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大法弟子讲真象的故事


【明慧网2005年5月13日】我是一名农村大法弟子,经朋友介绍得法。我第一次拿起《转法轮》就一口气看了一遍,紧接着看第二遍、第三遍。得法后总觉得时间不够用,无论干什么总是小跑步。师父在梦中给我发筷子,我以后做事更是快上加快。在生活上我时常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我原来一身的病、吃多少药都没好了的病:气管炎已是八年了,鼻炎、肩周炎、腹泻、便秘、子宫瘤等病都在我炼功中不知不觉好了。邻居关系也和好了。师父在《转法轮》里要我们大法弟子遇事为别人着想,遇到矛盾找自己,只做好事,不做坏事。我按师父说的遇事向内找,时刻找自己哪里做的不好。

我得法不到一年,铺天盖地的镇压开始了。师父被诬陷,大法遭迫害,众多大法弟子因证实法被抓、被打、多人被打死。这样好的功法被欺世的谎言栽赃造谣,我哭了,我一定要站出来证实法。1999年7.20,我们村几个大法弟子被叫到大队部,镇党委书记、派出所公安他们问我们:你们为什么要炼法轮功?我说法轮功教人做好人,炼功祛病健身。他们说:祛病了吗?我说:祛了。他们又说:国家不让炼你们就别炼了。我说:真善忍没有错,做好人没有错。他们开始象对待犯人一样的吼“不让炼就不能炼,再炼就不行。”在交公粮时,我把最好的粮食带头去交,他们说你叫他们都象你一样来交吧,我说都炼法轮功就好了。我开始向他们讲真象、发光盘。

无论走亲访友,过路人,我尽量打招呼,要资料给资料,不识字的,不愿要资料的,我就根据各种人的心理讲。在集市上,我一讲就围上来一群人,他们很愿意听真象。做小买卖的多给我一元钱,我赶紧追上送给他。还有一个卖麦子的,把他的皮衣忘在我家,我追了他五里路才追上,把皮衣送给了他。他感动的一直说谢谢,并说要把皮衣中装的钱分给我一半,还说当今社会都是掏腰包,哪有你这样的好人!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要谢就谢我们的师父吧,只有好老师才能教出好学生,师父教我们做好人,不能要你的钱。他们问我电视上说的怎么回事,我说都是栽赃的,并要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连声说:我一定记住。我买菜时不挑不拣,顺便给他们讲大法真象;遇到拉车的、打气的,我主动帮他们解决困难。遇到病人我给他们讲大法好,按真善忍做好人,再炼五套功法能达到祛病健身的奇效;到学生放假和假期向学生讲大法能给人增加智慧,成绩上升,知道大法好能得到上天的保护。亲朋好友过喜事、办丧事,我都去一边发正念,一边讲真象。在邻里关系上,农村浇地最重要,谁也不让谁,我每次都把他们让到前头,利用浇地机会向乡亲们讲大法受迫害真象。

师父说:“真修大法,唯此为大。”《明慧周刊》只要一到我手里,我就连夜看完。看完同修的文章,先看看需要为同修做什么,再把里边的重点记下来,抓紧时间赶紧做好,再把《明慧周刊》送给别的同修。麦收期间,我用吃饭的时间做大法的事儿。

有一次,我在汽车上讲真象,有人要看资料,我就发了两张,我把第二张刚送到我前面那个人手里,他看了我一眼,就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是公安局的。我说:你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电视说的都是假的,你看看资料就知道了,大法洪传世界60多个国家,别的国家都学、都不镇压……我还要说下去,他突然打起手机,说叫公安局派人来抓我。我站起来看着他发正念,并说你不要这样做,对你不好。正念起了作用,他立即说:不是,我随便打着玩的。我一边发正念一边下车,在师父的呵护下安全返回。

从1999年7.20至今,一到敏感日,村委会就到我家干扰正常生活,让签不炼法轮功的保证,我坚决不签,并向他们讲大法真象。2003年秋,有一村委会人员到我家让我签字,我不签字,他说以后在家炼吧,不要再出去说了。我说我们师父被诬陷,大法遭迫害,我们讲真象只是为了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叫当权者停止迫害法轮功,叫被谎言欺骗的人知道大法好。他说:我说不过你,你就等着吧。说完就走了。我追上去,发正念,并说:你别做对不起大法的事,对你不好。从那以后,镇派出所经常到我家,都是我刚走,他们就到。

2003年阴历10月20日,天要下雨,我拿着雨伞上房集中玉米,一抬头看见邻居紧张的朝我摆手。我知道警察又来抓我,就坐下来盘上腿发正念,他们像贼一样進了我家,一点动静都没有,進了所有的屋,一会又出来,听动静,门外还有好多人,他们轻声说话,这样持续了半天,在这期间我一直发正念,求师父,雨越下越大,大概到11点多钟,他们吃饭去了。我知道这是正念的作用。邻居说:下来吧,他们走了,你出去躲躲吧。从那天起他们三天两头来我家抓人,因我经常锁着门,他们从邻居家上房到我房上。邻居说:人家家里没人,丢了东西怎么办,你们象土匪一样。我50多岁的人被他们逼得到处去打工。到了外地我又遇到很多不明真象的人,我无论走到哪里,就把真象讲到哪里,把大法的美好带到哪里,旧势力的所谓考验我一概都不承认。

到了2004年正月初一,我刚到家,正和邻居说话,突然一掀门帘,两个警察进了屋,屋里人都是一惊,我问他们:“你们是背着脚进来的,怎么像贼一样?”“我们是看你在不在家,”他们心虚的说。我说:“怎么好人连自己的家都不能呆了?”他们说:“我们问问你会不会上网,会不会修收音机、录音机?”我说你们去问邻居吧。我一听就知道是因为学员利用电视插播真象的事,让他们赶快走,我要帮助插播真象的同修发正念。师父说:“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我们是一个整体。他们开着警车走了。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真是劳民伤财。正月初五我又出去打工走了,就在这天市县公安局、派出所又出动多辆警车到我村翻了个个儿,凡是炼法轮功的都被骚扰,每家每户都去了七、八个人。我刚走这些就发生了。到了我又回家已是三月份了,好心人告诉我,你走了以后,一直在抓你,你可得注意。这段时间,我要抓紧做好三件事(因农村资料比较少),把真象资料发完时,我就和当地的同修用手写明慧网上的象诗一样的四句、两句的短句,一边发正念,一边贴。这样一直持续到2004年11月初四,那天我正在料理家务(因不能在家住,家务很多),突然来了两辆警车,从警车上下来了12个人,我给他们讲真象,他们不听,硬是把我送到洗脑班。在车上我儿子对他们说:“我妈自从炼了法轮功,身体好了,心情好了,这是我亲眼看见的。”他们说:“你也是炼法轮功的?”我儿子说:“我没炼法轮功,可我知道炼法轮功的没一个象电视上说的那样。”他们又要去抓一个功友,我开始发正念,让功友不在家。到了那里,功友不在家,他们就把我送進洗脑班。

到了那里,邪悟者和坏人来围攻我。我不停的发正念,绝食抗议,因我一直按大法的标准说真话,他们放诬蔑大法的光盘,什么自焚啦、杀人啦连他们都不相信的谎言。他们要我谈认识,我说:这里关押了这么多法轮功学员,没有一个自焚的,没有一个杀人的,而是一群非常好的人,光盘上的杀人、自焚是演戏吧?!它们每天叫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我不唱,一直发正念“清除共产邪灵一切因素。”他们非法关押了我22天我发了22天的正念。邪恶强加给我的都不算,只有同化真善忍的正念正行才是我自己。

让我们坚信师父,紧跟师父,继续做好三件事,在最后的神路上精進吧。水平有限,不妥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