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开在风雨中


【明慧网2005年5月2日】转眼间,颠沛流离的日子已经过去三年多了。

那还是在2002年的春天,因讲真象被恶党劳教一年之后的我刚回到家里,上一级单位的主要领导就召见我谈话,提出了一系列苛刻要求并具体对我约法三章:(一)宣布我原来担任的单位“二把手”职务,在我被劳教后经上一级恶党党委研究撤销了;现在上班不能再有单独办公室,必须到人多的基层营业一线(便于监督)。(二)要保持每天24小时手机开通,保证随叫随到;离开城区必须向单位的上一级主要领导请假,不经允许不准离开城区。(三)每周要向上一级恶党党委写一篇书面思想汇报。还一再说明,这是省x党委的意见云云。

我知道,这是恶党在我单位系统内的爪牙在对我继续迫害,如果配合这种邪恶的要求去做,那我就无异于又一次被恶党无限期的“劳教”了。正念的直觉告诉我:不能任由邪恶随意摆布,对恶党爪牙的无理要求,决不能予以配合。

然而事情并不能僵持在那里,如果要彻底摆脱邪恶的控制,就必须脱离开单位,舍弃掉那份常人羡慕的工资。而且还要离家远行,因为自己是本地恶党“610”从严掌控的对象,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监视之中,一旦与单位的恶党爪牙闹翻而又不离开本市,就极有可能被恶党公安再次劫持拘捕。因为恶党是一个整体的邪灵,它们象红了眼睛的恶狼,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于是,就在单位的恶党爪牙又一次催交“书面思想汇报”之时,我交给了他们一份“辞职报告”书。与此同时,我离别妻儿,远走他乡。

果然不出所料,我出走以后,当地“610”指责我所在单位监管不力,并扬言要查找我的下落。然而,脱开“枷锁”的大法弟子,“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又岂是邪恶势力能够左右的?

当然,留在家里的妻子压力就大了,她原本学法就不够扎实,炼功也少,公安恶警劫持我时也同时把她关進了拘留所,而且在被关押的一个多月里,恶党匪警对她多次提审,严刑逼供,受尽了折磨。妻子也因此产生了怕心,然而当时十三岁的孩子正在上学,我的工资没有了,全家还要靠她的工资来维持生计,所以,压力再大,她再有怕心,也得顶着。我们夫妻结婚二十年来,相互之间从来没有红过脸,在单位是人所共知的模范夫妻。其实,如何携带好家庭成员共同走進大法,并共同坚定不移,这本身就是大法弟子修炼路上的重要一环。我知道,在恶党血色恐怖压力下的妻子,最需要的是精神上的鼓励和法理上的帮助,于是我就在通讯联系采取较多的手机信息中鼓励她。就这样,我们夫妻以苦为乐,同修共勉,开始了天各一方的别离生涯。

当然,颠沛流离只是具有特殊情况的大法弟子,在恶党严重迫害之下,一种不承认邪灵安排,摆脱恶党操控的特殊修炼之路。我们决不是在被动的吃苦,而是利用这种形式避开和否定恶党邪灵在世间的疯狂,以便更好更有效的证实大法、讲清真象,助师救度众生。

在远行的火车上,我结识了一个坐在对面又是到达同一城市的三十多岁的文化工作者,通过交谈,我发现这位青年热爱学习,读过不少书,有一定思想,天性比较纯朴。但由于他的观念受恶党文化多年来潜移默化的影响,对大法很轻易就排斥。尤其是他的一个亲戚是炼法轮功的,然而在他过去与那位亲戚接触时,那亲戚谈的法理太高、也许是太直白了。导致这位青年对大法不理解,也因而滑到了恶党媒体宣传的立场。我当时心里一阵难过,因为他对大法的误解和排斥将会决定他未来的命运,而他又是一个天性纯善的人。我又想,既然我们相遇相识又能谈的来,就是大法安排给我们的缘份。于是,我决定用最大努力来消除他对大法的误解。我意识到在火车上交谈不太方便,交谈时间也不够用,就与他相互留下了手机号码。到达那个城市后,我改变了原定的日程安排,以那个青年的日程为线索,但凡他行程计划之余能够交谈聊天的时间,我都与他在一起,根据他的思想状态,谈天说地,逐渐启迪,又在他需要的地方尽力给他提供帮助。几天后,我们成了在诸多方面都能达成共识、无话不谈的知音。在此基础上,我根据他思想观念的接受程度,选了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由表及里、由浅入深的向他阐述了大法真、 善、忍的普世真理。看到他一边听一边认真的点头,我心里十分欣慰。我知道,一个善良的生命,终于从恶党文化精神控制的火坑中,走了出来。从此,我们成了经常互通信息的朋友,前不久,他在发表《退党声明》时高兴的说:“我早就盼着有这一天了!”

直到2004年的春天,流落在外的我在同修的帮助下能够上“动态网”了。还记得在浏览“踩江网页”时,广大网民对邪恶之首口诛笔伐,恶党也被揭露的体无完肤。但其中也有恶党的网警在发言捣乱,也有个别不明真象的网民受恶党文化影响对正义的发言发牢骚。我看到一个网民在发牢骚时语言中流露着内在的善念,最后却糊涂的埋怨说再也不看这个网页了。我想,这很可能是一个徘徊在了解大法真象边缘的生命。不能让他走近了真象又远离真象而去,大法弟子有义务挽留住他。于是我及时对他发言,并针对他的思想善意耐心的讲真象,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他不单没有下网,而且利用业余时间和我一直在网上交谈了三天,最后,他终于认识到广大法轮功修炼者是无辜的,是在被大陆共党残酷镇压、没有任何发言渠道的情况下,在网上揭露邪恶,讲清真象,毫无政治目地。他终于了解了真象,站到了法轮功一边,他得救了!

离家三年来,妻子随着不断的学法,怕心也逐渐消除了。但在长期离别的日子里,有时难免流露出思念之情。有一次她在给我的短信中写到:

“风雨相伴二十载,同甘共苦度光阴;
但愿郎君常相守,粗茶淡饭亦温馨。”

我知道,师尊也曾多次说过,大法弟子“是人在修炼,不是神在修炼。”夫妻之间的爱,以及对家庭的执著,不正是我们在修炼路上,必须修悟提高的重要环节吗?我在回给妻子的短信中这样启悟她:

莲花开在风雨中,天各一方离别情;
但愿思念化春雨,点点滴滴润苍生!

在恶党迫害下,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生活上自然是异常艰苦的。三年来,我在独自一人时,每天的生活费也就2元钱,能有一些主粮和蔬菜,吃得饱也就够了。然而,值得一提的是,只要我们保持正念正行,恩师的法身随时随地都在看护和加持着我们。在颠沛流离的日子里,尽管生活艰苦且没有规律,炼功也不充分。但身体在师父法身的加持下,从来都是健步如风,上坡如走平路,身轻欲举,飘飘欲仙。我深知,自己在修炼的路上其实有许多地方都做的很不够,人心常浮,执著未脱。我的体会是:在大法修炼的路上,一切受益和成果都是恩师和大法所赐;一切不足和坎坷都是自身人心执著所致。不管正法的路还有多远、多长,大法弟子心如磐石,志如金刚,正念正行,视恶党邪灵如草芥,救广大众生于水火,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义不容辞。

离家三年,家庭的变化也越来越好。妻子在上班不忙的时候就默写师父经文,尽量挤时间学法,并根据情况运用智慧讲真象;孩子也读了高中,经常主动的向同学介绍大法,有许多同学都喜欢听。前些日子,孩子亲自在网上以真名发表了《退队声明》。是啊,大法夫妻是美满的,大法之家更是幸福无比的。这一点,是那个因妒嫉而发癫、以倾国之力疯狂迫害法轮功的邪恶之首任凭怎么也想不到的;如今,“九评”如惊雷震响,“退党”大潮浪高一浪!恶党邪灵惊恐了、慌乱了、骑虎难下,欲罢不能。展望未来,不管恶党余孽如何癫狂,如何垂死挣扎,都不过是因选择了与大法为敌而自取灭亡的前兆而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