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迫害中从新走正自己修炼的路


【明慧网2005年5月28日】1998年5月底,我有缘喜得《转法轮》这本书,从此走上了修炼法轮功的道路。通过不断的学法炼功,我的世界观发生了根本转变,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是为了返本归真,身上的许多疾病也渐渐的好了。

1999年7月20日,邪恶势力开始迫害大法,我想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准炼呢?!学法炼功,强身健体,不仅为企业、为家庭节约了大量的医疗开支,还让大家都做好人,事事处处为别人着想,这多么好啊!我要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这样在2001年元月,我去了北京上访,被抓回当地非法拘留十五天。同年3月,我打电话约一同修来我家,我对她讲北京上访的经过,被她丈夫举报,不法之徒说我们非法聚会,我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在邪恶的劳教所里,有一次我要学法炼功,恶警就派吸毒人员往我口里塞抹布,骑在我身上,照我的头部、胸部猛击,差点把我打闭气了,我就突然喊了一句“窒息邪恶”,将两个打手吓得倒退了好几步。后来,我又绝食抵制它们对我的迫害,它们就把我弄去强行灌食,用几米长的皮管从口里插到胃里,来回抽动;因我不愿给恶警打报告,它们就把我拖到墙边,把我整个身子往墙上猛撞,直撞得我天旋地转……

第一次非法劳教期满后不到几个月,当地邪恶之徒又将我挟持到洗脑班非法关押七十二天,因为我坚决不写“三书”,它们又将我非法拘留了十五天。

2003年9月的一天,我从外面回家,刚到院门口,几个便衣将我绑架到派出所,要我交代同我接触的大法弟子,我没有配合它们,又被非法劳教两年。这次邪恶的劳教所里采用“不让睡觉”、“下蹲”、“晒太阳”等等更为残酷的手段对我進行折磨,使我的身心受到了严重的摧残,由于自己一时没有把握好,写下了所谓的“决裂书”。不久,我醒悟了,觉得自己对不起慈悲的师父和大法,便立刻声明所写的所谓“决裂书”一律作废,并表示自己将继续坚定不移的修炼大法。恶警见阴谋未得逞,就逼我挑大粪,胸前抱个粪桶,还逼我写什么揭批大法的资料,我对他们讲:“我坚修大法的心不可动摇,你们妄想用这种招数逼我写东西,我修真、善、忍没有错。”那时,劳教所有四个大法弟子和我一起站出来发表声明坚持修炼。我记得当时师父还借恶警的嘴点化我说:“你们师父说了,叫你发正念,铲除恶警,谁要打你,你发正念,它就自己打自己。”

除了对我个人实施了前后达三年八个半月的种种非人迫害外,邪恶之徒还几次抄我的家,非法收缴了《转法轮》等大法资料。甚至派部队的武警包围我家长达到22小时,逼迫家人送我到洗脑班。

经历了这些年的风风雨雨,我深刻地体会到,是伟大的师父净化了我的身心,是伟大的师父多次使我死而复生,我只有正念正行,彻底清除恶党的干扰,认真做好师父所说的三件事,才能走正自己的修炼道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