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见善恶有报是天理 全家修炼法轮功


【明慧网2005年5月24日】我爸爸是50年代以前的老干部,在文化大革命受尽了迫害,批斗、游街、挂大牌子、戴纸帽子,铅丝套在脖颈上,勒进肉里一寸多深,长几寸长疤。全家人都受到了株连,连我八岁的妹妹都没有放过,硬说我妹妹在去给圈在外面牛棚里天天挨批斗的父亲送饭途中,偷了人家一条裤子,用饭盒带回家。妹妹受尽了委屈,挨了母亲打。其实,饭盒根本放不下一条裤子。晚上批斗父亲,白天批斗母亲。硬说母亲贪图妹妹偷的裤子,硬说母亲偷温某某一只鸡,并在这诬陷上大做文章。

邻居高某某是当地流氓地痞,哪次运动都是干将。打土豪、分田地时,在大庭广众面前把富农太太衣服扒光,用烧红烙铁烧灼阴部,把肉都烙焦,其残忍的场面伴着嚎叫声,惨不忍睹。“文化大革命”中又是他出风头的时候到了,用最卑鄙无耻的做法整好人。他把当地最有名的老中医揪出来,又打又骂,跪石子,戴30多斤的大木牌子游街,无恶不作。然而,这次,他作恶时间不长,突发暴病而亡。老百姓都说“干坏事,缺德天报了”。

共产党的无神论是永远站不住脚的。1971年县里直接给父亲落实政策,恢复工作,恢复党组织关系,召开群众大会,报告上级落实政策的精神。父亲神情僵滞,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呆板。有一天,他把我们儿女叫到一块,沉重地告诉我们仨,“一定不要参与政治,子子孙孙不准入党。”父亲母亲都用传统观念来教育我们,讲究积德积善,让我们多看孔子的书,对人处事和气善解,善恶有报。

我们全家人1997年有缘喜得大法,全家人都修炼法轮大法。母亲得法那天,激动万分,热泪盈眶,引导全村人几十人在我们家院子里一起炼功。每礼拜天,大家坐下来谈炼功心得,母亲40多年的哮喘,行医的儿子精心治了20多年没见效果,然而,炼法轮功后不治而愈。二姐全身六种难治的病,不知不觉痊愈。我们又去40多里外的遵化,200多里的三河参加隆重的法会,听他们的炼功心得。有很多人在炼功时祛掉了疑难杂症,给将要破碎的家庭带来祥和美满,给国家、社会,给人类带来无法形容的精神面貌和道德回升、社会稳定,使我们坚定修炼的路。

1999年7月20日,不得人心的江××流氓、骄横行恶,开始打压,迫害法轮功学员,中国大陆黑云滚滚,一片黑暗,是对人性的彻底颠覆。老百姓都知道这一群少数人是民族败类,又再搞文化大革命式的红色恐怖。我二姐几次去北京上访,就是说一句公道话,60岁的人也给拘捕半个多月。北京到处封锁很严,去北京至少接受两次检查,每一个人的身份,甚至每个人必须骂一句师父才能放过。如果你不骂,警察就硬拽你下车,会打你,也有可能非法拘留。有一次,我二姐又一次去北京,而且,带着4岁的小孙子(大法小弟子)一起去北京上访。半路被警察拦住,四、五个警察闯上车就一个个过问,每人必须骂一句李洪志师父才放过。轮到我二姐时,两个警察让我二姐站起来时,4岁的小弟子立时扑上去,堵住我二姐的嘴,高喊“不要骂!不要骂,李洪志是老师,李洪志是好人,你们是大坏蛋。”全车的人被这一幕震惊,有很多人鼓掌,赞扬这么小的小孩;有很多人受到感动。警察没办法去拽孩子,灰溜溜的下车了,二姐顺利到达天安门。一看去北京证实法的全国弟子很多,有的被打,有的被抓,警察的残暴表现得非常猖狂,野蛮无情。

做为修炼人,面对任何常人的办法、手段,包括煽动、蛊惑等迫害,都带动不了修炼人的心,特别是对大法弟子更不起作用。“……大家在风风雨雨中已经锻炼的越来越成熟了。……越来越理智,越来越清醒,越来越知道自己的路应该怎么走。”(《2005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大法弟子证实法令邪恶黑手胆寒,讲真象遍地开花,救度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