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一位亲人的信


【明慧网2005年5月2日】  

表妹:

世俗人生如同海水泛起的泡沫,随起随灭。人群生态与生存目地是一个复杂的课题,为了探求文化精髓,把握文明流变的程序,我曾“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的选择因之而充满理性。

但人与人是不同的,一个人的人生经验和心路历程不能完全被别人理解。面对不同的对象,“诗无达诂”甚至根本无法诠释,所在多有。何况,世人在权力话语系统有意的安排教育下,往往只顾眼前,不及长远;并且偏执肤浅,疏于自省。

这常常形成一种尴尬的冲突,可鄙而又可悲。劳教所某管教,教师改行,研究生,被安排来“教育”我时开口就是:“我原搞自然科学,现转向社会科学,知道的比你们多,什么问题都可给你解答。”狂妄源于无知,我理解他,但已失去了对话的可能性。共产党御制的理论体系把它的知识分子灌输成了真正的文盲,这位研究生侈谈“科学”一通后仍把“辩证唯物主义”归结为解决一切问题的万能钥匙。另一管教大队长,大学生,叫嚣:“法轮功算什么?谁说的有《共产党宣言》那么好,我就信他!”我当时想:“这还不用说法轮功的高深理论,只是初唐骆宾王的一篇《讨武曌檄》,就足以将《共产党宣言》变成手纸!”但这话没有出口,因为涉及到传统文化和党文化的天渊之别,对牛弹琴,意义何在?

不说,但不能不想,不能不因想而感慨!中国人在数十年的愚民政策中已经被强势“洗脑”,不知“党”不等于“国”,不知“辩证唯物”之外还有其它哲学。从而顺理成章的接受了他们的宣传,认为我们被法轮功“洗脑”了,实在令人啼笑皆非!面对这种完全错位甚至颠倒的指责,我理解了过去的佛为什么“不可说”。

当然,真有头脑的人是“洗”不了的。有位作家说:“现代人常常低估了古人的智能,一些宣传长期以来虚构和歪曲历史,满足现代人的自我虚荣。”可悲的是,在这种虚构和歪曲的宣传下,缺乏思想的人真以为现在“形势一片大好”,“比任何一个朝代都繁荣”!

这样,粉饰太平者的目地即已达到。因为大家都沉浸在“革命成功,生活小康”的假象中,歌功颂德唯恐不及;即使看到了腐化堕落、危机重重,也表现麻木,失去传统精神的极端自利思想,使其觉得就算社会崩溃了,那也是别人或后人的事,只要我没事就行!

当权者要的就是这种麻木,有了人民群众的这种麻木,不管腐败到什么程度,它的政权都稳如泰山!

但我无法想象这样一种逻辑会在一个正常人的思想上得以成立:“你社会要腐败就腐败,要完蛋就完蛋,不用我们去管!”难道你不是生活在这个社会上?不是社会的一员?社会完蛋了你还能置身事外?在这个社会完蛋的过程中你扮演什么角色?

造成这种自相矛盾的想法的原因其实很简单,是他想象不出“社会完蛋”后是什么景象。以“无神论”为中心的“唯物主义”教育使人们对许多简单问题失去了起码的理解力和判断力。在一个人的理智上,有无正信是完全不同的。一位诗人把当今主流文化称为“沙漠文化”,当年我理解得不那么深刻;后来因“自学考试”的需要而研读所谓“马克思主义”,才理解“沙漠”怎会与“文化”扯在一起,这种明明漏洞百出、狭隘愚昧的歪理邪说竟被奉为圭臬,并不断地添油加醋“发展充实”,以之治国理民,能不祸国殃民吗?那时,我便确定了共产党是世间最大的邪教,即使暂时当当“走资派”而使“一部份人先富起来”,然“朱门洒肉臭,路有冻死骨”,生存和享乐既已无可选择地成为两种极端原则,社会整体道德的沦丧便势所必然。多少人穷奢极欲、挥霍无度,又有多少人狗急跳墙、铤而走险……。本质上的东西不变,问题只有越来越大,最终只有崩溃!

当然,如果仅仅生活在父兄营构好的温室之中,对社会缺乏真正深入的体验,感受是不那么一样。比如你嫂嫂,说我去坐牢后“见了世面”,一个本来连家乡的歌厅酒吧里妓女充斥都不知道也不相信的人,被共产党一拳头加一馒头就甘愿充当帮凶的人,我想不出她究竟见了多大的“世面”!

我们对政治、政权毫无兴趣,也不想鼓动别人“搞政治”,只是涉及切身问题,遭到无理迫害,不能不说。人不治天治,这是天理,也是历史的必然。你们是我的亲人,这是缘份,是神定的,我对你们一无所图,说什么都是为你们好!伯伯、伯娘当初反对大法,反对造就宇宙一切生命因素(包括所有人自己)的根本法理,神佛对他们進行了警戒,这一点,他们在一开始遭难时即已醒悟。

你认为我们的行为给你们带来痛苦。首先,你们的痛苦不是我们带来的,是共产党的暴政强加给你们的;其次,你们再痛苦也无法和我们在监狱、劳教所承受的痛苦相比!而这难道仅仅是为了我们自己吗?

我不久前做了个梦,说你哥承受不住来自亲人的压力,估计已被“转化”。他过去是有走极端的倾向,不能方方面面的圆容,有些问题处理不善。但在本质上,他是按照神的标准不断净化自己的好人,在本来已够残酷的迫害中,任何要他“转化”而施加的压力都是助纣为虐、雪上加霜!他“转化”了,你们暂时“轻松”了,可是你知道对他来说“转化”意味着什么?将来神会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你和你嫂上次对我说的话都是共产党教给你们的,我在劳教所早已听得耳朵起老茧。你认为我回答不出吧?其实你根本没想听我回答,你们把场子包了,不允许我插话,这样做对你们也有害无益。但我扪心自问,由于个人精力有限和生活道路的自然分歧,我对你们是关心不够的,没有尽到兄长的责任,加大了误解与隔膜,表妹,你能原谅我么?

代问全家好!

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