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之路

【明慧网2005年5月17日】我和同修A经常切磋,她在资料点负责一些事项,我们在认识上比较接近,我也很体谅她。不过,她和资料点的其他同修经常吵架。因为其中两个人因长期生活在一起产生了感情,她认为这是很不应该的。

一次她十分气愤的跑出资料点找我说出此事(我是唯一的知情人),我劝解她千万不可因此事而离开资料点,否则就会影响救众生的大事。人相处久了难免有情,但可以在不断学法修心中修去它,抑制它,你可以跟他们指出来,吵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同时我也指出她这么气愤,其实也在情中了,只是没意识到。后来她放下自我,另两位同修也放下情,主动抑制情的产生,互相圆容好了。

同修A的压力很大,肩负很多协调工作,但有时一些同修在做法上不同,或就工作的分派都会产生矛盾,影响了同修间的合作与信任。我看到这些总是很遗憾,双方都十分坚持自己的观点,真成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我也问自己为什么这些总让我看见,师尊说两个人产生矛盾,第三者看见了都要向内找自己。我想这都不是偶然的。于是我从双方的角度去分析,指出双方的不足,提出相互圆容的建议。同时我也看到自己原来看问题简单片面,不能很好的为别人着想,甚至不知道如何替别人着想。了解了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生活经历,造成了他们看问题处理问题的不同,我却不能理解。

我看到一些同修的修炼状态后,想说又不知怎么去说,有时甚至不敢相信会这么糟。所以就没说,后来有两位同修真的出事了。我感到很遗憾,也觉得自己是有责任的。当我再看到什么,我就及时给他们指出来,提醒他们加强学法发正念。这样在交流中,我们都在共同提高,并且还帮助其他同修。

在误解矛盾中,师尊一再点化我“忍”,我就尽量的忍让,善意对待,并且时刻以救度众生为重,其他都淡化了。我明白这一方面是在提高我的心的容量,而我以前是眼睛里容不下一粒沙的人。现在我能包容了,谁是完人呢,谁能无过呢。而另一方面就是要我们在相互摩擦中成熟起来,修好自己,圆容好整体,才能发挥整体的力量,做好救度众生的大事。

这段时间,我们这个整体凝聚力越来越强,三件事都做得比较好,大家谦虚、平和、宽容、善良。写到这我流泪了,大法的力量将一群平凡的人造就成了这样善良无私的生命,何其伟大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