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清真象证实法的一些体会


【明慧网2005年4月28日】

转辗五千载,只缘为法来,
今朝已得法,精進心不改。
史前的誓约,摆在了眼前,
人们等着我,人们等着你,
快快唤醒他,随师把家还。

五年多的证法路已经走过,从起起伏伏到理智智慧,写出来真诚的与同修交流,愿我们这个整体更加成熟,做得更好。

九八年的冬天,三九的第一天,太寒冷了,冷得让我的心发颤,这是我第一次出去炼功,从那以后,我真正的走上了修炼这条路。那时只是在学法,看到老弟子学法那么长时间,自己真心的想要赶上来。在与大家大约三个月的学法交流修炼中,为我在今天能够走过来打下了基础。师父的法是我越来越坚定、越来心里越明白的根本。

九九年7-20刚开始,我不知道怎么证实法,还没有个人修炼、正法修炼这样具体的概念,但法轮大法好,深深的印在了我的心里。有一天,我和爱人刚走到楼梯口,派出所的片警叫住了我,要我的大法书,我心想书是我的,一正压百邪,当时就委婉的回绝了他,从那以后,他们没再找过我。今天想来,那也是我第一次不配合邪恶证实法。后来街道来找我,当时用了人心、人的观念对待,说了做了不符合修炼人标准的言行,走了弯路。以后的一年,我停下来了,很徘徊,心里放不下,在心中常常背“论语”,想一正压百邪。是师父慈悲啊,有经文了,同修找到了我,开始明确知道证实法了。在此我严正声明,那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我继续坚定的修炼法轮大法,补上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有一次,半夜十一点多去证实法,没有资料,用粉笔在楼梯口的墙壁上写“法轮大法好”,做了一段时间,有的同修提出不太美观,就停下来了。去年有一天,我手里没有印好的真象资料了,我想到了师父《论语》中的一句话“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我的心豁然开朗,我想人们上下楼都看着“法轮大法好”,无形中也在去除他们脑中那些不好的东西啊。我又继续用笔在墙壁上写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善待大法有平安”、“全球公审江××”,用这样的简短的话向人们证实法。

有时也用寄语的方式邮寄真象资料,有打印好的资料就直接装,偶尔用完了就自己把明慧周刊上的摘抄下来,做成真象资料,再用印纸一次写几份做。有时在周围发真象资料、证实法也是这样,始终让自己有资料,讲真象证实法。有时也当面向人们讲真象、证实法。有一次下班,我正骑车前行,看到一个年岁大的老人,花白的头发,背着一背柴,腰快弯成九十度了,我骑过去又停了下来,到老人面前说放我车上吧,老人说不用,我快到了,真是好人啊!我说这是我们师父叫我这样做的,你记住“法轮大法好”,老人激动得快流出了泪,我心里明白人们是多想得法啊,都在等着呢。

这几年虽然走得起起伏伏,跌跌撞撞的那么不稳,但不管风里、雨里、雪里,我真想走好师父给安排的证实法的路。下面是我对待思想业力、“病业”、怕心的经历。

一、战胜思想业力的干扰

有一次,我正在工作中,满脑子翻江倒海,具体的话忘了,都是那些不敬师不敬法、我不能修炼了等坏的思想念头,使人的脑海混沌一片,来势是那么的猛烈,真有要压垮、打倒我的阵势。我手在工作,思想没停,分辨着这些,怎么会这样。我得法晚,有一次学到主意识要强,心一定要正,我想我一定要记住我是一个炼功人。今天我心中有法,我分清那些不是我,思想清晰,坚定的认清了他们对我的干扰。

刚开始发正念压不住这些坏思想念头,我求师尊加持我,我是师父的弟子,那些不好的念头不是我,我不要。清除自己思想中不好的念头、观念和业力及外来干扰、就这样想它们死;默念着正法口诀,不断的发出正念,铲除它们,否定它们,坚定着自己。这样过了一阵儿,它们不象开始那样猖狂了,我能稳住神了。我仍然持续的发正念,铲除着它们,慢慢的它们越来越弱了。就这样请师尊加持我,清理自己,一直持续了三个小时左右。

我回到家继续发正念。第二天醒来,头脑更加清爽,心也舒畅,在师尊的呵护下,我战胜了邪恶的思想业力的干扰。

二、正念对待“病业”的观念

我自己出现腰腿的痛已有三年了,当时就是心性太低,把这混同于常人的扭了一下,被常人的观念带动。那段时间的炼功,连第一套功法做下来都是大汗满身,奇痛难忍,可是这背后隐藏的体察体悟的有求之心,并没有悟到,心性始终没有提高上来。前一段时间学法师父讲法中有这样一段话:“你不舒服的原因主要是你老是害怕自己身体得什么病,其实在身体里头都出了那么强烈的东西,出的都是功,都是功能,还有许多生命体。要动的话,你会感觉到身体发痒、痛、难受等等,末梢神经感觉也很灵敏,各种状态都会出现。只要你的身体没被高能量物质转变之前,都有这种感觉的,本来是好事。作为一个修炼人,你老认为自己是个常人,老认为是有病,那怎么炼?我们炼功中来了劫难的时候,你还把自己当做常人,我说你的心性那个时候就掉到常人那儿去了。就在这一个问题上,最起码你掉到常人那个层次上去了。”(《转法轮》

这段话让我茅塞顿开,我们修炼这么长时间了,在迫害中证实大法,已经走过五年多了,当初的新学员现在也是老弟子了,我们是炼功人呀,个人修炼的过程早已走过,这些不正是通过常人的形式,检验我们对法的正信正念吗?只有找出我们真正执著的人心、人的观念,铲除干扰我们对大法正信正念的一切因素,在法上真正提高上来,破除人的观念,才能走正。修炼是严肃的,这么长时间才悟到这根本的执著,原因就是平时学法炼功少,没有静心学法呀。

三、去掉“怕”的干扰

前一段时间,通过学师父的新经文“向世间转轮”和“不是搞政治”,我明白了我在修炼中,总是一个怕的心去掉了又出来其它怕的念头,认清是旧势力利用共产邪灵在干扰、迫害着我们。有的昔日功友走不出来,这其中的怕正源于邪灵的干扰,藏着的是为我的人心呀,人的观念。怕警察,他们也是被共产邪灵干扰控制、毒害的世人,也是需要救度的人。法理明白了,我就发正念铲除共产邪灵,平时出现不正的念头就发正念,怕的也越来越少,越来越小。写到这儿,新的明慧周刊来了,我看后觉得自己误到哪儿没走出来,还找不出来,当天夜里起来要炼功,一股隐隐约约的念头又在我心里出现,怕我爱人知道的念头出来了,这几年它一直干扰着我,这次我没有放过它,我回到屋,躺在床上要把它搞明白,我怕它什么,我是修大法的,是大法弟子。白天和同修交流,同修提醒我,师父说过“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

在大法遭受迫害前,我炼功他也没说过什么。在迫害发生后,因为我炼功,我爱人隔段时间就和我闹一通。有一次同修来电话有经文,他也在家听到了,不让我出来,我心里想不能让同修等那么长时间,我就找了一个理由要出去,正要推门时,他在那大声的叫,你要出去就别回来了,离婚。我还是毅然的离开了家,把经文取了回来,一進屋那刺耳的声音就传来,滚,滚,滚,收拾你的东西走吧!闹得不可开交要离婚,闹完后我想我跟他离婚行,可是真要这样在他心里的这个结,真会让他不能得救了,这不行啊,我不是常人啊,我就用孩子为借口平息了离婚风波。

在这几年中,我在家里学法修炼突破得慢,从偷偷的学法炼功,到他知道我学法炼功,从偷偷的佩戴法轮章到他天天看见也不说了,从他反对到他自己说出你说的我心里都明白。前一段时间学习新经文,我终于明白,他反对是受共产邪灵文化的干扰,我出现这不正的念头,也是共产邪灵毒素在我这没有清除干净。我不要它们,就坐起来发正念,铲除共产邪灵毒素对我和世人的干扰,让它们全部灭尽。我在此也严正声明退出共产邪灵的一切组织(少先队组织,共青团组织,共产党组织),彻底铲除共产邪灵及它的文化观念对我的一切干扰,让它们全部灭尽。(三退声明将在大纪元发表)

在讲真象证实法中,同时也修炼了我,法理越来越明,心里也越来越知道怎么做,也更加坚定了我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是在证实法而不是证实自己,证实法的过程也是去掉为私为我的过程,也是全部溶于法中的过程。我是师父的大法弟子,就按着师父安排的路走,走到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