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为证实大法而来

【明慧网2005年5月28日】我今年80岁,于1998年7月6日得法。我祖父和我父亲都只活了60多岁就离开了人世,我能高寿完全是师父让我来得法的。在没得法前我有眩晕病,关节炎,不能走远路,自从得法后,师父给我消业很猛,不到半年就一身轻,走路走多远都很轻松,骑自行车驮着老伴走一百多里也不累,我感到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我小时候没读过书,长大后上过两三个月的夜校,只认得自己的名字。得法后知道大法很珍贵,学法很重要,就决心要会读《转法轮》。我尽量少休息,多和同修们一起学法,回家后就根据能理解的意思半猜半读,我知道修炼的严肃性,法是不能读错的,我读了以后,下次再集体学法时,我就认真对照,逐渐的就能把《转法轮》读下来了。后来读师父新经文,读过几遍后,再读总是有一种新鲜感,从中又有新的领悟,我认识到大法是多么的博大精深啊!

我家住农村,99年邪恶开始打压后,形势变得很严峻,为了同修们能够紧跟师父正法進程,我就主动承担了当地30多名同修的联络工作。我地同修住的比较分散,两家相隔最近的也有半里路,最远的四里多远。我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挨家挨户走访同修,每次骑自行车都要用大半天时间。那时我把师父新经文、《明慧周刊》送到同修们手里,又组织大家不定时的集体学法、切磋交流,有事及时传达。对于没走出来的同修我也不落下,上门与同修交流,鼓励同修走出来证实大法,在当地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有一次我正在给同修送《明慧周刊》,周刊用塑料袋装着放在车篓里,当时还有五本没发完,骑车到了一条小沟边,一位正在被邪恶追找的同修看见了我,从田里飞跑过来跨过沟上了路,正要与我切磋安全问题,还没开口讲话,一辆警车“嘎”的一声停在我的面前,那警车本来是去办盗窃案的,因其中有一警察认得我是炼法轮功的,就停车下来盘查我,他一把抓住我车篓里的《明慧周刊》说:这是什么东西?我一点也不惊慌,等那警察一转脸,我一把夺过塑料袋,将自行车龙头向后一扭,蹬上车子,朝警车后面的方向飞跑,这时那位同修背过脸去帮我发正念,只听那警察冲我喊:“你不动!你不动!”我在心里发正念说:“你不动!你就站在那里不动!”我很快上了公路,转弯的时候,我转过脸去看那警察,他还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也没动哩!是师父慈悲呵护,我才得以安全脱身。

后来师父要求大法弟子要向世人讲真象,我地同修就开始大量发放真象资料,我又主动承担传送资料的工作,大约每星期要送一次。我通常是白天传的,每次都要从往返约50里远的地方去拿资料,然后回来沿途分发给同修们,因同修们发的量大,每次都要运一大麻袋资料。

我的大部份时间都用来讲真象,有时面对面的讲,有时理智的发放真象资料,如放在晒棉花的晒帘上,自行车框里,晾着的衣服口袋里,门缝里面等等,其目地是为了让世人能引起重视,能打动世人的心,我都是在用这颗心去讲。我每次都是白天发,亲戚朋友就当面讲,当面给。我通常每天骑自行车四、五个小时,有时一整天,常常都是天黑之前能赶回来。我每次出去讲真象前都要在师父法像前求师父加持,每次出去路并不是很熟,先前只能想个大概方向,至于那方是否有沟、有河我都不清楚,但每次都象是师父在领着走,自然而然的就能走一条很顺利的路。我每次都不是沿老路回来,不走重复路线,而是走一个大圈,为了更多的世人得救,也是为了安全起见。我每发资料时都是先从车篓里拿一些放在口袋里,根据情况多数时候都不用下车顺势就可发一份,若遇到牵牛的老人,就在牛桩边放一份,就这样通常每天都能发60-90份。我一般先将资料叠好放塑料袋里,显得大法真象资料的珍贵,我发资料注意正念正行,没有遇到过危险。

有一次,我和老伴专程去湖南亲戚家里洪法,带了十几张真象光盘和一百多份真象资料。到了亲戚家,还没开始做,亲戚邻居打听到我们老两口是炼法轮功的,就到当地派出所报了,结果派出所来了四、五个警察把我们老两口带到了派出所。一警察盘问我资料从哪里来的,我说:“你问得稀奇哩!我们那里可不像你们这山旮旯里什么都没有,我们那里象这样的真象资料到处都是。”这时,四、五个警察都進来拿资料看,其中一个大概是个头目,问了我几句,在纸上记了点什么,然后没做声,也拿了资料装在口袋里走了。就这样,资料、光盘拿的不剩什么了。到了下午,就把我和老伴送回来,一警察要把我和老伴的手铐在一起,我用智慧说:我老伴晕车,等一会呕在车上我是不管的,该你们管,一边轻轻碰了碰老伴,示意要她装难受,老伴装着要呕的样子,司机连忙训斥那警察不准他铐,结果我们堂堂正正的回家。回到了当地,公安局廖某某早已迎候在大门口,廖一见我就说:老爹,您还跑到湖南去了。我没理他,廖接着说:您坐,您坐。就把电视机打开让我们看电视,他们出去吃饭去了。吃完饭回来,廖站在外边招呼我:老爹,您来,您来哟!我不知干啥,就过去,廖对湖南警察说:你们帮我把两位老人家送回去。湖南警察说要五百块钱油钱,廖说:我还给你们加三十块,你们帮忙把他们送回家去。我老伴说:“不要你们送,我们自己走回去!”廖说:婆婆哦,用车把您送回去还不好,又不要您走一步路。警察把我们送到家门口,还不放心,要找治保主任,找书记当面交代,唯恐人弄丢了不好交差。当地世人见了,都说:老爹好威风噢,几次都是轿车送回来的呢!因为以前我从邪恶洗脑班闯出来的时候也是警察开车送回去的。第二天,我和老伴去街上亲戚家讲真象,周围世人看见都说:老爹胆子真大,昨天才送回来,今天又上街去了。

还有一件事与同修们交流,我虽然80多岁了,可修炼后身体向年轻人方向退,在情欲方面出现一种象年轻人一样的状态,但我清醒的知道我的生命是师父给延续来的,是用来修炼的,不是用来过常人生活的。因此我加强学法,严格要求自己,告诫自己绝不能象常人一样,一定要过好这一关。我第一次读《转法轮》读到第六讲,师父关于这方面的谆谆教导使我内心一振,我又把这一节重复读了一遍,师父说:“那么做为一个炼功人,一个超常的人,就不能用这个理来衡量了,要突破这个东西。所以有很多从情中派生出的执著心,我们就得把它看淡,最后完全放得下。欲和色这些东西都是属于人的执著心,这些东西都应该去。”心里豁然明白。有一次晚上我猛然想起牛郎织女七月七相会,心里莫名的不是滋味,心想:天上的神还一年会一次呢!但我猛然又一想:怎能与他们相比呢?他们是三界内的神,是要入六道轮回的呢,而我是超出三界外的,比他们不知高多少呢!难道还不应该用高标准要求自己吗?!悟到了这一层法理,我便时时警醒自己,绝不能被情所困扰,一定要走过这一关!我就不断的排除干扰,纯正自己,加强学法,心性不知不觉升华上来,几年后,这种状态就平静下来了,出现了一种无色无欲的状态。我以为我这一关已经走过了。后来有一次,我骑自行车拿资料走在堤上,一个40多岁的女子对我招手:来哟!来哟!我说我好象不认得你,那女子说:我认得你。我以为是同修找我有事,就去了。她招呼我把车放在她屋里,我進屋一看,除了那女子,没有任何人,那女子又招呼要我洗脸,并说些打情骂俏的话,我一看不对劲,赶紧推着车子走了。我悟到这件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事,邪恶到了最后,对大法弟子没招了,就变着法子想毁了大法弟子。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在历史上或在高层空间中,看人能不能修,看人的欲望、色这个东西很主要的,所以我们真得把这些东西看淡。”我悟到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破除一切邪恶的阴谋诡计,和同修们一起稳步的走到最后。

一点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