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之以恒讲真象 救度众生不停歇


【明慧网2005年5月27日】我讲真象从来不搭车,都是步行,鞋磨破了好些双。我走在路上,见人就讲,因为我悟到,凡是跟我相遇的人都是有缘人,不能错过机会。我讲真象都很顺利,没遇到过什么麻烦。真是神奇,只因有了师父的慈悲呵护,我每次发资料邪恶都看不见我。 ——本文作者

*  *  *  *  *

*历经苦难,坚定修炼大法

我今年72岁,自幼不能吃荤,就连坐月子也没吃过一口荤菜。我生有五个儿子,一个女儿,现在有六个孙子是北京大学毕业生。在我有了三个孩子的时候,突然有一天浑身疼痛难忍,腰也直不起来,渐渐的双手指关节也变形了,人家说是类风湿,但我没钱医治,就只好干疼,有时趴在床上叫三个孩子站在背上使劲踩,才能减轻一点痛苦。

一天晚上,我在睡梦中清清楚楚看见一个穿红衣服的菩萨,我立即跪下,抱住菩萨的腿,求菩萨救我。菩萨说:“你要装长香就不疼了”,我第二天一大早就买了香开始敬菩萨,从此虔心信佛。得大法后知道那时师父就在管我了,给我在心灵深处种下信佛的种子。但那时念的是“阿弥陀佛”,后来经济条件好些后,就专门设了佛堂,供好几尊菩萨像。

由于生活习惯的原因,孩子们成家后,我就没和孩子们住在一起,后来丈夫在我32岁时就离开人世,因此我一直以来都是一人独居。

1996年,我有幸得遇大法,从此走上了修炼的路。但由于我不识字,《转法轮》请回去一年多也没读,所以对不二法门认识不清,心里老是有个影子放不下,认为家里先前供的菩萨救了我,因此舍不得处理。同修们严肃给我指出,并鼓励我坚定的相信师父、坚定的相信大法,把家里供过的东西处理掉,师父肯定会管的。我当时还是没在法理上明白,此事迟迟拖延,直到有一天听同修读了师父在海外讲法,师父讲到不二法门的严肃性就如重锤把我敲醒,我立即下决心:真心修炼法轮大法,就在这一门中修。就把几尊菩萨像全部送到庙里去了。

*多次消业,见证师父慈悲

我专一修炼法轮大法,师父多次给我消大业,就在一同修坐摩托车摔在地上的第三天,我坐女婿的摩托车也被摔了,重重的摔在地上,腰椎骨凹進去足足三横指深,如若是常人,终身残废了,可我一点事也没有,也不疼,也不出血。女婿吓坏了,赶紧抱住我凄惨的呼喊:“妈妈!”当即要送我去医院,我清楚我是炼功人,没事,就说:“我没事,不用去医院,咱们回家。”女婿把我送到离家不远的堤上,车不好下坡,我就叫他先回去了,并嘱咐他不要声张,免得大家担心,女婿答应了,果然没讲。回到家我洗澡、洗衣服,收拾屋子,然后捧起《精進要旨》准备读书,可一上床就感到全身不能动了,腿也没知觉,幸好我没关门,因为孙子要回来。那段时间,我坚持不吃任何东西、不喝一滴水,因怕大小便不方便。我坚持半躺在床上读《病业》这篇经文,因那时我只会读这篇,反复的读,感到师父给我消业很多。我给孙子一点钱让他在街上买点吃的填填肚子,师父慈悲,安排邻居在门外喊:“斋公婆婆,斋公婆婆,怎么好几天不开门哪!快开门开门!”我在屋里回答说:“我不能动,门没关,你自己進来吧。”邻居進来了,一看这样,赶紧帮我收拾房子,洗衣服,又安排让我孙子到她家吃饭。我一边感谢她,一边嘱咐她不要跟我儿女们说。

大儿子两口子来看我,我正在读书,一听见脚步声,赶紧放下书本装睡觉,媳妇進来喊我,我说:“哎呀,我好困了。”媳妇说:“怪了,刚才还在读书的,怎么突然就睡了?”我说我不想动,只讲了几句话,就把儿子媳妇打发了,叫他们别来看我,不用担心,其实我就是不想叫她们知道我动不得,不然她们知道了一定会送我上医院。后来她们果然十几天没来,平时顶多隔一两天就要来看一看的。我因此安心学法,到了第十二天,腿能动了,我立即下床,给孙子买菜做饭。等我一切恢复正常后才告诉儿女们,开始都怪女婿说:你把老娘弄成这样,还吱都不吱!我说:“你们不怪他,是我不让说的,免得你们担心,你们看我不是好好的吗?”全家人都感到大法的神奇。

还有一次,我在天台上晒衣服,我家住最顶层,离天台不远,刚把衣服晒完,一块大水泥板断裂,断裂处的尖尖插在我右肋处,骨头凹進去很深,我当时没了知觉,也不知什么时候醒来,慢慢的挪动身子从天台上下楼梯,回到屋里,躺在床上。第二天,右肋处肿起老高,晚上象是睡着了,清清楚楚看见师父从我右肋处拿出一个象猪腰子一样的东西,我把那东西折过来,拿右手揉,还热乎乎的哩!我很快醒来,知是师父又给我消了大业,因我右肋下肚子里有个大瘤,多年来没钱医治,经常肚子痛。是师父慈悲,消去了我生生世世的业债和痛苦,我更感激师父救度之恩,决心要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不畏艰辛,讲真象救众生

要做好三件事,首选要学好法,可我不识字,听同修们读书,我心里万分焦急,我让孙子教我,孙子说:“奶奶,您一个字都不认得,怎么教呢?”我说:“你先教我把一句话读会,我再一个字一个字的对照,”就这样一开始一个字要认六至七天,渐渐的就认得快些了。那时我基本上很少睡觉,恨不得一口气把《转法轮》读下来,就这样用了一年多的时间,终于能读《转法轮》了,每逢请到师父新经文我就先听同修读,回到家后自己慢慢的读,加深对法的领悟。自己能读法了,我就抓紧时间学法,明显感到升华很快。特别是在正法修炼时期,我用法的标准要求自己,抓紧向世人讲真象,从2002年夏天开始至今,从来没有停止过。

我基本上一天只吃一餐饭,早上五点钟起来炼功,七点多钟做饭吃,八点钟准时出发。我大部份时间是在农村讲真象,通常回来很晚,炉子也熄了,也不觉得饿,为了抓紧时间学法,也就不吃了。我每天至少要读一讲法,有几次深夜两点钟才回家,为了补上学法,我就不睡,直到第二天早上接着炼功。今年三十、初一,我也在外面讲真象,自己连豆腐都没煎一块吃,对于我来说,能吃上一碗煎的豆腐,就是上好的生活了。

我讲真象从来不搭车,都是步行,鞋磨破了好些双。我走在路上,见人就讲,因为我悟到,凡是跟我相遇的人都是有缘人,不能错过机会。我讲真象都很顺利,没遇到过什么麻烦。真是神奇,只因有了师父的慈悲呵护,我每次发资料邪恶都看不见我。

有一次,我在靠着路边的田里发了十几份资料,回到路上又举着一份资料准备再发,一转头看见挨着我身后一辆警车,上面六、七个警察,我赶紧喊大伙把资料收起来,可大家象没听见似的,迫不及待的看着资料,我把自己手中的小册子藏在衣袖里,假装咳嗽一声,捂着肚子就往前走。因为那是一个三岔路口,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我走到不远处一个修钟表的小摊前,那个摊主个头很大,我站他身后正好能遮挡,我坦然与摊主搭话说:您生意好啊!就开始自然的交谈起来,仿佛老熟人一样。我观察那辆警车,车上人谁也没发现我,我就对摊主说:“我不陪您了,您忙,我走了。”就又往前面讲真象去了。

还有一次,我在一步街发真象册子、真象光盘,发了一些,一个三十多岁的大个头男子说:“给我一个碟子。”我一看他那满不在乎的样子,就说:“你不是真心想要,我还不给哩!”那人说:“我家电视机很清晰,看碟子效果好。”我说:“碟子不给你,书可以给你看,但你不能丢,你看了还要传给你亲戚朋友看”。他问什么书,我说是法轮功的真象资料,他说法轮功的不能看,我说为什么不能看,教人做好人的就应该看,他说你敢不敢跟我走,我说走就走,我还正愁没地方吃饭呢!那人一怔,愣了一会说:“我肚子痛”。我说你肚子痛啊,你就蹲在这里把这本书看完,肚子就不痛了。他果然蹲下来看书。我又到前面一点去讲真象,讲了十几个人,再回来找那人,瞅他书看完了没,却没见了那人,我问周围人:“你们看见刚才那个人没有?”有个人说:“您老还找他干啥?他走了。”我说:“他走了,走到哪里去了?”好几个人都说:“您老胆子真大,他是××派出所所长哩!”我说:“公安局局长我都不怕!我做好事又不犯法,怕什么?!”周围人还告诉我,那所长临走时丢下一句:说她不是法轮功的,是法轮功出三十块钱一天请她发的。大家都好笑,都知是他自己找台阶下。

自从《九评共产党》出来后,我更感时间紧迫,又感到讲真象要更加深入细致。我通常先问别人看了《九评共产党》没,如没看,我就讲看《九评共产党》怎样重要,选择未来怎样严肃,大法和师父的伟大慈悲,嘱咐一定要认真看完这本书。再问是不是党、团员,如果是,我就说,你们先看,我过几天还来的。我估计看完《九评共产党》大约需要五天时间,我就隔四、五天后再去,问看完没有,回答说看完了,我進一步问,退党退团的事想好没?有夫妻俩都是党员,他们的孩子是团员,知道应该退,可有些顾虑,我说:“你们放心,婆婆我绝对为你们保密,你们用的是化名,谁也不知是谁,是很安全的。”他们一家当即写了声明交给我托我办理。

我讲真象从来不执著一定要发多少份资料,就是顺其自然,一般每天都能发一百多份资料,都是面对面的讲,在农村最少能讲五、六十人,如若在街上最少也能讲二、三十人。看到一个个生命得救,我内心充满了无比的喜悦。师父说:“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洪吟(二)·无阻》。

我悟到在修炼中没有参照,每个人的路是不同的,对于我讲真象的状态,也有同修持不同的看法,我因此也时而心里不平衡,但我知道这是对我心性的磨炼,我注意向内找,告诫自己不生欢喜心,不生显示心。最近学习了师父《美西国际法会讲法》等新经文,认识到这种情况在很大程度上是共产邪灵企图间隔大法弟子,削弱整体的力量,我加强发正念,清除共产邪灵的一切因素,绝不让邪恶阴谋得逞。我感到大法就象一座大熔炉,把很多的你、我、他熔在一起,逐渐的把我们锤炼成熟,整个修炼的过程说白了就是一个整体走向成熟的过程,师父什么也不要我们的,只看我们一颗真修向善的心。让我们更多的同修携起手来,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共同精進,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吧!

向慈悲伟大的师父合十!向同修们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