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人生的目地是修炼(图)


【明慧网2005年5月29日】我是在2002年3、4月间得法的,得法的经过看似很简单却也不是偶然,我是从母亲那里得知大法讯息的。

* 母亲震惊于天安门广场上的迫害

2001年时母亲在无意之中看到电视空中教学台插播一段新闻画面(平时根本也不会看这一台的),那是一段西方法轮功学员到中国北京天安门广场拉横幅遭公安殴打的画面,那时候我母亲看到电视上的插播画面出现“真、善、忍”三个字,非常不理解一个西方人相信“真、善、忍”是这样好的事,并且是到中国去支持这样的一件正义的事情,为何中共的公安要打人?

那一幕在我母亲看来无法理解,但是充满震撼也使她心灵大为感动,正因为那是西方人在中国做一件应该是中国人自己要做的事情,却遭受这样的对待实在是令人难以想像。在这之前我们对于中共的血腥镇压法轮功是一无所知的,甚至还到大陆去旅游,因为媒体根本没有报导这条消息,我们在安逸的台湾看不见任何有关中国大陆的真象。

事后得知,那是发生在2001年11月20日下午2时许,36名来自英国、瑞士、德国、法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12个国家的西人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打出“真善忍”横幅,为法轮功進行和平请愿并于广场就地打坐,数分钟后全部遭到中国警察非法拘捕。其中一人曾于天安门附近某拘押地点打出简短电话,向朋友告知自己的境况及CNN等海外媒体记者与他们同时遭到拘捕的消息。

加拿大法轮功学员泽农2001年11月19日致所有的中国人一封信“我为什么要去天安门?”时谈到,“我不反对中国政府,也不反对中国人民。实际上,自从修炼法轮功以来,我对于中国文化和中华民族有了更深的理解。这也是为什么我觉得我必须到中国去。我知道法轮功好是因为我自己已经修炼法轮功三年半了。因为炼法轮功,得以使我去掉了酗酒、抽烟、吸毒以及许多其它使我的身心受污染的恶习。”

“法轮大法来自于你们中国那块土地和中华民族博大精深而又美好的文化。如果没有他,我不会是今天这样一个人的。带着最深的敬意,我踏上了你们的国土,为了你们而支持真理。我希望我这一副外族的面孔和纯净的心能够唤起你们心中依然存在的善良。请不要追随江泽民和他的犯罪集团迫害法轮功,这对你们真的不好。”


(美联社图片)泽农于2001年11月20日下午走上了天安门广场,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并用汉语向周围的中国人大声喊道:“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功好!加拿大知道,欧洲知道,美国知道!”……

* 这样好的书与信仰为何不能信

看到电视插播那一天我母亲就去书局找书了,她认为什么书不能让人看,这样好的信仰为什么不能让人去信?偏偏是这样一个相信“真、善、忍”的好人却被殴打,真太没天理了。我母亲当时找了很久,书局只卖《转法轮法解》这一本书,当时她也不知道尚有《转法轮》这本书。

当她认真的看完整本《转法轮法解》之后才发现书的后面有其他经书的目录,这时她才知道《转法轮》这一本书才是真正的主要的法轮功的法理。她开始寻找基隆地区卖法轮大法书籍的书店,每一间都去找,终于让她找到了。于是,她一口气把架上看得见的所有法轮功的书籍一次全买回家,当然也包括了《转法轮》。

在这之后的几天中她看完了《转法轮》,内心充满了震撼,我母亲知道一定要让她的孩子都知道这样一本书,她追寻一辈子的真理终于得见了,我们家的小孩是住在各地的,并没有和母亲同住。

* 终于明白我人生的目地是修炼

母亲跟我连络之后,送我一套《转法轮》、《精進要旨》和《精進要旨(二)》和《法轮佛法 大圆满法》的套书。起初时我没放在心上,我也不理解母亲的激动,书带回家我一直也没静下心来看完一遍,可能是缘份未到吧!那时我母亲很积极的要去参加法轮功九天学法炼功班,并且努力的想换个工作以配合学法炼功的生活。

直到我自己真正看完一遍《转法轮》之后才明白,母亲激动的心情跟自己的渴望修炼的那颗心,小时候我一直不想当人感到人生无趣的原因,我终于明白了,我了解到常人追求的生活我一直都没有兴趣的原因了,一直以来不明白为什么人要当人的原因,终于都知道了!在还没得法之前我跟自己说我一定要去昆仑山,最起码40岁之前我就要去(我心中认定昆仑山一定有可以修炼的地方,也一定有人在那里等我去),没想到我心中渴望修炼其实师父都知道,我本来就是要来修炼的,但不是去昆仑山,是在常人中修炼并且要来证实大法,一辈子就等这一次助师正法而来的。

我明白我从小到大只想修炼的原因,其实是万古以前就决定要做的,这里面哪有什么偶然呢?一切都是慈悲伟大的师尊巧妙的安排,常人不知道人生的目地,但是大法弟子明明白白。常人渴望在世间得到的好处,大法弟子真的一点也不想要,我们只想跟随师父,我们都想回家,但是还有好多人迷失在常人中需要我们去唤醒他们,这是我们先醒过来的人的责任,更是师父对我们的期望。

* 牙痛不是病让我悟到过病业关

得法以后我也不是顺顺利利一路就这样过来的,也是经过很多次的考验和沉沦,很多次我都觉得自己不能撑过来了,但是我知道师父一直在给我机会一直给机会,师父会给每一个弟子机会的。

在得法初期我过了一次病业的关。一次就过了,从那时起我从没再想过生病这一件常人的事。

那是一个牙痛的经验,不要说牙痛不是病我可从没痛过,我是没有蛀牙的,有一次跟未婚夫吃晚餐的时候,突然间我的牙齿疼的吃不了饭,摸哪儿,哪儿都痛,牙齿痛到我的头也开始痛起来,我未婚夫说即使没有过蛀牙也可能是其它的问题,应该去看医生,当时我的未婚夫也得法了,但是也许他还没有体认到过病业的关,就因为这一句话我猛然想起,我是修炼人或许这是过关呢?于是马上放下牙痛的想法硬是把饭嚼下去,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刚刚怎样都痛的牙齿就像不曾发生过一样,我一直摸都找不到原来会痛的那个位置,那时候我知道我过关了,以后再也不会为常人的小病小痛感到过不去了。

为了当时我坚持说不是牙痛是业力的这件事,我未婚夫气的跟我发脾气,之后我也明白他是在帮助我消下去这一份业力啊!因为业力落在谁身上谁难受,但是我心里更加清楚是师父管我了,我是一个真正修炼的人了,感谢师尊的慈悲又捞起一个原来即将沉沦世间的人。

* 曼哈顿讲真象与发正念的体会

我参加今年4月底的纽约法会,并多停留了一礼拜在曼哈顿讲真象。

我们每天早上先去中领馆发完五次正念后才开始行动至曼哈顿街头讲真象。在这发正念的当中,发现很多人的正念会受到很大的干扰,经常看见同修很像睡着了,莲花掌时手会合起来,立掌变成弯掌,在中领馆的情况与在室内发正念的情况都一样。

这次我也支援“真善忍国际美展”在纽约的展出,我派发很多画展资讯传单及真象材料,我知道没有正念正行是派发不完的。同时我也看见邪恶的猖狂,在画展门口突然卷起旋风,并就只有在这画展的上空,有乌云还飘下一两滴雨滴。当时我正要再拿一大叠资料去派发,心想这风吹得连路上的行人都看不见画展的展板,风又大卷起尘沙让眼睛睁不开,令很多人都躲進屋内了,我想这样的邪恶应当在门口就处理了,于是我就到展览门口开始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所有干扰画展的一切邪恶,并且解体共产党邪灵在另外空间中的一切因素,大约不到3分钟,旋风消失了,乌云也不见了,我所站的位置突然感觉的到阳光洒在身上,是太阳出来了。

那天下午就与支援画展的所有同修交流正念的重要,若支援的同修认识不上来正念不强,一样会被钻空子,因为当时还有很多人是想来看画展,一听到要门票都转身就走,这是不寻常的,已是被干扰在起作用了。因此在我们交流后,几乎所有的同修到门口再发一次正念,清除所有的干扰。

这次纽约之行我们收获良多,当我们正念足时,可发挥的力量确实非常强大,常常可以改变很多人对资料的拿与不拿,以及看待我们的态度等等。

* 从飞机上看到法轮满天飞舞 光彩炫目

常人或许无法理解看起来是一件平常的事情,体现在修炼中是关关都得闯的。其实修炼人身边有太多的不可思议,每天都在发生,就是看似平常也很可能在另外空间轰轰烈烈的,我知道可以去曼哈顿讲清真象也是师尊的巧妙安排。

在我从纽约回来的飞机上,我们看到满天的法轮在我们飞机的四周伴随着我们回台湾,在拍摄时有个小插曲。当时要拍法轮照片的时候用肉眼看是看不见法轮的清楚轮廓与颜色,完全是要透过相机才看见法轮变换着色彩,我就跟几个法轮说,请他不要一直变颜色让我拍一张七彩的吧!法轮他就定下来让我拍到他七彩的形象,当然也有金色的透明的满天法轮,我跟他们说不要跑让我看清楚点!

高精度图片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满天的法轮飞舞在飞机旁

在我每天的修炼生活中,经常都想到“正念正行”(《洪吟(二)》),与大家共勉!

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