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俊花在河北高阳劳教所失踪 生死不明


【明慧网2005年5月11日】2005年5月1日上午,被非法关押在高阳劳教所的大法弟子王俊花被迫出工到高墙电网的大院喂鸵鸟,没有象平时那样在中午回到宿舍,至今下落不明。有消息说,教导员李雪军说她突发疾病住院了,但据查,该劳教所定点的法医医院(高阳公安局对面)并未收治劳教所病人。当天中午,李雪军多次到宿舍楼走动,具体做什么,不得而知。

高阳劳教所曾发生过主管喂鸵鸟的打手常金良、房豹逼奸女劳教犯人致孕、打死女劳教犯人,与上述医院勾结出具假证明;及该所多次发生打死男劳教犯人偷偷埋掉,谎称该人逃跑等恶性事件。故此,紧急呼吁有关正义人士责成该所及其上级河北劳教局迅速查明真象,并严惩一切责任者。

由于河北劳教局的纵容,才有高阳劳教所迫害法轮功的专管大队长杨泽民、李雪军及其主要打手房豹、常金良作恶至今。特别是杨泽民流氓成性,除与多名女劳教犯人发生不正常关系外,更用威逼利诱多种手段与众多女干警乱搞。尤为卑劣的是,大队长杨泽民不仅霸占她们的肉体,更毒化她们的心灵,用种种手段使她们相互猜忌,帮其作恶、拉皮条(如赵园、李延基等),许多年轻单纯的女干警到此后面目皆非,痛苦不堪,但大多敢怒不敢言。杨泽民罪恶累累,倒黑车、贪污、索贿、挥霍公款、欺男霸女,致使女队长们被其他干警称为“警妓”。

大法弟子王俊花,女,43岁,河北省张家口市怀安县柴沟堡镇人。2004年10月,在当地给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讲真象时,小伙子说:“大姐,你说的我全知道,我也知道你们没罪,可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就是公安局管你们的,你快走吧,我的同事马上来了。”王俊花继续给他讲,小伙子催她几次,后来在其他人赶到时他把她抓了起来。在当地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被非法送到高阳劳教所迫害。王俊花的被抓已充分表明中共邪党镇压迫害政策逼使干警随同作恶。

2005年4月26日,高阳劳教所在上面所谓要来检查时,把有病的、他们认为对他们不利的法轮功学员统统弄到后面的菜园,其余人都赶到二楼一间屋子接受训话。杨泽民威胁说:“今天检查不是什么中央人,具体不清,可能是个什么新上任的厅长。如果来时你们敢随便说不该说的话,上面来也就是三五分钟,走后看怎么收拾你们。你给我来初一,我就给你来十五,你让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散会后,杨泽民又叫去八个他信任的人到西楼,主要就是上边来人问,给他们做假证,声称表现好了,早日放他们回家。

高阳劳教所一向声称关心法轮功学员的健康,然而真实的情况却是:一、收容法律规定禁收的人员。为了向送人的地方敲诈钱财,它们经常收容高血压、心脏病、精神病等按法律应该拒收的人员。如至今仍被非法关押的王磊时常精神病发作,队长却用手铐、袜子塞到她的嘴里“关心”她,仗义执言的法轮功学员还因此被电击。二、经常用酷刑折磨在押人员,几乎人人被折磨过。今年3月份,王素芳被打的多次送医院抢救,后来只得所外就医释放。对于试图炼功的大法学员则使用手摇电话电、电棍电等镇压。三、精神侮辱、恐吓。恶警经常用话语侮辱、恐吓学员,今年三月,大队开会,不仅把重病学员背去,而且开会期间,恶徒常金良用电棍四处比划,杨泽民脏话连篇,抱怨明慧网揭露它的系列丑闻,而开会的主题却是“建设和谐社会”,真是荒唐可笑。四、强迫劳动。对于有病的学员也不放过,强迫他们到车间去(后改在宿舍工作),赵树英身体极度虚弱,晕倒后队长们却冷嘲热讽。五、不让活动。除个别情况或外出劳动,大法学员只能待在屋里,甚至被强制长时间坐板凳,活动一下就挨骂。每天队长换班要报数,问队长好。六、贪污学员伙食费。学员每人每月二百元标准,吃的却是清汤寡水的菜汤。现在,由于上述原因,许多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身体虚弱,4月26日省里检查时就被抬出到菜地里躲避检查。

前一段时间,河北高阳劳教所恶警杨泽民等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在明慧网上频频曝光,邪恶之徒感到了恐慌和害怕,杨泽民等命令把门窗封闭,污言秽语,开会吓唬手下,威胁大法弟子,问消息是怎么出去的?伙食只稍稍好了几天,就又恢复了原样。4月26日,省里去高阳劳教所检查,杨泽民下令把男队的大法弟子藏到了菜园里(据说以前一直如此),女队的五个病号(其中一名被迫害得精神失常)被强行抬、拖到菜地里,学员李翠平在旁边制止,被杨泽民下令用手铐铐了起来,丢到平板车上,推到以前一直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平房里,把她折磨了大半天。杨泽民当时下令:“好好电她一顿”,然后就在那间恶警取名“仙居”(字写在了门楣上,多么邪恶!)的小屋里用手摇电话电、毒打。施暴打手是常金良、房豹。

河北易县大法弟子李振海,2004年11月,因他盘腿炼功,遭大队长杨泽民及房豹、常金良等毒打、手摇电话电等折磨,至今精神未完全恢复正常,且经常晚上做恶梦。李振海于2003年10月在工作时被骗至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绑架到高阳劳教所四大队。李振海被逼每天劳动十二个小时,因他每晚炼功,中队长王东(现为劳教所入所队中队长)指使劳教犯人罗健、孙朋借工作有问题经常用拳脚打他。2004年8月,李振海被他们打得左耳鼓膜穿孔,经医院三次检查确诊后,他被转入迫害法轮功的专管大队。

高阳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暴行在全国是有名的,有“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人间地狱,河北高阳”之称。自中共恶党打压迫害法轮功以来,高阳劳教所更是创造了几个全国之最:受害人最多,从水泥地上十排地铐一齐电,到现在,动辄使用手摇电话、电警棍电、打,上千人受过酷刑;使用酷刑时间最长,手摇电话等违法械具至今公然使用;恶警暴行最肆无忌惮,酷刑传播最公开最广泛,全国各地其它劳教所到高阳劳教所“取经”,杨泽民等亲自操作示范。去年底,内蒙的法轮功学员王占昆就在那里领受过连续熬夜、毒打和手摇电话电等酷刑折磨。据悉,因为这几个“最”,高阳劳教所的杨泽民们早上了中共高层推卸责任的黑名单。

几年来,所有关于各地监所的迫害法轮功的恶行曝光后,省里都不是按法律规定的组织调查、责成有关领导处理并监督处理结果,而是直接发到各迫害法轮功的专管科、队,让他们自行处理。这只能证明所有的检查同样是走过场,目的是帮助掩盖罪行,甚至直接指挥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