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肇东不法之徒几年来对一普通修炼人家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5月27日】黑龙江哈尔滨肇东的一对夫妇,张文涛(大学毕业法律系)与孙秀娟因修炼法轮大法,1999年7月20日以来至今一直被当地的公安、610、社区的不法之徒骚扰、勒索、迫害,没得过安宁。以下是他们几年来所遭受迫害的部份情况。 

2000年2月3日夫妇俩一起被非法关押,当时孙秀娟身怀六甲被关进看守所2个多月。伙食极差,她和犯人吃的一样,家属无奈要保孙秀娟出去,被逼交了保金1000元。

2000年7月,才把张文涛放出来又交保金1100元。2000年10月红星派出所又来骚扰问炼不炼,一个“炼”又被关进监狱。11月份孙秀娟临产了其母才把他保出来。公安局副局长范晓光对孙秀娟的妈说“张文涛不炼就不抓了”。张文涛被逼无奈,又遭到身边的人责备无奈就答应不炼了。当时就被逼写保证可在家只待了一个月就又被政保科(610)骗进监狱,还说只有把他关进去才放心。5个月后,再被逼写保证又让红星派出所逼交700元整政保科也逼交1000元才回家。

2000年12月刚平静几天,张文涛因串门无故又被拘16天。此间610的刘维忠来孙秀娟妈家都没提此事,家人还以为张文涛人失踪了,出来时又被勒索1000元,这多次要钱却没有一个收条。

2000年孩子刚满月,孙秀娟就被街道强制关在旅社三天,2001年1月1日回家后街道天天骚扰。甚至住下不走。派出所天天来,有时成群的人来骚扰说是怕孙秀娟抱孩子上北京上访,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今天。

2004年11月23日下午2点公安局(610)恶警刘维忠、仁殿生、赵仁武、王××四人闯入孙秀娟家。孙秀娟当时说:“迫害我们五年了,请出去,我家不欢迎你。”可他们像一群地痞无赖,不出示证件便开始抄家。屋里翻得一片狼藉,看见电脑和打印机就说犯法。并打手机又招来一群帮凶,(副局长丛广文带队有国保大队南城派出所等)张文涛在阻止时被打,最后他们把其抓走,又把孙秀娟捆在屋里开始抢劫。他们认为有用的东西都给搬走了,并说是证据,(有电脑打印机,空白光碟1000多,复印纸,碳粉几十瓶,《转法轮》2本、新经文4、5本,讲法碟4套讲法带三套,磁骨6个书皮很多,电子书、钉书器、包装袋连孩子用的铅笔、钥匙都不放过,还有几本电脑专业书。总之凡是他们认为有用的就洗劫一空,总价值万元。在这里看到的是人民公安真没安全可言,只有公害,害得老百姓不得安四邻不得宁。不光是这样他们还让孙秀娟夫妇无家可归,不让房东租房子给他们,事情到此还没有结束。他们还要把孙秀娟和孩子弄到公安局,孙秀娟不去就让南城派出所公安抢走孩子又把其拖上车扔进车里。反拧孙秀娟的胳膊趴在座位上不让动,到了派出所将她抬出扔在地上,孙秀娟领孩子想走,结果他们又把孙秀娟拽回,孩子吓得直哭。他们却在逼孙秀娟招供,孙秀娟不配合。直到第二天上午刘维忠、赵仁武、仁殿生又逼一天(因晚上不得休息),下午孙秀娟身体出现大汗淋漓,脸色煞白浑身无力等病态,(孙秀娟与孩子娘俩在这里呆了一宿)610无奈就把拉到公安局让签字。(当时不知签的是什么?后来知是取保候审)

26日,邪恶之徒又来骚扰恐吓威逼利诱之能事。孩子再三求“不要抓我妈了”都不行。后来孙秀娟当场气得抽过去了,恶警才走。孩子吓病了高烧、浑身起疙瘩一个多月才好,从此孩子怕人,不敢说话,每有人骚扰一次就发病一次。

2005年1月5日孩子刚好,610又来孙秀娟家非法抄家,因孙秀娟阻止他们被打。孙秀娟的母亲正好在家拉开了他们,孙秀娟质问,有你们这样执法的吗?刘维中得意洋洋的一副地痞流氓相说:“你告我去啊”连续重复几遍(好象在说有江××撑腰我怕谁呀,我就是执法犯法了。)常言到,没有规矩不成方圆。那么执法犯法还有法律可方言吗?江集团却谎称现在是中国人权就好的时期。

迫害还在继续,3月12居委员赵敏又领一帮人来孙秀娟家,得知她打工去了,就又问这又问那的。22日又带人去孙秀娟家,找所谓的证据,与此同时刘维中又带人去找孙秀娟,孙秀娟告诉他,我在工作没有时间。他就把一张传票给孙秀娟,转身就走了。孙秀娟打开一看内容是以所谓的“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罪”为由起诉她。孙秀娟无故被抄家却成了罪人,而他执法犯法还理直气壮,孙秀娟炼功按真善忍做好人,而被造谣诬陷而且还欺骗世人煽动群众欺压善良。孙秀娟受这不白之冤,把法轮功无故说成是×教,难道就不许受害者说话吗?杀人犯还可以找律师来辩护呢,法轮功学员为什么不能?不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吗?如果法轮功真的不好?为什么把书《转法轮》都给销毁,拿出来让世人看看,岂不是更有说服力吗。
 
其实象孙秀娟家一样遭迫害的不止是他们一家,还有金玉公司的王亚锋。他就更惨了,连不炼功的爱人也被呼来喝去的。法轮功学员被抓过的都有一部血泪史。都有从公安局、派出所、街道到委长(上面政府一下令,还有不明真象的世人)参与骚扰迫害。

老百姓都说这年头好人难活呀,只有社会的渣滓才活得自在。这些人每去学员家就是为了捞点实惠,榨出点吃喝嫖赌钱。光肇东一个小县级的市,榨取的钱财及其它物品也不下几十万。这些学员,很多是社会精英、纳税大户。被江的一己之私,弄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还有许多得了不治之症人,通过炼功并完全恢复健康,而镇压后,被迫放弃了修炼,再一次旧病复发甚至失去生命。现在610和当年的文革没有两样,人民公安成了人民公害。他们公开说:“你们都不如那些打砸抢偷、妓女吸毒贩毒的,他们都捞到了实惠你们图个什么呀?”

这些迫害炼功人的事实只是冰山的一角。江集团自知对法轮功的迫害理屈,所下的每一道令都要置人于死地,而且不敢留下证据,开会口头传达,不许做电话记录。抓人就像土匪打家劫舍,偷偷摸摸。据说张文涛、王亚锋现在正被逼着做内线,不做就不放人。像一帮流氓、阿飞非要逼一个人去偷去抢,如果不配合他们,为了不暴露自己就弄死他。

正告公安你们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吗?你们就像是在自掘坟墓,镇压真善忍,迫害好人,用各种酷刑,电男子生殖器、用毒药摧残健康人使之中毒、全身瘫痪。这一切直接导致道德下滑,人人为敌,充满假恶暴。如果有一天百姓不再受蒙蔽,人人都知道了江××干的这么多坏事,人们就不会奇怪共产党的解体,而是自己把自己打垮了。

法轮功以真善忍为准则做人,1999年7月就达到1亿人来学,就是腐败的上层社会,也有那么多想做好人的人。共产党战天斗地斗人也没有把善念消灭,倒是“人间天堂共产主义”没有人相信了,就连江××自己都不信。不过是在打着招牌骗中国人,维持其瘫痪的社会而已。如果你们仍执迷不悟,下场是很可悲的。再说善恶有报是天理,你们不也看到了那么多同行都遭恶报了嘛。还有你们镇压的是修炼人,就要查一查二千年前迫害耶稣及其弟子的人的下场吧。如果你们不回头,可悲的下场也是你们自己选择的,命没有了钱又怎么花,得意别忘偿还时,强加给谁的迫害,都会加倍偿还,那时你说的就不算了。醒醒吧,已经没有更多的机会让你狂了,只有心生善念才是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