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写我身边的同修


【明慧网2005年5月21日】《明慧周刊》我每期必看,当看到同修遭到残酷的非人迫害时,我曾泪流满面;当看到同修在证实大法的路上那些可歌可泣、惊天动地的伟大壮举时,也想写点什么,看看身边的同修,他们有许多可贵之处,那就写写他们吧。

五十多岁的华姐在修炼前,多种疾病缠身,95年有缘修炼了法轮大法后,顽固的病魔都神奇般的离她而去,使她身体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她逢人就讲:“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是李老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99年7.20当大法遭到铺天盖地的迫害时,华姐和修炼的儿子一同到北京去证实大法,结果被邪恶关押了一个月。回来后各种迫害接踵而至。地方派出所私闯民宅,抄家、毁书、监控,街道也三天两头不断来骚扰,儿子被厂方开除了公职。华姐没有被邪恶压倒,更没有向邪恶妥协,没有放弃修炼,坚定的挺了过来,证实大法的步伐一直没停。没有真象资料自己制作,买来华光纸、双面胶、广告色,写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等横幅、标语,贴满了她居住的大街小巷的电线杆上、建筑物墙上,几年来一直未间断,今天被撕掉,明天贴上。她走到哪,真象讲到哪,她接触的每一个人都是她讲真象的对象,如市场买菜、超市购物、洗浴理发、邻里聊天,不放过每一次机会。去年八月,电业局的工人们在她家附近安装电路,那天骄阳似火,工人们在电线杆上高空作业,汗水湿透了他们的工作服,工人们叫苦连天,休息时,华姐自备了茶水、西瓜招待他们,华姐的善举也感动了他们,这时华姐就给他们讲大法真象,揭露邪恶的迫害,效果非常的好,他们其中不少人明白了真象,得到了救度。

一位年过七旬的老年同修,老伴已去世二年,虽有二儿一女都已成家,但是买断、下岗、无业,儿女们都全占了。为了不拖累儿女,老人自己过独居生活。三百多元钱的退休金是她生活的唯一来源,生活过得很拮据,大冬天里,脸上都冻得起了包,让人看了很是心疼,也舍不得多烧些煤,把节省下来的钱用在大法资料上。老人听说做真象资料需要钱,经常主动的一百元、二百元的交到大法资料点,她说:“我七十多岁了,讲真象、发放真象资料,不能象年轻人那样做得好,我很着急,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救人要紧,拿出这点钱多做几张真象资料,多救些人吧。”

另一位老年同修,看了大纪元社论《九评共产党》后,马上写了退党声明,交到了她所居住的社区,她认为自己入党时是在常人中入的,那就先在常人中声明退党。老人的举动在常人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人们议论纷纷,借此机会老人就给常人讲《九评共产党》内容,揭露共产党的邪恶本质。随后,她又写了一份网上退党声明,她是这样写的:“现在中国人道德低下,工人待岗失业,贫富悬殊,假货遍地,社会问题层出不穷。看了《九评》后我彻底的醒悟了,认清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是共产党邪灵给中国人民带来了这巨大的劫难,罪魁祸首原来是共产党,它造成了多少人间悲剧、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我必须与其彻底决裂,坚决退出。”

还有的同修,主动的承担起本地区的大法协调工作,有的负责资料的传发,有的不辞辛苦,四处奔波到农村去发放真象资料,讲真象,有的组织了学法小组,有的帮助不太精進的同修也能走出来讲真象。在资金、人力、物力等各方面,都是各尽所能,全身心投入,他们有时忙起来真是不分昼夜,晚上只能睡二、三个小时觉。

这就是我身边的同修,他们都默默无闻的做着救度众生的事,所做的远远超出了我写的这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