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证实法的路上


【明慧网2005年5月22日】我是1996年1月得法的弟子。得法时,师父的法理震撼着我,两天就看完一遍《转法轮》,通宵诵读,手不释卷,觉得太好了。在那个和平的日子里,自己觉得很幸福、快乐,志愿给炼功点买电视、单放机、租房子用来小组学法。我们整天沐浴在佛光里。可是由于我能看见一些和感觉到一些东西,有时候也被魔和旧势力干扰得很严重,每次都是师父用慈悲把我挽救,使我一步步归正。

自从1999年7.20以后,中共开始邪恶的迫害,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被破坏了,真的象天塌下来了一样,恐怖铺天盖地。我们去沈阳信访办上访,那时沈阳的大街小巷都戒严了,军车、荷枪实弹的警察到处都是,对大法学员大打出手,然后强行的拉上大客车送走,真是邪恶至极。听说10月份把法轮功定为×教组织,我们纷纷進京上访。我们市去的学员很多,然后我被单位办班后送教养院强行洗脑。我和另两个学员(一个现被非法关押在沈阳监狱城,一个已被迫害致死),背法、炼功,被邪恶的教养院恶警迫害,在水泥地双盘半天一宿,用电棍电,罚站,双手上举长时间不让放下来、暴打等。2000年春节前,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被无条件的释放回家。

2000年春节后,我又去北京上访,被拘留15天。在拘留所我们所有的大法弟子绝食、炼功、学法,被邪恶毒打,因为我绝食了8天就到期了,单位把我接回到社区继续迫害,又过2天看我不行了就把我送回家由单位的人员轮流看着。回家進食第三天邪恶就把我送到了邪恶的马三家教养院劳教一年。

在那里因为执著圆满,听信了邪恶的谎言而邪悟了。出来后,师父并没有放弃我,而是多次的让同修来帮助我,给我送新经文、明慧网资料,我一下就明白了,清醒过来了,觉得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立刻写了严正声明,宣布洗脑作废,坚定修炼,从新做起。我们一起发正念、发真象资料。后来我们一行9人去北京证实法,一路上师父帮助,同修们发正念,顺利的到达北京,在天安门发正念,在金水桥畔举起横幅,高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由于执著于回去上班,没和同修一起走,在去火车站地下通道的地铁站被恶警抓住。我绝食绝水后被当地接回拘留15天,在拘留所我不配合邪恶的任何命令、要求与指使,绝食绝水,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象,邪恶为了迫害我,3天就把我拉医院灌食,戴着手铐,恶警、犯人、医生、护士,七、八个人强行灌食,我坚决不配合邪恶,放下生死,在师父的加持下,邪恶两次都没有得逞,见证了大法的威力。后几天又灌食也灌不進去。到第13天又拉我去灌食迫害,我当时出现生命危险,邪恶让单位接人。第二天单位把我送回家。从这次我悟到,只要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大法弟子没有过不去的关。可是在这过程中师父为我们付出了多大,又为我承受了多少呀!

回家以后我便离家,流离失所了,在外面和同修们一起证实法,讲真象、发传单、贴标语、挂条幅。有时面对面发真象资料,有时侧面讲真象。这时正是师父的经文《法正人间预》发表之时。我们做书、做资料,在证实法中修炼自己,那段时光和同修之间互相帮助,每天学法三、四讲,每小时发正念,出去讲真象。早晨3点半起床,发一、二百份真象,5点前返回发正念、炼功,每天如此。晚上和同修到外面粘真象资料,挂条幅。几个月时间里至少做了一万多份真象。有时同修配合一晚上整个一片小区,家家有真象资料。

过年期间我和同修挂真象气球;把真象放红包里发;3百来个光碟,放在商店、美容院、电脑室、游戏厅、酒吧、小卖店的橱窗、汽车前的挡风玻璃上、防盗门上、电话亭里,有时特地晚上到高级饭店门前,高级轿车、出租车多的地方发真象光碟。

但是由于执著另外空间看到或做梦点化等,也被干扰的很重。自己修的不好和同修有时配合不好,有时就不是在证实法而是在证实自己。做的好一点就看不起别的同修,有时没有为别人着想,对同修就不能慈悲的对待,执著争强好胜,和同修产生矛盾,所有这些给同修和证实法的工作带来了不少的损失。正象师父在《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讲:“我们所能看到的这一切能是偶然存在的吗?甚至于每个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你甚至于思考的一个问题都不是简单的。将来你们看,都是安排得相当细密,不是我安排的,是这些旧的势力安排的。”我显然走了旧势力的路了,被魔干扰。由于极端的自私,思想中甚至还有怨师父的想法。后来同修和我切磋,发正念帮助我,我又一步步的归正了自己的路。这期间先后八次进京上访证实大法,与同修一起出去挂横幅等,在师父的帮助下都安全返回。

2002年10月份,由于集体出现漏洞,被旧势力钻空子,资料点被破坏,我被抓。我在看守所里和同修一起在邪恶的黑窝里证实法,我和另外四位大法弟子及许多同修一起,不配合邪恶的劳动、背监规的指使,我们集体学法、发正念、炼功、大声背法。经过讲真象,整个号里的犯人大多数都能背《洪吟》、经文,有的真的得了法。平时不珍惜学法,到那里才知道学法的珍贵,恨自己背的少。我把能背下来的经文、《洪吟》一首首的背下来,背给同修听,同修在一起互相你背一篇我背一篇,回忆着。在过年、4.25、法轮大法日,我们集体到牢门口喊:“法轮大法好!”“问师父好!”有力的震慑了邪恶。期间大法弟子高××为了抵制邪恶迫害同修而绝食,邪恶还让她劳动、值班,给她灌食。大法弟子王××因被判刑三年半而讲了证实法和江××的话而被戴上48斤的脚镣。小胡为了抵制迫害绝食20多天,恶警让犯人用牙刷等物撬嘴,十几个人按着,有掐鼻子的,按头的、按腿的,这样野蛮灌食,造成这个同修被迫害的肺部出现一个大洞,鼻子出脓水,几个月才好。还有一位大法弟子到看守所20多天,几乎天天被罚坐老虎凳、戴手铐、脚镣野蛮灌食,最后被迫害致死。死后恶警为掩盖罪行,让犯人做伪证。在她被迫害中,大法弟子集体绝食要求停止迫害她。邪恶们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贾××、小胡被打断两根肋骨,有的被打得呼吸困难,打的遍体鳞伤。为了让犯人迫害大法弟子,恶警奖励参与迫害的犯人,卖给她们食品,而有的犯人知道了真象,宁可不买食品也不做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我们为了学法,把同修背的经文用牙签写在纸壳上给同修背。夜里睡觉都是头脚相对,立着睡。我就利用晚上的时间背法,背师父的《别哀》:“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

在九个月后,我被判刑六年。当送往沈阳大北监狱时,检查出胸膜积水,拒收,而后被保外就医。有的大法弟子有严重的心脏病,大三阳肝炎,甚至癌症,都不放过,被送到沈阳大北监狱。有的学员血压高达200多,也不放人,尽管沈阳大北监狱不收,可现在仍然被关在看守所里,邪恶硬是不放人。

在师父的帮助下我回家了。2003年7月份,邪恶来干扰,我不配合。坚持学法做好三件事。多学法、多发正念。可回到家中有时被求安逸心带动,被电视干扰,学法渐渐少了。后来师父的经文、讲法不断的下来。我认识到自己的执著,认识到自己太自私。在师父的点化下,我又认真学法精進了。没有真象资料我就用嘴讲,面对面讲,从家人、朋友、同学、老师、外面卖菜的、拾破烂的、要饭的、走路的、坐车时、到浴池、到商店买东西、诊所,商场超市等等,我把真象资料放在商品中、柜台上,电话亭、小卖店的橱窗、车上、在商场的衣服里、柜台上、被子里、毛巾中等,不管是老人、中年、小孩、男的、女的,只要有机会我就讲真象。

走路看到的树、车、路都是讲真象的对象,因为三界中所有的生命都是来得法的,都是为法而来的,都在救度之列。

为了能多接触人讲真象,买东西时,有时特意一种东西到好几处买;有时明知道那个东西不好,也去买他的,目地为了救人;从侧面、正面,还有利用两人讲话让其他人听的方式讲;在饭店吃饭,总是主动和人说话;到单位和领导、同事讲,有的理解明白的说好,有的说你有病。有时讲自己的亲身经历,有时讲同修被迫害的实例,讲全球审江,讲大法洪传,从社会腐败、道德败坏、法轮功祛病健身、做好人、真善忍等等为切入点。总而言之,想尽办法,用尽心思去做讲真象工作。

由于自己对家人有情,真象总是讲不好。其实他们平时也从我身上看到了大法弟子被迫害、大法的神奇。可是有时就不听真象。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家人全都明白了。有的学功法,有的看书。一天一个家人,对我说:“法轮大法好,你给我也看一看《转法轮》吧。”在我的观念中认为他明白真象就不容易了,认为他不可能学。但后来和同修切磋认识到自己的观念阻碍了他得法,是自私的行为。师父的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说:“讲清真象后有要学功的人,要尽快安排学法教功,他们是下一批修炼的弟子。”认真学法后认识到,以后一定要放下自己的观念,做好师父让做的三件事,在证实法的最后时刻做好一个大法弟子的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有认识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