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监狱一监区恶警怂恿杀人犯残酷迫害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5年5月16日】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一监区教导员李洁志、干事李玉宏、指导员李伟、中队长董玉江、管教王和等以上恶警利用抢劫杀人犯刘立军(以下简称刘犯)余刑还有2年,不用再减刑以及再犯错误也不影响其释放回家的这一情况,怂恿刘犯对法轮大法弟子进行疯狂迫害。

在这些狱警的指使、怂恿下,刘犯又暴露和展现了它抢劫杀人时的恶性,由于有监狱和本监区管教大力支持,它肆无忌惮的、几近疯狂的对法轮大法弟子杨晓光、孙荣孝、刘国来进行殴打、残害。 杨晓光被刘犯打得鼻口窜血、面部青肿,口腔多处破裂,无法进食;刘国来被刘犯打得眼眶青黑,肋骨折断三根,躺在地上起不来;孙荣孝在短短四天时间里两次惨遭毒打:第一次被打得满脸开花,无法形容;时隔两日又被拳打脚踢、拳脚相加,将年已五十多岁的孙荣孝打得满地直滚,惨不忍睹。

在2005年春节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刘犯迫害大法弟子的嚣张气焰已经达到极点。如果刘犯殴打的是一般服刑人员,早就该关押禁闭或立案侦查其罪行,可是它打大法弟子却没有受到任何处理和处罚。刘犯之所以敢明目张胆的这样疯狗般的迫害大法弟子,正是得到了监狱和一监区监区长、教导员以及管教干部等这些恶警的指使,才敢对大法弟子下此毒手,否则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这就是牡丹江监狱里所正在建设的残酷的“全国部级现代化文明”。

2004年12月上旬,一监区李洁志、李玉宏、李伟、董玉江、王和等这些恶警纠集了三十多名犯罪分子,对监区内四名大法弟子进行迫害。它们以四个犯人对一个大法弟子进行包夹的方式实行二十四小时轮班进行监控,不写保证书不让睡觉,直腰盘腿坐光板,眼前贴纸条以及拳打脚踢等手段进行迫害。中队长董玉江对这些犯人说:“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只要能让他们写“四书”就行”。干事李玉宏说:“这项工作与你们的减刑百分考核成绩直接挂钩”。教导员李洁志说:“完成任务,你们这个月的减刑百分考核就给一类,否则就免评(零分)”。

在这些中共政府人员的蛊惑和威逼利诱下,这些犯人象恶狼一样,丧失了人性,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同时这些犯人私下里对大法弟子道出了它们的无奈:我们要不整你们,我们要不迫害你们,政府干部就得迫害和整我们,我们要“改造”、我们要回家,我们就得听从监狱和管教干部的,让我们打,我们就得打,我们都知道你们是好人、没有犯罪,但全中国都是这样迫害好人的形式,我们也没有办法,你们就忍受忍受,慈悲慈悲吧,否则我们也没好日子过呀。

为了达到迫害大法弟子的目的,恶警王和更是坐镇,并对犯人说:“给我收拾,出问题我负责”。 这些恶警口口声声说是在履行职责,实际上是极端私利的驱使下,它们想“立功”、想得“奖金”,想“提干”,在这种利益驱使下,它们利令智昏,不顾苍天在上,违法犯罪。它们对大法弟子所讲的真象置若罔闻,有的管教将大法弟子视为异端,有的管教虽然能相信大法弟子所讲的真象,但是用常人的政治眼光对待,觉得手中权力多么强大,即使有一天平反了,那也是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事了,那时它们早死了,受不了什么益,即使追究什么责任也找不着人了,正是基于这样的心理,才使得它们敢于铤而走险,利用邪恶的犯人对大法弟子疯狂的行恶,不仅造下了十恶不赦的罪业,还将众多的受这些黑警察指使的犯人推下了绝望的深渊。

这就是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发生的迫害善良好人的事实,这就是在中共政权司法部部长张福森亲手抓的“部级文明示范监狱”里所发生的毁灭人权、践踏信仰的丑剧,呼吁所在的有良知、有人性、爱护和尊重人权、维护正义和信仰的人们共同拿起法律、道义利剑,用道德舆论的谴责来制止发生在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里这些违法犯罪且还在执法岗位上的恶警们对法轮大法弟子的迫害。

牡丹江监狱一监区
教导员李洁志,警号:2306301
干事李玉宏,警号:2306321
指导员李伟,警号:2306268
中队长董玉江,警号:2306265
管教五和,警号:2306263
抢劫杀人犯刘立军,38岁、原判死缓、余刑期还有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