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凌源市国保大队付延龄以权谋私、残害善良

【明慧网2005年5月17日】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中共江××出于个人妒嫉,利用其特权,近六年的时间里,利用中共在半个多世纪以来积累的压制民众的专政工具和恶毒手段,对数以千万计的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进行群体灭绝的迫害。

辽宁凌源市公、检、法的一些不法之徒见钱眼开、有恃无恐、紧随其后,他们丧尽良知,践踏法律,夜闯民宅、强抢民财,对修炼人家属敲诈勒索,使用黑社会的手段恐吓威胁合法公民,主动参与迫害本市的法轮功学员。在2005年4.25之前,凌源市一些政府官员在企图对大法弟子进行又一轮迫害的会议中,总结过去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情况时宣布:凌源市六年来非法对大法弟子判刑40人、非法劳教400人、非法拘留3500人次。

付延龄,现任国保大队队长,五十岁左右,家住凌钢西区。六年来,参与了近乎对所有被非法判刑、劳教、拘留的大法弟子的迫害,绝大多数被非法判刑、劳教的大法弟子都是他着手办理的。而且,他亲自带队绑架大法弟子,对大法弟子进行非法抄家、勒索罚款、逼迫签字、强制洗脑、动手打人等等,在参与迫害过程中聚敛钱财,心狠手辣,干尽了卑劣勾当。下面是付延龄残害善良的部份犯罪事实:

大法弟子吴元、倪淑芹被大北监狱迫害致死,于秀春被马三家教养院迫害致死,王乐被朝阳教养院迫害致死,都和付延龄有直接的关系,他们都是被付延龄送入监狱的。64岁的河坎子女大法弟子倪淑芹,2002年3月3日被非法抓捕,之后被非法判刑,四次被强行送往大北监狱,因在看守所长期饱受折磨,身体状况非常不好,在这种情况下,大北监狱三次拒收,第四次于2002年10月终于把老人关入了大北监狱。在大北监狱被迫害一年后骨瘦如柴,身体非常虚弱,狱方因怕担责任而允许保外就医,最终因迫害含冤离世。她的老伴季文早在1999年10月就因被威胁、强迫写保证、抓捕后遭受肉体与精神上的严重摧残而导致旧病复发含冤离世。就这样,老两口只因为修炼“真善忍”做好人而双双被害死了。

北卢中学教师吴元被付延龄带人绑架时,80岁的老母亲正在病中打着吊瓶,眼见儿子被付延龄等强盗般的一伙人抓走,忧愤难当,含恨长辞而去。42岁的吴元被非法关入大北监狱,直到在大北监狱被迫害致死,也不知道他的老母亲已先他而去了。只剩下妻子带着两个未成年孩子艰难度日,饱受亲人含冤而去的悲伤和苦楚。

沟门子大法弟子程玲在凌源市第二看守所被非法拘留四个月,不久又被劳教,当时年仅十七岁,更残酷的是:在马三家劳教两年后回来不久又被判刑7年,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大北监狱,她的母亲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其父亲及姐姐也都曾被非法劳教和遭受多次绑架、拘留迫害。

二十出头的大法弟子杜卫峰,两次被不法人员送往朝阳教养院、四次被非法拘留,历尽精神与肉体上的双重摧残,承受能力超越极限,被迫害致精神病。父亲杜国明两次被送往朝阳教养院关押共计四年,母亲承受不住这种打击悲愤成疾,抑郁而终。

另据对部份大法弟子的不完全统计,付延龄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向大法弟子勒索钱财4万余元人民币;据一位不愿留姓名的知情者吐露:付延龄曾经赤裸裸的向一位大法弟子家属一次性索要手机四部,每部价值2000多元,总价值近万元,当然他也不愿说出那位大法弟子家属姓名了;在收缴所谓的保证金或罚款中,有的不开收据,或仅给白条子,还不知道贪污多少钱;又有多少大法弟子家属害怕报复而从不敢提走关系、托后门、送礼花了多少钱;有位大法弟子被非法抓后,公安人员提审时恐吓他,说要给他判刑3年到7年,在那种重压下,精神受到严重创伤,短短的日子里,头发几乎白了一半儿。他的弟弟为了把他赎出来,无奈支出了他家里的存款,托门子、找关系、请吃饭、送礼、送现金,花尽了十一万一千七百元,在凌源市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七个多月的他终于被救出来。详细的情况,具体的给谁多少钱,他的弟弟至今也不敢说出来,这十一万多元的钱就这样没了踪影,给他家的生活造成了极大的困难。

付延龄在迫害法轮功这条路上,就象当年文化大革命中的造反派头目一样,越陷越深。在大法洪传世界的今天,在全世界所有善良人都明白真象的今天,在邪恶之首被纷纷起诉的今天,在人们都认清了中共恶党邪灵本质而纷纷退党、出现了百万退党大潮、恶党已走向没落将要被神清算的今天,付延龄依旧不思悔改、执法犯法、助纣为虐,于4月23日带一帮随从窜到佛爷洞乡,闯入大法弟子徐国华家中,疯狂的绑架了徐国华、高风云、王桂荣、李玉华等七位大法弟子,把他们关入了看守所。除了两位大法弟子被放回外,15天后把其余的五位大法弟子投入了劳动教养院,后来王桂荣因身体状况在教养院拒收的情况下于5月11日被释放。

付延龄对大法弟子--这些修炼“真善忍”的好人的迫害,罄竹难书。他使多少家庭妻离子散甚至家破人亡,使多少家庭生离死别,使多少人下岗、失业,使多少学生被迫失学,使多少人生活步入困境,缺米少面、缺衣少穿,生活艰难。有的家庭只剩下一个孩子,无法生活;有的被非法判刑不知下落;有的被迫流离失所;有多少人承受着精神上的压力与痛苦,肉体上的伤害与摧残,经济上的直接、间接损失。正常的工作、生活秩序被破坏;公民应有的基本权利被剥夺;法律、人权肆无忌惮的被践踏。迫害给家庭、亲朋好友带来的恐惧、担心等精神上的压力与痛苦和伤害,更是难以言表。

凌源的广大父老乡亲,你们知道:所有大法弟子都因修大法而身心受益,家庭和睦,在社会上做一个好人,对家庭、国家、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而这样的人群却被迫害,照这样下去人类的良知、正义、道德将真的荡然无存。而参与迫害者利用迫害大法捞取政治资本,聚敛钱财,贪污受贿,吃喝嫖赌,做尽坏事,以牺牲别人的一切为代价满足自己为私的欲望,却逍遥法外,他们才是真正犯罪者。有道是:三尺头上有神灵,不是恶不报,时间已来到。现在迫害大法的恶人遭恶报的事例在全国各地已大量出现,国际互联网上已大量刊载。

让我们看看历史的教训吧:当年迫害无辜犹太人的纳粹罪犯,并没有因其执行元首希特勒的命令而可免于法律的制裁,全球追捕纳粹罪犯的正义行动迄今仍在进行着。 从“文革”中走过来的人都知道:1976年打倒四人帮以后,中央对“三种人”进行了内部清查。在追查之前,1977年5月19日,属军管的原北京公安局长刘传新自知罪大难逃,事先畏惧自杀。……冤案总有平反昭雪的那一天,谎言终究不会长久。一切做恶的人必然会受到正义的审判和历史的淘汰。不要忘记“邪不压正”的古训,“善恶有报”的天理。千万不要因为自己一时的不理智铸下大错,给自己留下永远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