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在沙洋劳教所遭受的非人迫害


【明慧网2005年5月23日】在沙洋劳教所中,许多人都耳闻目睹了大法弟子所遭受的迫害,我想只有将这种种恶行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才能让人们真正的认识到邪恶有多邪,大法弟子有多善良。

许多大法弟子刚来时,因为不肯承认自己是劳教学员,不肯承认这种迫害,所以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因为“不听话”会被包夹拳打脚踢已不是什么秘密,更有甚者如一名武汉的女大法弟子在谈话室被包夹的吸毒人员将双手、双脚分别捆绑在相对的两排床上,整个人横躺在寝室走道中不能动弹,而且有一个吸毒人员还用肮脏的牙刷刷该法轮功学员的下体,致使其感染;一名襄樊籍50多岁的女大法弟子,来劳教所后由于不肯背“55条”,被包夹的吸毒人员卡脖子、掐乳房,被她们用高跟鞋的后跟碾踩脚背。为了让该弟子服从队规,“听话” 一些,队里还请来管教科的五名男警,各手持电棍一齐电击该名大法弟子,直电得她满嘴是血,整个头肿得很大。谈话室的管教干部刘冰还亲自上阵,抽该弟子的嘴。为了掩人耳目,队里还不让该弟子出门,直至她肿消才让她出来见人。

男队的大法弟子的遭遇也同样令人发指,被拳打脚踢已不算什么,有甚者还被吸毒人员往嘴里塞大便,由于不肯看到大法弟子被残酷迫害,使得原本被洗脑的一些人又开始清醒,其中包括许多帮教,有的为此被加期。

随着种种恶行被曝光,劳教所改换了策略。现在对不转化的人更多是采用罚站、蹲军姿等,有的大法弟子从晚上别人就寝后一直要站到凌晨4、5点钟,以致双腿肿得无法行走。

肉体上的迫害许多大法弟子遭受了,而精神上的迫害每一个大法弟子更是亲身经历了。每一个大法弟子在经过所谓的“入所教育”变的“听话”了之后,队里都会派出所谓的帮教对其进行“洗脑”,它们从早讲到晚,对坚定者会有几个帮教轮番上阵,若拒不转化,队里就会对其进行双重的迫害:白天让你挑(或抱)粪浇地,晚上继续洗脑,如果到最后还是不放弃修炼,就将其与其他法轮功学员隔开,放到吸毒人员的分队里,多人对其包夹,这其中所受的迫害就更严重了。

队里对那些所谓“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也并不信任,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一发现这些人思想上有什么波动,马上会采取严管或办“巩固班”反复洗脑。从这些做法中人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它们是非常怕已洗脑的人醒悟的。

除了上面所讲到的种种迫害手段之外,还有一个很严重的迫害就是繁重的体力劳动:它们强制大法弟子及劳教人员干活达十几个小时。在新建的省女子劳教所中,劳教人员每天早上六点多钟进车间,晚上8、9点才收工,完不成任务的还有加班到凌晨3、4点钟,严重公然违反“半工半读,劳动不超过8小时”(法轮功学员不超过5小时)的法律条文。这些事实再次说明对法轮功学员从来就没讲过什么法律。可是对于种种迫害,大法弟子们依然表现出她们的善良。前面提到的那位襄樊女大法弟子在入所时是被迫害的很严重的,后来包夹她的一个吸毒人员患了严重的下肢静脉曲张,也许是这名吸毒女感受到了什么,她曾跪在这名弟子面前痛哭,并说自己并不想打大法弟子,但不这样干部就要加她的期,她请求大法弟子的原谅。这位襄樊女大法弟子表示只要她今后善待法轮功学员,就认这个吸毒女为干女儿,后来她们果然以母女相称。还有一些吸毒人员也被自己包夹的大法弟子所感动,她们背后也悄悄议论:其实炼法轮功的人真的都挺善良。

大法弟子也利用一些机会向周围的劳教人员讲真象,有一名大法弟子就公开写信给派来给法轮功学员讲课的人讲真象,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以上只是简单的记录了在沙洋劳教所中发生的一些事。事实证明“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不管身处多么艰难的环境,对清醒的大法弟子而言,耳闻目睹的一切只能让他们越来越清楚的看到谁正谁邪,让他们对大法越来越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