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父母在证实大法中的几件小事


【明慧网2005年5月4日】2005年农历年前两天(腊月二十八),我的公公过六十大寿,在这之前我就和父母(大法弟子)为这次讲真象做好了准备。事先准备了一些真象小册子和光碟,我本以为那是一个小村子有十几张光碟就够用了,可是后来才觉得远远不够啊。

在去往公公家的路上我们发了一路正念,因为路途中的住家稀少,能够收到大法真象材料的人一定不多,我就发出一念,清除他们头脑中邪恶宣传的毒害,并打入“法轮大法好、众生都能够得救”这一念。到达公公家的第一天,我和父母、公公、婆婆在法上進行了交流,公公、婆婆是99年2月份得法的,但是由于悟性关系一直以来带修不修的,我和父母为此就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责任和他们進行切磋,鼓励他们精進的学法、炼功尽快跟上正法進程走出来。晚上我们共同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干扰当地众生明白真象的一切邪恶、黑手烂鬼,并请师父安排有缘人都能来听真象。

第二天中午,公公的亲属和朋友带着小孩来参加他的生日,我知道这个时候是需要父母讲真象的时候,因为他们年纪相仿容易沟通。中午准备了三桌饭菜,男女各一桌,家里人和小孩坐一桌,我在厨房里一边准备饭菜一边发正念,并时不时的跑到屋里面听听他们讲真象的情况。

母亲切入话题比较快,他们都能够理解。父亲的那边有两个固执且受毒害较深的人,一个是自以为见多识广的,另一个是一名教师,他们认为大法是“迷信”,他们相信“知识”。当时父亲是从古今中外历史讲到政治,深入浅出的慢慢切入,寻找共同点,使他们接受了许多,但是还是没有完完全全的接受。这个过程中我看到了我和父母还是存在着怕心和私心,总好象与世人隔着什么?总是不能容在一起,静静的想一想是没有把每一位众生都当作亲人而真正的发自内心的为他们着想,好象是在帮他们,没有做到纯善。我当时想父亲为什么上大学现又做教师工作,原来是为今天证实大法作准备的,我想现在如果让我讲我可能说几句就没话了,从中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我突然一下想起今天来的小朋友一定也是来听真象的,我就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身体哪不舒服了心里就默念“法轮大法好”,他们都高兴的答应了,我当时觉得他们是那么的纯真、可爱,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公公的侄女也来参加生日了,她就是师父讲法中所说的那种靠附体给人“看病”的人,她的脸色黑黑的,很难看。我偷偷的告诉母亲她的情况,母亲知道后就和她讲真象,告诉她没有开光的佛像不能供,她现在是靠附体“看病”,对自己的身体不好,也告诉她大法是正法。她一下就不同意我们的说法了,她以为我们强迫她学大法,她还说:她们是修善的,给别人看病是善,是做好事,她就相信她的师父等等,当时说话的口气很生气。我和母亲当时也不知道怎么说了,后来我考虑她的接受能力,说“你有你的师父,我有我的师父,我和母亲并不是让你一定要学法轮大法,但是你记住我们修的大法是正法,是修善的,别相信电视播报的。”后来我们给家里人放真象光碟让她也去看,她怎么也不進这个屋,我和母亲就默默的发正念铲除邪恶的一切干扰,让她看到大法真象,后来她果然也走進了这个屋,当时我真的感到是师父时刻在帮我们。

因为第二天就要回家了,所以当天晚上要把真象材料发出去,但是那天晚上我有点不想去,心里有些害怕,父亲说:“那我就和你母亲去”,我说:“还是我去。”当时知道那是邪恶不让我去救度众生,它们吓唬我,我如果不去不就中计了吗?我一定要去,突破它。于是就和母亲出去了,我们看着住家的房子好一点的就放一个光碟,(可能此人家有VCD能看)。条件不太好的就放真象小册子,我们边发正念边放资料,当时我有些发抖,放到围墙的资料由于紧张没放好滑到地上,母亲就在后面捡起重新放好。当时有一个人家的门前停了一辆带斗的农用车,母亲刚要把真象资料放進去,就从屋里出来人了,母亲迅速的把资料放入车斗,镇静的和我走了,结果他们什么也没看见。

如果要是我可能就放弃这户人家了。人世间的表面是几个人明白了真象,可是在各个空间的穹体将会有多少众生被救度啊!我看到了母亲的正念正行,自感惭愧。我们就这样一个胡同一个胡同的发完了真象材料,如果是平常我会感到做的很好了,很满足了,可是那天我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觉得自己做的非常差劲,都是由于后天形成的观念和怕心使得大量的众生没有及时的被救度,他们仍在黑暗中承受着苦难,我真对不起他们。当时就下定决心努力的去掉这些不好的执著心,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

以上是我和父母的证实大法的几件事,本想写出来,觉得和事事都能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相比,真的是不足一提的小事,但在写的过程中即能够铲除邪恶,同时也能更清晰的看到自己的不足及时的修正过来,迎头赶上。由于本人层次有限,请各位同修能够及时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