齐充分的证据将你移交检察院,那它的材料里至少要有三份证据:人证、物证、口供。按法律效率来算这三条每一条各占25%。只要证据的总和超过50%即可起诉、定罪了。不足50%则属证据不足,免予起诉。而网络案件的特殊性在于多数情况下找不到人证。物证也很难收集(只要你不给其突破口)。此时你只需做一件事:闭口装哑巴,不透露任何线索,不承认任何行为。我保证你不会被起诉。因为即便它们收集到一丁点证据,那也不会超过25%距离起诉线50%还远远不够(千万不要以为有口供、有物证也没超过50%,要知道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公安是最无耻的,按你口供里给出的情况,它们去收买几个人证还不简单?)。

自己网上的敏感资料全部加密,或用别人看不懂的密文、符号,放在一个不起眼的网络空间里。所有用户名、密码全部记在心里,宁可忘记也不要记在纸上。

2、关于资料点单线联系问题,我看到了《为什么“精進反遭迫害”?》一文里给出的方案。在此想提出我的看法共同探讨。

天津同修给出的四层架构确有其优势,只是我认为让一个资料点的直接工作人员去给A、B两个人送资料风险大了些。万一A、B中任何一个出了问题,这个资料点就有危险。我建议对于一个大资料点,应该在资料点与A、B之间加一个人,设这么一个瓶颈以降低风险度。由资料点的人把资料送达此人,再由此人把资料送达A、B两人。

我以前一直不大理解为什么师父总说“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在最近的《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师父明确的告诉我们“宇宙这个穹体不管它有多大,一切生命都在注视这里,一切生命都必须在这里被承认。”我体会到我们讲真象就真的不只是救度世人的问题了。哪里还能允许邪恶烂鬼中途拦路呢?

愿大陆的同修在这所剩不多的正法之路上如勇猛的雄狮一般更加势不可挡。

[附言]这篇文章我已经酝酿很久了,之所以将靶心锁定在“公安”是因为我看到了一个人落到恶党的魔爪里,一步比一步难以扭转、难以摆脱。你承认了你的所为,给出了证据,再想翻供几乎不可能;当案卷递交到检察院想撤诉都难;等到法院宣判之后再想改判更是难上加难。而这部烂机器中“公安”是恶党牢狱的第一道鬼门关。所以我主张要从第一环节的公安开始就想办法粉碎它们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