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人大会讲真象


【明慧网2005年5月10日】2004年10月29日上午,我所在单位召开乡村两级干部会议,由市里派人宣讲“四中全会精神”,共百余人参加。在讲到关于社会稳定问题时,此人对师父和大法进行了恶毒的诽谤和攻击。当时我就坐不住了,我一边发正念除恶,一边想着采取更加有力震慑邪恶、救度众生的办法。我决定在大会上讲真象。

事先我离开会场作了一些准备工作,并请同修正念加持。从新回到会场后,我坐在正对主席台的第一排座位上,等那人刚一讲完,单位领导还没来得及讲话的时候,我突然站起身来说:“关于法轮功的问题,我提三点意见。第一,大法弟子都是好人。第二,天安门自焚是造假。第三,我市大法弟子、老教师星秀芹被610洗脑班活活打死。这些都是事实,请你考虑。”

说完我镇定的坐下来。这时整个会场鸦雀无声,空气凝固不动一般。单位领导半天才反应过来,骂了一句,便草草宣布散会了。在我离开会场的瞬间,全场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我被叫到了领导办公室。他们气势汹汹,暴跳如雷。面对这种阵势,我有点发懵,腿有点发软。但我马上意识到,我没有错,害怕的不是我,是观念,否定它,求师父加持。我的心态很快稳定下来,目光直视恶人,正念铲除邪恶,全面讲清真象,令他们无计可施。一直僵持到下午四点钟左右,我摆脱了他们的控制,正念走脱,被迫流离失所。

同修将这个消息发到明慧网上,市610、国保大队和单位象炸了窝,到处追查我的下落。在向亲属不断施加压力的同时,还自欺欺人的放出风来,“回来上班吧,信仰自由,不管了”、“找不到人,单位领导就要撤职”。我知道这些都是圈套,诱惑。

在流离失所期间,通过学法,对否定旧势力有了新的认识。记得事发的前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自己上楼,上到一定高度后没有了楼梯,直上直下的。我正犹豫时,从上边垂下来一条绳子,我立即抓在手里,身体一下子被绳子带上去了。我来到一个门口,刚要进去,被一人拦住,要我做一个游戏,完成后方能进去。我试了几次都没成功,那人说:没办法,按照规则你只好下去了。我说:给我点时间,我肯定行。第二天上午便发生了大会上的一幕。

刚开始悟这个梦时,还沾沾自喜:“看,我果然能行吧。”但后来,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旧势力根本不配考验大法弟子,你说我行我就行,你说我不行我就不行,你说了不算。任何强加给我的一切都是不能承认的。后来一位同修悟到,让我回去上班,我也想到了这一点,但准备上还是不足,如抱有“回去后好尽快有个了断”这一念。现在想起来,还是没有完全站在法上,还是承认了旧势力。

在流离失所18天后,我堂堂正正回单位上班。市610、国保大队很快赶到,在单位会议室找我谈了一上午,恶人们见没有什么结果,就把我带到市公安局,然后非法抄家,抄走孩子学习用的电脑、打印机各一台,师父法像一张。晚上,又把我关进拘留所。在拘留所,我绝食绝水,抵制迫害,同时不忘做好三件事。

正念正行,很快改变了周围的环境,几乎所有人明白了真象。一个打架斗殴的小青年,明白真象后在室内高喊“法轮大法好”,后被提前释放。一个学宗教的犯人见到我后毕恭毕敬的行礼,称我为大师,我纠正他说,“大法的师父只有一个,进门不分先后都是弟子”。一个百万富翁表示出去后一定找我学法轮功,当我说到“我的师父”时,他就让我改口称“咱们师父”。在我离开拘留所的时候,这里的工作人员对我的家人说,我是好样的。

在我绝食绝水最困难的日子里,这里的工作人员鼓励我说:“坚持就是胜利,佛祖保佑你。”我说:“谢谢,佛祖也保佑你。”他说:“谢谢”。有个小偷流着眼泪劝我吃饭,有的工作人员、犯人送来水果、面包、牛奶。

我被非法拘留的第二天,同修把我受迫害的情况又一次在明慧网曝光,国内国外同修齐发正念,声援电话不断,极大的震慑了邪恶。11月30日下午,邪恶人员把我转到了当地的洗脑班。第二天早上,我从洗脑班正念闯出,又溶入了正法洪流。

我原来是一名军队转业干部,1999年转业回地方工作。7.20邪恶迫害大法后才走入修炼。得法近6年来,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整体带动下,凭着对大法的坚信和正悟走到了今天,其间也摔过跟头,犯过错误,有过经验教训。一路摔摔打打、磕磕碰碰,不断成熟,从一个对修炼概念一窍不通,做人待物一事不懂的农家子弟,成长为一名真正的大法徒──全宇宙第一伟大的生命,这是何等的荣耀。每当想起这些,我便会热泪盈眶,想起那用尽人类语言、耗尽生命所有也表达不尽感激之情的慈悲伟大的师尊。当我在拘留所无助无望、焦躁不安、黯然神伤的时候,师尊的《别哀》经文就会往我的脑子里打,当我从洗脑班闯出的时候,又是师尊安排了大雾天气,让邪恶看不到我。当我跳下高墙,翻过铁门,一瘸一拐再也走不动的时候,又是师尊安排了一辆车送我一程。不难想象,没有师尊,就没有我的一切。如果说弟子了不起,是因为我们有了伟大的师尊,伟大的法,以及这亘古未有的殊胜壮观的正法时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