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定兴县杨村乡不法人员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5月28日】1999年7月20日法轮功受到迫害后,河北省定兴县杨村乡中共不法人员抓人、抄书、毁书,并不允许大法弟子出外打工,强行收缴身份证。蔡双菊被抓,先是在乡政府遭到毒打,又被送进县里非法关押,直到过了99年10月1日以后,由乡派出所的人带回乡里继续关押,其中县拘留期间罚款800元,到乡里又勒索交保证金1千元,后来乡里再勒索罚款1千元。李秀芹、王红英等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被警察抓捕送到保定关押一天。李晓娈去北京讨个说法,被非法关押两天后,由乡政府劫持回送去定兴县拘留所关押了40天,勒索罚款900元,被送往乡政府又被勒索1000元。

大法弟子李银花,59岁,以前身体有多种病,最后到全身浮肿,生活不能自理,多次去医院治疗总是反复,花钱不计其数,也没治好,家人发愁,自己想不如快死,免得连累别人跟着麻烦。在这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于1996年3月开始学法轮功,学炼时间不长,几十年的病全消失了。1999年7月23日乡派出所不法人员到李银花家抄走了电视、录音机、炼功图和全部书籍;25日又到她家骚扰,非叫写什么不炼功的保证书。李银花不想干对不起良心的事,被他们劫持到派出所并要一千元钱。所长郭定全到她家要钱,吓得她不敢在家呆了。9月10日乡里房立明等几个人,又从李银花姐姐家把她抓到乡里,非法关押40天,书记段平德勒索1000千元钱才让回家。从此以后,不断来家干扰,使他们无法正常生活,半夜三更敲门,有时抓人,每年如此,有时把家人吓病了。

2000年9月正在秋收期间,28日,乡派出所不法人员又到李银花家抓人。30日晚上12点左右正在睡觉时,一群人像恶狼一样把钟东梅家门撞开,不容分说就把钟东梅拉上车,带进了乡会议室,不许睡觉,当时的政法委书记任金田,从北京回来后气势汹汹,天天轮番毒打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并指使打手(用钱雇来的)要狠要毒,打服一个奖金多一倍;司法所的人公开说:“江××有指令,对信仰真、善、忍的人要‘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要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等等。

任金田在众人面前还说:“你们要学真、善、忍,当好人,江××不让你们当好人;你们不改,就挨整治、挨打,如果你们要学坏:偷、抢、泡妞、贩毒、卖淫,我们还不管了呢。你们看见监狱关了什么样的人,不都关你们这样的傻瓜吗?”大法弟子告诉他:“李老师慈悲救人,一部法把我们从绝望中救回来,为人类,为社会做出了很多贡献。”不法人员们不让我们说话,黑夜中逼迫我们骂师父,不从者就挨打。

钟东梅被一群凶手毒打了一顿,还正在昏迷中,一名叫张伟星的趁机报复,想把她整死,他说是因为钟东梅进京,他政法委的职位被撤了,他好几次凶狠的抓起钟东梅的头发拼命的往墙上撞击,双拳狠命的击打她的耳部和整个头部。任金田也亲自动手狠狠的抽打钟东梅和其他大法弟子,他还指使其他人每晚念一些诽谤恩师和法轮功的书报,还逼人人谈体会、揭批;不从者就挨打或拉入小房用刑,刑罚是:把手反铐,用军棍打全身,再用电线挽成麻花鞭子长一米多,抽打全身,直到他们都累了为止。

不法人员们先用烟头烫钟东梅的嘴和手背,然后再把她踢翻,再用酒瓶子拼命的打腿和脚的关节处和踝骨,打累了就骂一些脏话,如此折磨直到天亮。等到天亮后,还不许吃饭、喝水,还逼大法弟子给他们干重活:铺地砖、抱玉米桔、洗车等等。中共不法人员白天逼迫大法弟子们给他们干活,晚上折磨,四五点才吃一点东西。如此往返,几周后,家人见大法弟子们伤痕累累,人瘦得皮包骨,向他们要人,任金田还勒索500元(有罚票为证)。

乡里不法人员常来大法弟子家骚扰,走访亲友都要受限制,有时还无故抓人。2000年11月25日李银花正在家忙,任金田不知为什么又来抓人,关押两夜放回家。

2001年3月2日李银花正在家串糖葫芦,乡里不法人员又把她抓走关押,说是执行上边的任务,家人给任金田哀求放人,他们不放,还非法把她关押15天,使她家里的红果烂了,不法人员又要了100元钱,才把她放回家。4月23日,听说又要抓人,李银花被迫离家流浪几天,后来去了北京天安门想说句真话,求个公道,没想到又被抓,先打骂后送保定办事处。乡里不法人员把她劫持回后又打骂一顿送拘留所,到期了送乡政府,打骂后送定兴县李郁庄洗脑班迫害,遭受酷刑:手铐脚镣、电棒军棍、橡胶棒,多种手段,强制看诽谤录像和图画。

2001年6月不法干部强制订报纸给学法轮功的人看,索要每人160元钱,不拿钱就抓人,逼迫大法弟子们都拿钱。

大法弟子杨泽民在天津人民医院(现肿瘤医院)检查,确诊为类风湿(当时身体整个骨架都变形,怀疑是骨癌),骶髂关节损伤,久治不愈。1996年6月开始炼法轮功,两年后疾病全无,身心健康。2001年7月18日,7个乡村干部及打手抓他三次,逼得他走上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诉说“法轮大法好”,在天安门广场被抓,上衣撕破,左肋被踹折,当晚送到北京大兴县榆垡镇派出所又遭毒打,门牙被打掉七颗。杨泽民被打得面目皆非,满身伤痕,流到地上的血还被迫用自己的衣服擦净。7月30日晚转到定兴派出所,又被政保股人员毒打三次,提审五次。10月25日送至保定劳教所之后,才知被非法判劳教三年。

2001年十月初八,李秀芹、王红英等大法弟子被不法人员抓到乡司法所,铐在椅子上打嘴巴子。不法人员把他们铐了一晚上,第二天拳打脚踢,严刑拷打辱骂5天不止,勒索罚款500元。王红英因不交500元的罚款被送到县里强行洗脑。当时有的大法弟子被迫离家出走。

2002年1月18日不法人员再次把蔡双菊绑架到定兴县李郁庄洗脑班迫害,强制洗脑两个月,乡里不法人员又索要两千元。
              
大法弟子信仰真善忍,希望人人变好,社会变好,没有违犯国家法律。难道学真、善、忍做好人都成了罪过?我们渴望有人身自由,请各界正义之士给予帮助。

河北省定兴县杨村乡长期迫害大法弟子的人有:为首的是任金田、赵长亮、王华、房立明、许言、莱××、刘××

书记叫王德柱,手机:13303029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