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给了我新生


【明慧网2004年12月3日】我原来是一名居士,我母亲生性慈善,是个非常朴实的家庭妇女,我们兄妹几个都比较本分,心地善良,自我出生后,我父母没有工作,年纪又大,生活来源主要靠哥嫂们赡养,家境和自身各方面的局限使我从小自卑,觉得不如人家聪明、好看、能说会道,虽然我从不去与人争什么,但是心里还是不平的,我除了本身老实本分外,其他啥也不会,我不会见人奉承,说好话,所以单位表扬、评先進之类的好事都轮不到我。我自小多病多灾,很小就有头晕病,发作时只能躺在床上,头稍一动就感觉天旋地转,呕吐不止,等我长大点又多了一个头痛,那个神经痛起来,真是要命,而且没有针对性的药物治疗。另外我成人后,小时得的咳嗽病又发展成支气管炎,成日成夜的咳嗽,影响人家休息,每年10月中旬到来年5月,我不能吃任何海鲜,也不能吃有刺激的蔬菜,一次偶然感冒,使我得了心肌炎、心脏早搏,总之,没有得法之前的我,被病痛折磨得欲死不能,我常想,我来到这个世界对社会对家庭一点好处也没有,还增加家庭负担,给别人添麻烦。为了摆脱多灾多难的命运和疾病的痛苦,我执著于求神求佛求福报,我希望有个好点的后半生,于是拜常人间和尚做师父,念经颂佛求福报,附体讲话我当作菩萨讲话。

97年9月有一天,我哥哥拿来《转法轮》,还有老师炼功图片告诉我,他们单位里好多人炼这门功法后身体都好了。我当时将信将疑的讲,我们是修佛的,修了好几年了,只听说,修佛念经,没听说修佛炼功,我哥讲,这门功是好的,现在的问题是,如果修法轮功这一门,我们以前修的是不是白修,如果确实是象李老师讲的,我们以前修的好的保留,坏的去掉,那么当然修这一门好,这一门师父还在世,最后商量好等看看书再决定。

轮到我看《转法轮》时,已经快10月底了,读了一遍,我从心底里认可了李洪志老师,我觉得老师讲的道理似曾听过,但又未听过,最后我们一致同意修法轮功。李老师在《转法轮》第14页里讲“在单位里,在社会上,有的人可能说你坏,你可不一定真坏;有的人说你好,你并不一定真好。作为一个修炼者,同化于这个特性,你就是一个得道者,就这么简单的理。”

看到此,我感动极了,世界上只有李老师认为我这种人不算坏人,而自己却弄不明白我究竟算好还是坏,说我好,我评不上先進,得不到表扬,那我肯定是不好;说我不好,我不知自己错在哪里,我不与人争,不拍马屁,不人前一套,背后一套。

自从我明白我是个有救的人,我立志要做个好人,要做一个更好更好的人。我从此象换了一个人,我不再自卑,心情愉快,我不再为吃一点亏而耿耿于怀,不再执著表扬、先進等。尤其当我炼静功时,法轮从我身上转到头上,这时头有种炽热的感觉。

通过学法、炼功,我长年的顽固性头晕、头痛从此不治而愈;还有那支气管炎、心脏早搏等都好了,以前不吃海鲜,后来啥都能吃。

99年7月20日,江××镇压法轮功,我惊呆了,我不知道那些宣传是怎么回事,为啥我炼得身体越来越好,脑子很清醒,一点精神病症状都没有,什么死呀、升天呀,我没有,而且也没给过老师一分钱;以前我到庙里去,隔三差五捐钱,从来没有人批判庙里敛财,也没人采访。99年7月20日后,电视台不停宣传,我有点疑惑,没坚持炼功,到11月天转冷了,有一天突然间支气管炎发了,来势很猛,胸痛,气吸不上来,不停咳嗽,接着心脏早搏也跟着复发,我不再犹豫,马上炼功。电视中自焚的那个王进东,炼了三四年,腿还不能双盘,我感到奇怪,我的腿在炼功点上也算硬的,炼了10个月也盘上了,还有老师明确告诉“炼功人不能杀生”,为啥非要杀自己,而且还跑到天安门去杀,我当时想,假的!

那段时间虽然谎言铺天盖地,但我坚信老师、坚信大法,修大法没错,做好人没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