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河南新乡女子监狱的邪恶


【明慧网2005年5月13日】我是河南大法弟子,曾被邪恶非法关押到河南新乡女子监狱。我从河南女子监狱回来后,及时得到本地同修的关心和帮助,学习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周刊》,看到了慈悲伟大的师尊对我们这些在魔难、迫害面前低头、走过弯路的弟子一再给予宽容和等待,我内心感到无比惭愧。因此,我不能老停留在悔恨之中,我所唯一要做的就是更加努力精进,加倍弥补以前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通过阅读《明慧周刊》,看到其它地区大量揭露迫害大法弟子的文章,但很少看到揭露河南新乡女子监狱的。难道那个邪恶的地方没有迫害吗?当然不是!因为我们在那里是被强制转化的。那么是我们自己内心有什么障碍或愧疚,出来后永远不想再去回顾或提及它?我们不能让邪恶之徒的罪恶被掩盖,希望在那里或轻或重地受到迫害的弟子都站出来讲一下,给邪恶曝光,不要让邪恶的欺骗得逞,不要让它们披着华丽的外衣说如何“善待”大法学员,因为我们本身就是受害者,要揭穿它们的谎言。

在新乡女子监狱,只要大法弟子坚持修炼不被“转化”,那些往日“笑容可掬”的恶警就凶相毕露,当着一百多大法学员的面恶狠狠的叫骂脏话,诽谤大法。那一刻其实就能看到它们的真实面目和目地,它们对大法弟子是杀人不见血的。

新乡女子监狱恶警采用的精神摧残比其刑具更邪恶,也由于我们人的执著被邪恶钻了我们放任了的空子。一些当初坚定的大法弟子,在其它地方受过很多折磨、承受了很大压力都挺过来了,而一到新乡女子监狱,有些就很难挺过一个月,甚至几个小时就被所谓“转化”。

恶警采用的一种恶毒的手段是在身边培养了一批被利欲熏心、争夺名利的邪悟者,她们中大多是些刑期较长、执著心重的人,恶警看准邪悟者为争功而减刑期的心理,让她们去迫害不转化的大法弟子。邪悟者采用不同的手段来迫害坚持信仰的大法弟子,它们用不让睡觉的车轮战术,不停的洗脑,灌输邪党诬蔑大法的书,等等。如果大法学员被洗脑一段时间仍不放弃信仰,就被送小号,吃的是小窝窝头,又黑又小,直到把你精神摧垮。方城的杨小梅、信阳的郑小敏在小号被关了三个月,被放出来时身体骨瘦如柴。

恶警在背后不断给邪悟者施加压力去迫害大法弟子。我知道一个东北大法弟子被邪悟者骑在身上打,拧大腿、揪头发往墙上撞。一个月后该大法弟子被打伤的身体还乌紫发青。

现知大法弟子崔秋菊一直不配合邪恶之徒,几次绝食,受到各种摧残和迫害,请各地同修帮助发正念营救。

师父慈悲救众生,不愿落下一个弟子,一再给我们机会。希望当地的同修能通过邪悟者的家人转告给邪恶帮凶的,法正人间近在眼前,赶快悬崖勒马,不要再做中共邪党的牺牲品。

河南新乡女子监狱恶警与邪悟者名单:

恶警杨爱青、李婉、吴爱霞 (李教导员、张干事不知名)
五队李科长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最邪恶,洗脑“工作”都在吃饭的共同餐房,那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魔窟。
监狱长王西中
副监狱长侯美丽

给邪恶做帮凶的邪悟者:

荆玉甫,洛阳人,自称第一大魔头,判刑五年,减刑二年,出去一年后,又两次回监狱助纣为虐迫害大法弟子。
鲁春红,打大法弟子最为厉害,去男监做帮教,被大法弟子驳斥得哑口无言,灰溜溜地走了。
张永伟,甘当恶警的先锋,监视、举报、跟踪,做邪党的走狗。
自称监狱一霸的孟州市做帮凶的邪悟者还有:钱丽敏、杨智月、党玉娟。

恳请知情的同修提供更详细、更准确的资料和建议,发给明慧网,给邪恶曝光,请不要忘记我们是一个整体,都是大法的一个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