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紧从邪悟的路上走回来


【明慧网2005年5月7日】一直想写下来这段邪悟过程,一是更深的清洗自己身上的流毒,二是警醒有类似执著或经历的同修,赶快回到堂堂正正的正法修炼中来。但由于碍于情面的人心不放,觉得这几个人通过学法,可能都认识了,就不要再揭旧疤了。看明慧发表的文章《不二法门不可违》、《莫做乱法鬼》及《停止害己毁人,不要再被特务利用》,深为那些邪悟之人,特别是在执著的人心带动下跟着跑的同修感到痛心,同时深感自己的责任,我决定还是写出来。希望那些走弯路的同修们珍惜转瞬即逝的机缘,不要辜负了师尊洪大的慈悲等待,静下心来,学习师父新经文,学习《转法轮》,从做好师父告诉我们的三件事做起,赶快悟回来!人心不去,邪恶会把你拉下深渊!

那是在1999年720邪恶镇压后,由于学法不深,带着执著学法,执著于圆满,不仅不明白证实大法,反而执著于学法的形式本身,总想通过学法达到某种状态。而家里人怕心重,极力阻挠我学法炼功。这时有一位慈眉善目、说话总是语重心长的尤姐(化名)及时的给我提供学法环境,因为她一家人都学法。后来我家人来找,甚至在她家又哭又闹的,她一家人都给以妥善解决了,同时她还在生活上帮助我,一块带孩子玩。这一切使我对她非常尊重,甚至有些感恩戴德了。

2000年夏,她开始表现出我当时认为很神奇、连想都没想过的状态。有一天,她说,“我感到我修出法身了,你看小小听到我叫她,可我只是想叫,并没有叫,这不是法身叫的吗?”又一天她说,“我学《转法轮》学到‘一天早晨我从长春胜利公园后门路过’,看到‘胜利’,我悟到我圆满了!”我听了很惊讶,但一直对她的崇拜与尊重,使我没有怀疑,更没有将她的话拿法来对照,而事实上这样的执著,在看书时,只是在找证明,其结果只能是邪恶演化出来的假理,很难有正悟了。又过了几天,她约我出来,“郑重而慈爱”的对我说:“你也圆满了”。我说我什么也不是,那么多的执著……前一阵,我们这里传过假经文,正钻了这些有显示心、有怕心不敢证实法,又想急于求圆满的人的空子,在邪恶的引导下就这样形成了一个畸形的群体。

那一阵,我看到尤姐似乎一天都在学法,出门办事用随身听听师父讲法,回家抓紧一切时间看所有师父的书和经文。有一次,她母亲说,她的一个侄子来了几天,饿走了,她学法没照常给做饭。我当时只是表示理解的笑笑。那时,尤姐属消息灵通人士,师父的几篇经文都是从她那里看到的,她买有大家都没有的复印传真一体机,用这个传递信息或应急的复印一篇经文,很方便,这一切都给我对她的绝对信任无形中增添砝码,因为我没有真正用法衡量,只用人的最为浅表的感觉,而“人的感觉什么也不是,不能凭着感觉修炼”(《转法轮》)。

我彻底迷失了,我眼里只有尤姐,我羡慕她的学法环境,羡慕她悟得“高”“玄”,“高玄”到我都很难一下理解,只有忙不迭的跟着跑,根本没有自己的思想了,看法时只是在找“尤姐现象”的佐证。而尤姐被邪恶控制得越来越紧。有一天,师父经文“随意所用”来了,她告诉我她悟到要和常人决裂;“预言参考”来了,她又悟要买《诸世纪》,还胡说从现在看《诸世纪》修。她还联系了其他几个有不同执著的同修,突然有一天,她着急叫我,并让我迅速决定是否跟她走。一向对她的信任与崇拜,使我决定必须跟她走,否则,觉得我就落后了,没有和人决裂,没有圆满的机会了。于是我带上孩子,跟她和那几个人走了,在执著的带动下“清醒”的疯了!从那以后,一切都是邪悟。后来,尤姐的自心生魔越来越严重,做出一些极其反常的事,我们几个人各自开始思考了,于是北京的母子俩走了,称这里是“魔窟”,其他几个人陆续走了,我执著于家里没有学法环境,执著于对尤姐的感情,没有走,认为她再错也是尤姐。

后来看师父经文“猛击一掌”,我吓一跳。一天,我坐着学法,不知不觉睡着了,见到慈悲的师父,后来看不到了,满脑空空的,只听到如雷般的声音“无能为力”。我吓坏了,赶紧找书。师父在《转法轮》中有两处提到“无能为力”:“平时人们想什么问题,做什么事情,由主元神说了算。副元神主要起到控制人的主元神尽量不做坏事,但主元神很执著的时候副元神也无能为力。”还有“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为什么呢?因为这个宇宙中有这样一个理,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讲,都是有因缘关系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这样存在的。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磨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所以,谁也不能够随便改动它,改动了就等于欠债可以不还;也不能够随便任意去做,否则,就等于在做坏事。”

后来,我悟到,在哪都一样学法,一个修炼者是否“圆满”,师父说了才算。但还是放不下尤姐,这时,家里托人到处找我,尤姐也吃不消了,指令我回家了。回来后,就见到师父经文“排除干扰”,我吓坏了,不知师父要不要我了。开始有点尿血,但心知没有法,我没有活的意义。慈悲的师父还管我……

惊魂定后,我通过电话告诉尤姐她错了。后来她来了,让我不要告诉别人,称别人不能理解,我也就没跟别人说起。由于不敢不愿深入的想,又由于怕心不敢出来证实大法,羡慕人家悟得高的心不去,执著于常人中的问题得不到解决,执著于在常人中做个好人,又不能静心学法,又跟从另一邪悟者,觉得自己知识面窄,理解不了法,于是放下大法,转而看中国传统经典著作,曾跟一些邪悟者诋毁过明慧网,这样又耽误了许多宝贵的修炼时间。

一天,我无意中在雪地捡到了一张真象传单,看到西人学员天安门证实法的壮举,看到泽农的那封信,我流泪了,我的心被震撼了,再仔细看师父新经文,于是真正认识到自己又错了……。开始看明慧文章,学习师父的新经文,开始真正的学《转法轮》。一有乱七八糟的思想干扰,我就背一阵师父的法,我才知道以前根本没有真学过、真修过!正象《转法轮》里说的:“我们修炼界有不少这样的人,一直想要往高层次修炼。到处去求法,花了不少钱,山南海北走了一圈,去找名师也没找到。有名的名不一定是真正明白的明。结果徒劳往返,劳民伤财,什么也没有得到。这么好的功法,我们今天给你拿出来了,我已经捧给你了,送到你家门口来了。这就看你能不能修,能不能行。你要能行呢,你就修下去;你要不能行,你要修不了,那从此以后你再别想修炼了。除了魔骗你之外没有人再教你,以后你就别修了。我要度不了你,谁也度不了你。”

正是我的外求之心,导致我不能认识大法;近在眼前的大法,外求之心使我感到就象远在天边……。其实,师父法里都说过啊!以法为师。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要想当一个修炼者,全凭你自己那颗心去修,全凭你自己去悟,没有榜样。”我却把看似学法、看似从法里悟的人当作榜样,实质上却在无知中完全抛开了法,向外求心不死,害人害己!

师父在“排除干扰”这篇经文中慈悲的教诲我们:“在恶毒的破坏性检验中所有会出现的问题,事先我都在讲法中讲给了你们。没有真正实修的,走过来是很困难。现在大家也更清楚了我为什么经常叫你们多看书了吧!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