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有法 精神不垮

【明慧网2005年5月17日】我叫赵燕如,女,57岁,家住河北省唐山市古冶区南范各庄矿77楼15楼20号,小学文化,修炼前我身体不好,多种20几年的老病(胃病、咳嗽、偏头痛、高血压、眼底血管硬化)药吃了不少,没有效果。后来听别人说学法轮功的人很多,特别神奇,我找了一张法轮功简介,看后感觉很好,没过几天,我参加了师父在济南第二次讲法班,我认真听,按师父的要求做,第四天我就一身轻松,在我的身体上真正感到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从那时起,我就下定决心,坚修到底,跟师父回家。1994年底我又带着丈夫、女儿参加了广州第五次师父讲法班。时刻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我们都在大法中受益。

1999年7.20,恶党江××开始公开镇压迫害法轮功,铺天盖地的邪恶诽谤、攻击与关押。当时我想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我百思不得其解。后来好多大法弟子被叫到办事处,看诽谤师父的录像片,当时我就知道这些都是假的,就是不让这诽谤片進入我的大脑中,就背师父的法。放完后每个人被要求谈认识,他们做记录。每个大法弟子都谈了自己亲身受益的经过,要求向上级反映真实情况。

记得有一次签名说上互联网,我和丈夫坦然的签了,事后我害怕了,想这要叫公安局知道问我怎么办,这念头一出,我想不对,我又没做坏事,怕啥!

2000年10月4日,我们10名同修分别去北京证实法,回来后被非法关押办事处、派出所和各单位,遭到非法审讯。有的同修被打骂、罚站。那时我也不敢讲真象,我知道自己还是有怕心。有同修说××丈夫写的揭批矿上打印让抄(都不愿意抄),我知道了我就把他写的诽谤大法的不实情况,和在镇压之前,全国的洪传形势及海外的洪传都写了出来,堂堂正正的交给了派出所。

2001年1月16日,我和两名同修被骗到派出所,被扣留在派出所不让回家了,说给我们办所谓“学习班”,我们不配合,几个恶警把我们强行塞入车,送往古冶区拘留所。拘留所非法关押了19个人,说该过年了怕我们去北京,以办学习班为借口非法关押,2月1日无条件释放回家。

2001年4月24日,我和一名男同修被非法劳教,我被劫持到开平劳教所,他被劫持到荷花坑劳教所。我俩齐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师父说了算。结果我俩都因高血压,劳教所没收。回来时心中暗自有点欢喜心。结果没让回家在派出所非法关押80天。7月21日又送古冶看守所,13日,9名大法弟子游街,我们不配合戴手铐都挨了恶警的打,一位60多岁的老太太的腿被踢拐了,还有一位同修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拳打脚踢,按住头用胶带把嘴给粘上了。

2001年7月18日,我与其他五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劳教。到劳教所,邪悟的人监视我,他们两个小时换班不让我们睡觉,讲的都是邪悟的话。我不听,不让它们打入我的脑子里,心中就是坚修大法心不动,对着它们心里发正念。经过半天一宿的时间,第二天我哭了,来劳教所之前我还发正念,要求无罪释放大法弟子,还想把外面的正法形势转告她们,一到劳教所看到的是这种情况,我很伤心。晚上又换了两个邪悟的人对我强制洗脑。由于自己学法不深,被人心带动了情,走向了反面。当天晚上我就做梦,梦到三棵树,两棵根深叶茂,一棵枯死了,醒来心里很不安,知道是师父点化,因为我们姐仨都修炼,都被非法抓了,就我掉下去了。

当我悟到之后,找到队长,要昨天写的,队长一听很急的说,那说明不了啥,只是个形式,但我还是没有放下人心,没有写声明,但我不配合任何洗脑。我本没有心脏病,在精神的迫害下,睡不着觉,大口喘气,加上眩晕,2001年12月12日,被保外就医。

回来后,我主动的找同修切磋,又重新的走進正法修炼的行列,并上网声明在劳教所里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

2002年12月30日,丈夫赵英奇被唐山荷花坑劳教所迫害致死。在痛苦中,我选择了清醒,向世人、街坊、朋友讲真象,我按师父的法理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要求自己。有人问我,你受多大压力精神不垮,我说:“我心中有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