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股东会上讲真象


【明慧网2005年5月11日】5月10日某家大企业办理股东大会,我们同修整体配合,完成在工业园区讲清真象的历史使命。有一些心得想跟大家交流。

一开始我并没有想到要参加股东大会讲真象。7日,有同修提议可以在股东大会上以股东身份发言,讲九评和退党,引起高层的注意,并当场可以赠书。当时我悟到,我可以帮同修写一份讲稿,这样上台的同修只要念稿子,也不用怕会怯场。就这样我把稿子传给大家看。

5月8日,我又传一些相关的资料给同修,好让发言的同修能很快進入状况。之后我忽然悟到,这一场股东会非常重要,长期以来,同修要跟这间大公司讲真象,始终不得其门而入,现在师父安排好了这个机会,决不能错过。

虽然如此,我还在犹豫我应该去讲真象吗?自己还有电话小组学法组的工作(同一天),尤其现在被迫害的大陆大法弟子这么多,我应该好好带电话小组学法组去打迫害案例电话。辅导员告诉我,这一场非得我去,因为我也认识到,稿子又是我自己写的,电话学法组是不会落下的。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于是跟负责的同修说要上台发言,再搭配另一位同修,互相补足。

于是5月9日发出通知,需要影印资料,发资料,摄影,录音,照相的同修。一切都齐备了,没想到还有发言权的问题,我没有股票,就算其他同修帮我写委托书,也已超过委托期,不能发言,我心里有点犹豫,想说大概是上不了台了。但辅导员说,我们就是要上去讲真象,讲真象这件事连旧势力都不能阻挡。结果,有位同修在这家公司上班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过来,说已与股务同仁讲过,或许他愿意帮忙。我当下笃定自己一定要上台,不能辜负师父的安排。

下午,办眷村座谈会的同修打电话来,要我把之前写的眷村传单修改一下,传给一位立委。当时起了一颗心,因为自己的两篇稿子都还没完成,晚上同修又要来拿,真的觉得有点忙不过来。后来我告诉自己,眷村的传单我来改最方便,如果我能放下自己的私心,我知道师父会开启我的智慧,同时完成这3篇稿子。心摆正后,我用很快的时间把眷村的稿子修改传出,然后修改我的发言稿,最后再写同修的发言稿,我发现真的都完成了。

当时我的正念非常强,我看到这公司的股东会议的场被我们正过来,我知道自己一定可以完成这个任务。不过,修炼的路上随时都有考验,看看自己悟到的,是不是真的也能做到。一位同修看到我传出去的稿子,提供了许多宝贵的意见,我也虚心接受,觉得是应该修正。但是当他告诉我,不必讲大陆民众因抗争被镇压的真象(不是法轮功真象,是农民抗争被公安打死的事例),以免与股东的身份不相合,他说股东不会在意什么抗争的,他们只在意钱。而且我的发言如果股东会上觉得不适合,他们会制止我,这样白白浪费一次发言的机会。 (大概意思是这样)

我知道同修的好意,希望我不要因为自己思虑的不周全,影响大法工作。我知道在这个场合,以常人的理来说,稿子的内容是不适当的。但是,我是大法弟子,我不是在做常人的事,如果我不讲共产党到现在还在杀人,常人如何知道共产党的本质并没有改变?我是大法弟子,我要主导常人,我要让他们知道真象,我不能只考虑符合常人的理。

话虽如此,当我再次接到同修e-mail的反对意见时,我动心了,我开始怀疑自己的稿子是不是真的不适合,内心有很大的挣扎,但最后,我选择相信师父,相信自己,我一定要把真象讲到位。

5月10日一早,我学法时看到师父说,“不要被坏人说什么时而带动,常人带动不了修炼人,修炼人是常人带动不了的。你们经历的这一切,确实更理智了。任何想要干扰大法、破坏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形势的因素,我想从现在开始都不能再动摇大法弟子了。”(《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有师在,有法在,我无所惧。

会场外同修们发了将近200份的资料。我和6位同修進入股东会场,带着强大的正念,递上4位同修的发言条。会议过程相当冗长,但我们一直保持正念,要正这个场。因为不知道议事進行的流程,所以一直等待司仪念我们的名字,谁知道我们是排在临时动议,依惯例主席只要回答我们的问题就好,不会主动让我们发言。我一看这样不行,我一定要发言,我来这里就是要讲真象,不发言能行吗 ?

我主动走到麦克风旁,举手说:“主席,我刚刚有递发言条,我是股东户号某某某的受委托人,我要代我的委托人念一份稿子,我会在规定的五分钟内念完。”

我开始念我的稿子,心里有点紧张,但保持正念,尽量让声音宏亮清晰,我感觉全场充满了正气。最后我把准备好的《九评》和何清涟的《中国现代化的陷阱》拿出来,告诉大家我要送给张董事长和其他的主管,也提醒现场的股东,他们在场外拿到的资料,有我刚刚讲的内容。

当我回到位子上,同修告诉我,会场上的人非常专注的听我说话,我感受到师父洪大的慈悲。出场之后,我看到发资料的同修都还留在外面帮我们发正念,心里真的非常感动,我再次见到整体的力量,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 * * * * * * * *

小插曲:

在会场里有一位股东,一直想办法发言,几乎有点像在闹场,但是,他在我讲完后竟反复要求该公司不要到大陆投资,否则有一天会像大海啸来临一样,公司的资产会一夜之间完全消失。我真的不敢相信,师父居然安排一位常人来帮我们这公司的主管们,后来我与他交换名片,才知道他是某观光饭店的老板。

另外又碰到一位工商时报的记者,他说他在伦敦出差时看过大纪元的活动,他很认同大纪元的理念,还问我:“你们下一场会去哪里?”之后他又说了一件事:“今年很好,没有那些无厘头的股东来闹场。”师父慈悲啊!已经帮我们先正这个场了!

仅以师父最新经文《2005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与同修共勉:“大法弟子走到今天这一步,从上到下无不佩服了,连邪恶都胆寒、都害怕。目前那些邪恶基本上是没有理智的在按照先天旧势力安排的因素被利用着做干扰正法的事。有些邪恶生命一到大法弟子附近,撒腿就跑,有的是在吓的发抖又信心不足的干着坏事。所以做为大法弟子来讲,大家不要害怕,任何事情都要堂堂正正的,是邪恶在害怕。”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