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征文〗师父时刻看护着我

【明慧网2005年5月24日】我没有念过几天书,从来没有想写什么。看了明慧网的正念正行征文,想了很长时间,才把自己经历的两件事情写出来。有不足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镇压开始时,由于没有悟到证实法的重要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同修大批进京上访时,我没有动。随着正法进程的推进,通过学师父的讲法和看明慧网同修的文章,我知道了自己的不足,心里很惭愧。在大法和大法弟子遭到迫害时,我不能站出来证实大法,怎么能配做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呢?因此我决定去北京证实大法。

那时是在2002年。当时我想找个同修一起去,两三天后一个同修主动找到我,要和我去北京,我高兴极了。我俩马上做准备工作,去一个会写横幅同修家,这位同修就象特意等我们似的,马上把横幅写好了。第二天下午临走时,我心里对师父说,我去北京证实大法,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我要顺利到达平安回来,我们地区学法的人少,大法的工作需要我做,我必须回来。

离开家时为了防备警察和家属的阻拦,我们没在当地上车,去了市车站,在等车时我们散发了很多真象资料。晚上九点我们踏上了去往北京的列车,对号入座后,在我的座位旁有一空座,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一直没有坐下。我问他,这个座位是你的吗?他说是。我说你要不愿意坐这,和你换一下。他说,怎么都行,一会就来抓法轮功的。我和同修互相看了一眼,当然知道怎么做。这一夜没有一点困意,脑子里除了正念之外,没有一点杂念,也没有一点怕心。天快亮了,也快到北京了。我问那个人,你怎么知道我们是学法轮功的?他说,一看就看出来了。我说,你经常坐这趟车吗?他说,往返两天一次,每天都有抓法轮功的,就今天没抓。

到北京时早上八点多钟,我们直接去了天安门。那里警察、便衣和执勤的到处都是,各个路口都有警车。当时我的脑子里生出一念,让所有的恶警、恶人不配听也不配看法轮大法好,让所有的恶警、恶人都听不着也看不着。我们走向了人群,打出了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喊了数声后放了下来。又去了人多的地方,又打出了横幅喊起来,真是痛快。当过天安门门洞时,人多的简直一个挨一个,我们一商量,不能错过这个机会,这样我们第三次打出了横幅,横幅正面朝向后,边走边喊“法轮大法好”。我们把横幅高举头顶,整个门洞里的人都能看到。走出门洞后,我们把横幅放下来了。当时只觉得全身轻松,没有丝毫的压力和怕心。出了天安门时,已经中午11点了,同修抽出衣服上的抽绳,把横幅系在了天安门外的护栏上。这样我们结束了这次的证实大法之行。

在返回的路上我心里在想,只要我们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正念强、做事的基点站在法上,师父什么都能为我们做。我想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师父就给我机会。我去北京证实大法要找个伴,就有同修主动找到我。我要顺利到达平安回来,从去到回没有一点麻烦,顺利极了。当时天安门那么邪恶,打横幅时我们发正念让面对我们的恶警把脸转过去,他立刻转过去。这一切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啊!

2001年,我给“610”写了一份严正声明,里面有洪法正法的内容。当时邮信时脑子很空,没有什么杂念。信邮走6-7天后,一个亲属对我说,政法委给政府打电话了,说要下来抓你。因为你给他们邮声明信,最少要判三年,你赶快走吧。我告诉亲属,不用走,他们抓不走我,因为我不是坏人,也没干坏事,我是修“真善忍”的好人,我等他们来。以前在家看书都插门,听说他们要来门也不插了。从信邮走一直在发正念,铲除控制利用他们的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在家等十多天,一天街道书记找我,说“610”不能来(以前给街道书记讲过真象)。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

我虽然天目没开,但我知道从修炼一开始师父时刻都在保护着我、看护着我。有很多事,让我明显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保护我。我有漏的地方还很多,但我会在最后的正法路上归正自己,走好自己的证实法之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