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集中营非法奴役和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明慧网2005年5月20日】2004年秋以来,邪恶马三家集中营的恶警本性不改,人性尽失,利用谎言、暴力和酷刑,继续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

一.非人奴役

马三家集中营非法利用法轮功学员的劳力制作奴工产品,种类繁多,加时加点。例如,制作出口工艺品、做口杯贴花,有时逼迫加班到晚上11点;编马连垛绳,更是不分早晚的干;编工艺小网(中间带贝壳),常常中午不休息。

2004年秋,还强迫学员到农田大地里扒玉米。从早干到晚,到天黑看不见才允许收工。有一天中午已开饭了,恶警张卓慧仍逼大家扒玉米。别的分队吃完饭,才让我们吃,有人累的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了……

那个时期吃饭必须站四列纵队,到食堂门口必须唱“严守纪律歌”,完后才让進食堂吃饭。

恶警常常突然搜身,翻包,有时晚上都睡下了,还翻床搜身……有一次,拿录像机来,床、被、褥、包所有衣物翻开,把能写字的笔、本全搜走,有人在胳膊上写的洪吟拿不走,也给录像,为此很多人被“加期”、“处分”等。

二.组建严管室,加重迫害

马三家恶警把二大队做试点,重新组建成五个分队,其中五分队实为严管队,就是“禁闭队”。

12月28日严管队又组建两个严管室,四十多个曾被马三家严酷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被关進严管室,成为马三家残酷迫害法轮功的见证人。他们是:仲淑娟(2002年底在小号被关了九天,被上“老虎凳”,手脚都不能动了,花了几千元医疗费,有收据作证)、崔亚宁(现正被非法超期关押)、张秀玲(几经电棍、捆绑、打、吊)、米艳丽(二次被抓来马三家,因为喊“大法好,我师父没罪”被拖進小号,被迫害至无法正常進食)、尹丽萍(多次進马三家被迫害,精神近崩溃,生活不能自理)、王玲(已经经历几个监狱折磨)、曲淑霞(三次被非法抓進监狱迫害)、丘丽(只为说句真话,逐级上访,在北京被非法抓捕,被送進精神病院迫害,花一万元才赎回,却再次被骗進马三家)、腾××(被非法抓進监狱,被迫害至吐血,至今生活不能自理的)、黄淑(2001年得法,二次被抓進马三家的)、丁璐(多次被马三家迫害的文静的医生)、周华(被恶警骗走三万元,到监狱看望被非法关押的同是大法弟子丈夫时,因说句公道话而被抓)、乔虹(正在岗位上工作时,被骗進马三家)、姜春霞(从沈阳监狱转来,二次進马三家)、周玉芝(姊妹几人都在马三家被迫害)、信淑华(在小号被折磨不能正常走路)、还有……

下面的几个日子记述了严管队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1月1日,有坐班记录可查,严管队中,90%法轮功学员开始绝食。白天,严管队三个警察(走廊、每室各一个)从早到晚强迫我们坐小凳,不管我们岁数大小。稍不顺眼就骂骂咧咧,脚踢手扯是常事。对超过八天绝食的,恶警们拖架到没人住的室坐班,四防帮助按着,用一个胶管、两个针管(没消毒)灌玉米糊加开水,灌一次30元。常把人从室内叫出去搜身或呵斥,还有拖走戴手铐不让睡觉。如有出声背法的就铐上手铐捂着嘴往小号里拖。有的被这场面惊得精神失常似的狂哭……场面惨不忍睹。

中国传统新年前更疯狂,每个大队都有被戴手铐用车拉走的,说是送大北。这时小号、一楼关押满满的人。从2005年元旦,每次开饭前,四个穿警服的男人,不带警牌,叼着烟卷,从楼里晃出来。如吃饭的队伍里有喊“法轮大法好”的,他们就恶狼一样的扑过去,往综合楼里拉拖,这场面苏境、王乃民(恶警头)常在跟前,都亲自动过手。中国传统新年期间更凶狠,每每我们去吃饭都看到一楼大厅,有四-五个这样叼着烟卷的人,从地上有不少的烟卷头,可以推断其他时间他们也在此。如果哪个房间里有喊“法轮大法好”的,他们就冲过去,可想其手段多恶劣。再后来,开饭时操场放大声广播,有人喊楼上也听不到了。但从厕所窗口经常看到从小号架回来的人。

3月31日马三家恶警把全所重新组建,狂叫着让大家在二楼走廊里,男女警察站在楼道铁门处,把身上、行李,一切东西翻完才放行。所有法轮功学员被分在三个楼层。4月1日,广播里恶警王乃民宣布:二楼:不准接见,吃粗粮,严管,不准打电话,其实连楼都不让出;三楼:粗细粮搭配,表现好了可以上楼…… 四楼:可以放假回家,可以提前释放,可以吃小灶。实际上,这全是诱惑和谎言而已。自去年四月宣布以来,没听说有一个说真话的到期回家。相反,却见被迫害得有气无力的学员被拖着往小号里送。前几天,我们从厕所窗子,看见王乃民亲自与三个男警拖着学员的一只手、脚往小号送,学员的头几乎拖地,后边跟着一个姓薛的女警。除了谎言以外,更多的是恫吓。我们看到提前2-8个月释放的王梅雪、苏丽芝、杨淑丽、杨景秋、孙梅玲、王玉维、李秋玲、田慧锦、张馥芝、姜春想等,都是帮恶警迫害大法弟子、诬陷师父、诬蔑大法、手上沾满大法弟子血的人。

三.各楼层迫害大法弟子的更多事实

现在二楼,非法关押106人,85%的法轮功学员在相继绝食,她们全不穿号服,不干恶警安排的奴工活,每天被野蛮灌食。有喊“法轮大法好”的,恶警就用黄胶带封上嘴,拖架到一楼铁门里。从厕所窗口,经常看到小车拉二层楼的学员去医院。

三楼,开始时近60%的法轮功学员不穿号衣,90%不干恶警安排的奴工活,恶警在室内打人似乎习惯了,有一女学员62岁(93年坐轮椅,98年得法不长时间就能走路),因不穿号服被拖至小屋两女警按着,一姓刘男警,用脚踢她的头…… 另一40多岁的学员,被拖出,用衣服包上头,恶警们对她拳打脚踢,强行给穿上号服。恶警们一个室、一个室强行给穿,有的待他们走后又脱下,第二天恶警们再强行给穿上,后用手铐、铁链子两人反锁一起……苏境恶警头子,有一次溜進来,有人问她,为什么这样迫害?她支吾躲掉。目前不穿号服,不让去食堂吃饭,更不让带回饭,实质就是不给饭吃,有几个室,每个室内都有4-5个学员反锁手铐的。

四楼,每天出操,大部份干活,也有不穿号服的,不干活的学员被送综合楼……

马三家接待室挂着什么警察条例……那都是供参观看的,事实上马三家有许多到期不放的,有许多超期关押的,有许多被迫害致残的…… 马三家的医生对马三家的邪恶更清楚,因很多学员生命垂危时,警察怕担责任,都请医生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