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征文〗成长中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威严


【明慧网2005年5月20日】我现在正在中国大陆的一所大学读书,是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那时我刚刚小学毕业,直到现在很多周围的同学都说羡慕我的无忧无虑而乐观的性格。正是每一位大法修炼者所共有的纯善与正直和不断修炼自我的高尚的内心让周围的人无不感动和折服。

风雨兼程,大法伴随我到大学,一次次的有惊无险,大法所带给世人的福音与伟大,我想应该把他记录下来,让后人敬仰……以下所讲述的是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的故事。

大法让我原本多病和饱受风霜而几近崩溃的母亲从新走上了希望之路,她的变化无不触动着身边的每一个人,而我的变化也让身边的人刮目相看。因此我对大法坚信不移,我对师尊感激不尽。当我们沐浴在大法的慈悲和纯正的修炼氛围中时,噩梦般的镇压开始了。它的降临毁掉了我们原本幸福的家庭。面对铺天盖地的对大法的迫害,我们始终都没有动摇过,依旧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然而这么好的大法这般让人践踏与迫害,一个被大法拯救的生命怎能坐视不管,当时我们非常肯定是政府搞错了,只要去澄清事实就会还大法清白。于是我和妈妈在地方写信上访无门的情况下冲破种种阻力踏上了去北京上访的征程,孰知去北京上访却被截被抓,我们才明白不是政府搞错了而是他们就是要“铲除”法轮功,没有理由。那时警察也麻木不仁的说:“我们知道你们是好人,可是上面有令,抓法轮功。”“我们是共产党的狗。”(在北京看管我的一个公安政保处的处长这么说的),他们并对手无寸铁的善良而真诚并敢于说真话的修炼者大打出手。这一切彻底让我看清了所谓“文明警察”、“文明社会”、“一切为人民”的假面具,尽管这样,我们仍然真诚的待他们,因为我们修的是“真、善、忍” !我对警察说道:我去北京就想说三句话:一是法轮大法是正法,二是,还我师父清白,三是,无条件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大法弟子。当时我虽然年龄很小,但一身正气,没有丝毫的怕心,我知道这来源于师尊的呵护。

因为师尊替我们承受了本质上的东西,所以我回地方后就被父亲带回家。可是这一回家,家里已经搞的天翻地覆了,亲人们都围攻我,指着鼻子骂我们,说我们给这个家族抹黑了。母亲被拘留期间,在家里我成了重点教育对象。由于我在家里也始终坚持认为大法好,而且我在北京给中央写的上访信退到了学校,所以来自家庭、学校的压力很大。家里亲人的殴打、辱骂与哭天喊地的说“不孝,没有良心”等等真是像天塌了一般,每天都感觉天都是黑的,喘息都困难。有一次爸爸竟拿刀威逼我,(事先我已在梦中看到过这一情景)我就悲壮的一动不动的站在那,没有害怕,结果刀从我的身上滑落下来掉到地板上,并没有伤害到我。当时有一段时间里学校领导和老师几乎每天都找我谈话,言语间都夹杂着极端讽刺与侮辱。因为压力太大,母亲又不在家,到了晚上我就偷偷的独自哭泣,几乎每天都哭成泪人。

尽管这样,说也奇怪,对大法的坚定令我都感到震惊,无论怎么恐吓与威逼都不动摇,我面对围上来的老师感觉自己很高大,且振振有辞,学校老师们感到说不过我。我在学校始终保持着修炼者的风范,因为大法修炼者的实际行动正是戳穿谎言的最有力的证据,其实这不正是大法的威力吗?然而在一次次坚定下结果都是有惊无险,在其中所体会到的大法的神奇与保护真是无法言表!

当时正面临中考,学习任务很重,然而我在那种环境下学习成绩依然名列前茅,有一次的英语考试课,因为我被校领导叫去谈话,压了半堂课,我在仅剩的半堂课里,超常发挥,把所有的考试题答得既快又准确,竟打了100分。这一切也是给校领导和老师们的一个真实的见证。尽管下课时课任老师们经常找我谈话说:学习这么好、品德优良,怎么会炼法轮功?每当这时我都会告诉他们正因为修炼法轮功,所以才有现在的我。

有一次,学校搞诽谤大法的万人签名活动。在被骗到现场的情况下我暗自下定决心不签!这时电视台的记者也来了,主席台的位置上(也就是我的正前方)校长和旁边的一个警察说着什么,并一直看着我,眼神中放射着杀气,我心想:我没有做错,说真话没错。因此也正视他的眼神,并不断的发正念,过了一会他转过脸去了,当时我对周围的同学说:“那个警察一直在看我,万一有什么事的话请你们不要害怕。”没想到话音刚落同学们争着挡在我的面前,并示意让我回避。这一举动让我好感动。那天我没有签名,因此被几个老师围攻,非签不可,不签就是不让走。我索性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并发正念让摄像机照不到我。签名的队伍一排一排的从我身边走过。过了一会那些老师们无奈的对我说“不签就赶紧走,别杵在这儿。”就这样又是一场有惊无险。

在毕业考试那天校领导再次找我谈话,他们想用毕业证书威逼我。在此刻我发现对他们已无话可说了。他们问了一些家常,我都拒绝说道:“我不想说!”他们让我再谈一些认识,并表示不表态不许走。没什么好说的了,不想回答他们任何一个问题,我静静的坐在那不语。过了好些时间她们再次无奈的说道:“好了你走吧。”在走出校门的那一霎那,我无比的轻松。

步入高中一切似乎获得了新生,大法不仅圆容着我,还圆容着我的家庭,虽然家庭已破裂,然而在其中母亲所表现出的大法弟子的风范给了我很大的鼓励,亲人无不对母亲赞不绝口,环境已开始改变了,天空也晴朗了、透明了。

有一次,我们学校把我们的档案弄丢了,班主任老师叫我们回母校从新得到老师的评语和印章。这一天我发了一上午的正念,到了母校刚好碰到班主任老师,老师见到我后非常高兴,马上给我写了评语,接下来是校领导的评语和盖印章。校领导看到我后也很高兴,刚要写评语时突然问我“还炼吗?”我嘿嘿一笑没有回答。这时突然来了好几个传呼一直 BB响个不停,我就拿出传呼机不停的查看,校领导便不再说什么写下评语后盖上了印章。评语中没有一句法轮功的话,而且评语还很好,师尊再一次保护了我。

就这样,我在师尊的呵护下,在全新的环境中,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理智、智慧的做好作为大法弟子此时应该做的三件事。更值得庆幸的是,到了高中,很多同学都成了大法弟子,从初中一直要好的几个朋友都已步入修炼,其中一人我为她讲了5年的真象,不厌烦,不嫌弃只想为她好。想不到,有一天师尊的法身巧妙的安排她走入大法中来,我们每一个人都在感受着大法的神奇与伟大和师尊的慈悲苦度,都在各自发挥着正法弟子的作用。在她们身上展现的奇迹和智慧给了我极大的震撼。而如今每个人也都扮演着不同的角色讲清真象,救度世人。尽管有过坎坷、有过失落、犯过错误、走过极端,但在各自修炼的道路上都坚定着。我也顺利步入了大学,又认识了很多很多的朋友,每一个身边认识的人都是讲清真象的对象。

我们还走访了幼儿园、小学、初中、大学时的老师,向他(她)们讲大法真象,有的直接讲,有的以第三者的角度讲,我们每一个人的变化,老师们无不感到惊叹,因为除了准备要出国的和正准备考大学的以外全部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大学,其中还有老师心目中的混子、老大难。我的外表变化很大,都说变白了、长俊了、体态好看了,有的老师甚至感到不可思议,问来问去,最后不得不承认法轮功太神了。我初中时的老师说我具备现代大学生的风貌,还肯定的说我走的很正,希望法轮功早些平反。

还有一件事值得一提。我没有入团,因为这场迫害让我对邪党早已有了明确的认识,我不会做它的一员,但这在中国很难做到,到了高中后学校要求全部写“入团申请书”,不写挨个问你原因,可没人问过我,大家根本想不到我似的,到了大学,学校要重点培养我入党,可我只说一句“不想入!”老师就答应了。

最近学习了师尊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的一段法:“所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邪恶看着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长时间鼓掌)”

我的成长过程见证了师尊讲的“就这么正信的一念”的威力,我的成长过程中浸透了师尊的慈悲与苦度,我会珍惜这千载难逢的仅有的一次机缘,做无愧于师尊、无愧于众生、无愧于自己的合格的大法徒。

最后我想借此机会代表我的母亲和我身边的几个同修祝师尊的五十四岁华诞及世界法轮大法日。双手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