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清除色魔的干扰


【明慧网2005年5月25日】我想把自己遇到色魔的情况说出来,让色魔曝光。更好的警醒和我有类似情况的正念不足的学员。

之前因为看了不该看的黄片、黄照片,睡觉时一闭眼看到一张面无血色,眼睛凸出,眼球上布满了血丝的大脸,非常的吓人,一双眼睛一直瞪着我看,面无表情。我感觉那张丑恶的大脸是色魔在另外空间的体现。

事后我很沮丧,觉得自己没救了。每当我犯错的时候,都会有一种很不好的念头,就是反正都错了,那就错到底吧,我没有及时的发正念,铲除背后那个色魔的控制,总是等到错到最后的最后了,自己觉得坏事做到最后好象也没什么意义了,就会自动的停下来,然后原本安排要做的工作也不敢做了,觉得自己手脏,思想脏,不敢做,书也不敢看了,怕书上的佛、道、神会笑我,怕看到师父对我苦笑难过的脸。

就像我看到丑恶大脸的时候,我很害怕,我当时已没资格说我是大法弟子了,虽然我一直认为我是,可是我觉得我当时没有资格了,连师父给的神通(发正念)也觉得没有资格使用了,我就这样眼睁睁的一直看着那张大脸,象是默认了我做了这样的坏事、罪不可赦,甘愿沉沦了。

隔天早上,我换好了衣服,但是不敢出门去炼功,我心想,我带着这样一个肮脏的思想没有资格去那么神圣的炼功点炼功,我坐在椅子上哭到上班时间到才出门,途中那种滋味是很难受的,我有时骑车很爱背《洪吟》,可是我不敢背了,《论语》也不敢背,我一路上流泪到公司,我很讨厌我自己,怎么会这样一错再错的错下去。

有一天,应该是上个礼拜的某日,我受不了了,我告诉我自己,一定要去明慧网投稿,我要让控制我的色魔曝光,我鼓起勇气,上了明慧网,我找到了要怎么投稿的方式,并在搜寻的地方打了两个字“色魔”,想看看同修遇到这样的关时,是怎么对待的,但是看了几篇,都觉得同修念很正,好象很轻易的就过关了,顿时我感到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就只有我一个人最肮脏的,每位同修过这关都很简单,怎么我过的这么久还没过关,我的心又难过了起来,我想,我真的是没救了。

几天后明慧网开始出现同修投稿关于“色魔”问题的交流,有的同修情况和我很相似,我知道这是师父慈悲,是师父要告诉我,错了就要爬起来,不要一直趴在地上,一直自责是不能改变的,要溶在法中,用正念抵制所有的干扰,正念正行。

我悟到为什么会过不去色关,就是因为在过关的时候,把自己当“常人”了,忘了自己是“修炼人”,修炼人是心不动的,师父在《转法轮》里的“炼功招魔”一节中说:“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这样一定会成功有望的。” 所以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干扰,自己主意识一定要强,一定要明明白白的知道自己是修炼人。那些低等灵体、歪魔邪道、乱七八糟的东西,它们没有资格叫我们做什么、没有资格操纵我们,因为它们不配,它们也不够格,我们的师父就是李洪志师父,我们只听师父的话,就走师父安排给我们的路。

师父在《洪吟(二)•师徒恩》里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所以我们一定要正念足,当那些无聊、低级的东西在干扰我们的时候,我们就正念清除,师父一看,我们正在正念的抵制这些低级的干扰,就会帮我们把这些烂鬼除掉,但先决条件是你在遇到这样的事时,你是怎么摆放自己的位置,你是常人、还是真正的修炼人?

师父在《洪吟•威德》里说:“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当我们正念很足的时候,邪恶是钻不了空子的,它看到我们念那么正,它要是一靠近就会被我们正念给铲除,所以它吓都吓死了。

师父在《精進要旨》里的“修者忌”经文中说:“执著于色,则与恶者无别,口念经文贼眼相看,与道甚远,此乃邪恶常人。”我们要做的是个合格的大法弟子,而不是要做什么邪恶常人,色这种东西,是错的,我们一定要清除这种会把我们往下拖垮的邪恶东西。

我们要排除色魔的干扰,它算是什么东西,想干扰我们,就马上铲除它,其它在修炼中出现的干扰,就正念对待,不好的就立即铲除。

以上是个人的一点体悟,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