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生为法来,此生了洪愿


【明慧网2005年5月11日】每期的明慧周刊,都使我有新的认识和提高,每每我都是流着泪读完同修写的修炼经历和体会。有的同修在大苦大难中坚如磐石;有的同修在千变万化的魔难中,坚定如初。酷刑不能动摇他们,魔难不能吓倒他们,苦难不能吞没他们,他们一直金刚不动,正念十足。我被他们坚强不屈的精神所震撼,于是,拿起了笔,把自己的一些经历写出来,写给同修,写给世人。

我得法仅十个月邪恶的疯狂镇压就开始了。那时候,我们地区在高压下,很多人都被压住了,有的偷偷在家练,有的离开了大法,但有一部份人,依然在顶着压力,讲述着大法的真象。由于一得法我就非常精進,尤其在学法方面,我全身心的投入,每时每刻我都把自己溶入大法中,我背法、抄法,连走路、上班、做饭都在默默的背着法,虽然得法晚,但我学法认真扎实,这给我在以后证实法的路上奠定了坚实深厚的基础。我能做到不被邪恶所带动。镇压一开始,虽然没有师父的新经文,但我自己悟到:无论什么情况,说真话没有错。就借工作便利条件,在同事、领导、亲朋好友中广泛的讲述着大法的真象。从那时起,我已经认识到了邪党的邪恶,我开始对中共所编写的历史,所宣传的所有文件资料都提出了疑问。我把对共产党产生的怀疑向别人讲,有些领导听了非常害怕,他们认为我太年轻幼稚,劝我说:“共产党可惹不得呀!你将招来杀身之祸。”

我的正念让我明明白白,那么纯正的大法,那么伟大的师父,那么善良的同修,让邪恶不断的任意糟蹋、诬蔑、扣帽子,我只要有一口气,我就将真象讲到底,我要让世人知道:是江氏一伙在搞骗局,不是法轮功学员在反政府。我的正念正行,让部份人站在我的一边,默默的传阅讲述国内国外真象材料。也使一些领导人对我的做法默认,相对给我些宽松的环境。从邪恶的镇压开始到2000年10月,我一直在这样讲述着大法真象。在这段时间,我多次被公安、610、政法委骚扰,他们强迫我停岗、反思,扣我的工资……。一次邪恶声称给我一个月时间,提高认识,写检查,否则开除我的公职。我堂堂正正的告诉他们:反思的不应该是我,不应该是大法弟子,而是一些别有用心的当权者。他们把我视为异类分子,企图把我的思想给“改造”过来。我当初只有一念:师父,我是您的真修弟子,我此生为法来,今生为法活,谁也别想动了我的信念。

邪恶一次次的给我制造魔难。记得有一次,我手里只剩了几角钱,我的工资已经停发,年幼的孩子喊着要好吃的,煤气也没了,邪恶在那边还不断地叫嚣:“不悔过、不放弃,就开除!”我当时没有悟到这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我应该发正念,我不应该承受这些。我当时只做到向师尊默默表示:师父,我伟大的师父,就是沿街乞讨,我也不放弃大法!请您放心(现在悟到:流离失所都是旧势力强加给大法弟子的,不是师父的安排。)

在那段时间,邪恶派了专人天天围攻我,散布诬蔑大法的谣言。白天有专人看管,晚上让我爱人监视我的行踪。周六、周日至少有六次电话,查我在不在家,同时有一个警察直接监视我的一步一行。我以强大的正念,顶住邪恶对我的干扰,与同修写传单、发传单,揭露当地恶警的罪行,并声援外省大法弟子。一篇篇揭露邪恶的文章,以信件的方式邮往全国各地,一份份传单撒在所住城市及周边地区。讲清真象的材料把邪恶吓得心惊胆战。他们动用大量警察,长达六、七个月的跟踪、盯梢,加之我个人有漏,我被邪恶非法投入看守所。

在魔窟里,面对张牙舞爪,大打出手的恶警,我毫不畏惧。我告诉他们,政府是怎样无耻的造假,法轮功学员遭到了怎样的邪恶迫害。我拒不接受邪恶的各种指令,拒绝强制劳动,不背监规,不签任何字。邪恶不让我们学法、炼功,我坚持学法炼功;他们打我、电我、铐我、吊我,面对恶警的疯狂,我告诉他们,谁也甭想让我放弃大法。恶警把我单手铐住吊在走廊里,脚尖着地,吊了半个月,我就用另一个手在走廊墙壁上写真象标语。我也在监舍的墙壁上写满了真象标语。记得有一次,恶人领我出去放风,我沿着监狱大墙周围写了好几处法轮大法好的标语,恶警发现标语后,也未过多追查,不了了之了。

我在魔窟里认识了很多有缘人,让他们在那里得了法,并且在邪恶的环境里,这些得法的人,为我们保护经文,传递经文,有很多让人感动流泪的故事。如今想起来,我的泪水还会不由自主的流下来。当时我想,我的苦没有白吃,那么多人得了法,获救了。但是我个人还有很多执著和不足,以致让邪恶钻了空子。在监狱里,恶警们把我们视为敌人,犯人把我们当成立功的资本,对我们大打出手,不许任何人接近我们,不许任何人跟我们说话,就连相视而笑的一个表情都作为严重的思想问题上报。即使环境这么邪恶,但大法给予的智慧和修炼人所具备的善良,也挡不住让有缘人得法,他们悄悄的跟我取得联系,有的背经文,有的为我们提供了很多帮助。因为要开创炼功环境和声援被迫害的同修,我被关入阴暗潮湿的禁闭室。为了逼迫我放弃大法,他们在禁闭室里对我進行残酷迫害,三十多天日夜罚站,不允许睡觉。我想,如果没有大法,没有师父,只是一个常人早倒下了。在那严酷的环境里,我一方面抵制邪恶的洗脑,一方面讲着大法真象,他们扯着我的衣领,拽来拽去,揪住我的头发打耳光,因为我不听他们念邪恶的东西,恶人就这样对待我,并用极其下流的语言侮辱谩骂我。三十多个日夜我真的就没有睡一点觉,天天站着,连吃饭都站着。恶人轮班看着我,他们害怕迫害我的消息传出去,用报纸把玻璃糊上,日夜开着灯,除指定人员外,不准任何人走進禁闭室。直到我的脚、腿肿胀得不能行走,邪恶才允许我坐下来,这样的迫害整整持续了三十七天。

在这期间,因为给我做转化工作的邪恶之人被我给反转化了,我成了整个监狱严打对象。他们召开大会批斗我,進入了下一轮更残酷的迫害。强令我天天罚站,不能动一步,控制我上厕所。因为不“认罪”,不背监规,邪恶强迫我三十多天没有用过水,不能洗脸、洗头、不能刷牙、洗脚,不能换洗衣服。正值六月末,整个七月份到八月初,一个多月后才允许正常洗漱。这是我们这里最炎热的季节。就这样我从春天站到夏天,又从夏天站到秋天,整整六个月我在禁闭室里被折磨。我真的一点阳光见不到,也不知道外面季节的变换。有一次恶人带我去水房,我从水房往外瞅,见到树叶已经黑绿绿的,草已经长得那么高,我的泪水止不住的流,“哦,都是夏天了……”

恶人控制我同别人对视,说是担心用眼神传递信息,即使这样我依然坚定我的信念,决不转化。因为有的学员就是在被关禁闭期间被迫与邪恶妥协的。当时我想,我就把这禁闭室占住(那里只有这一个禁闭室),你们甭想再在这里迫害我的同修。后来我从禁闭室出来后,那个禁闭室未再关过其他同修。我在被关押期间基本上没有在众人场合出入过。因为我在众人面前讲大法的真象。还有一次在监狱里冲破封锁,和大法弟子紧抱在一起,后来被恶人把我们强行拽开。所以后来我一旦需要路过有人的场合,恶警便下令把所有人员赶進监舍,并由恶警,至少有四人前后跟着我。我对邪恶的疯狂一点也不畏惧,在里面也不断写真象材料,投递到有关部门。

大法给予我无穷的力量和智慧,让我坚定的走过那段艰难的岁月。出监后,他们没有放我回家,直接关入洗脑班,非法关押并進行了更阴毒的迫害。由于各种执著,由于长时间没有系统学法,在邪悟者肆意篡改师父经文的欺骗下,我倒下了。好在在师父的慈悲点悟下,仅几天我就猛然醒悟。我依然堂堂正正的走在正法路上,我都是直接去跟派出所、610、政法委讲述真象,我告诉他们,多么可怕!一个政府竟动用这么大力量逼迫人放弃真、善、忍,逼迫人犯罪……他们有的说:“没有办法呀!好,你就在家里炼吧。”

几年来,想起自己在修炼这条路上摔摔打打,也有不少损失,但是伟大的师父没有放弃我,一直把我带到今天。师父啊,弟子无法用语言表达内心的感受。

出狱后,在生活的磨难、家庭的矛盾几乎击垮我的时候,是大法,是大法弟子的整体力量将我从困境中扶起。同修以各种方式帮助我摆脱磨难。感动之余,我默默的想,我只有做好三件事,才能对得起同修,对得起师父,不辜负众生对我的重托。

师父告诉我们,在生活中、工作中,无论在任何环境里遇到人都是讲清真象的对象。所以在我为生活而奔波的时候,我能遇到各个阶层的人,有老板、个体户、司机、打工的等等,我能做到把慈悲、福音带给他们。我告诉他(她)们,我曾经有一份工资丰厚、人人羡慕的工作,因为说真话,政府将我开除并打入监狱,由此,原来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也被邪恶的镇压毁掉了。紧接着我就讲监狱里,大法弟子遭受的各种酷刑。人们都被震惊了!这政府真是要完蛋了,做个好人还遭这么大的罪,有的说共产党这么邪呀!听起来毛骨悚然。我同时告诉他们,为了自己,不要受谎言的欺骗从而在邪恶的带动下发表反对大法的言论,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我去商店、去菜市场、在家的周围,所到之处,所见之人,我都用心的讲着真象,讲述着大法的神奇,大法的美好,把福音带给了有缘人。他们向我表示感谢,并表示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每每这个时候,是我最欣慰的时候,因为他们有希望了……。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将一如既往,投入证实法的洪流,不断的修去不足,直到圆满归家的那一天。伟大的师尊,尽管您的弟子有那么多的不足,但我会继续精进,我会一天比一天做得更好。师尊啊,您的弟子今生为法来,一定要在此生了洪愿。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