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口大法弟子白俊杰在狱中遭受非人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5月29日】大法弟子白俊杰自3月1日被非法关押进保定满城太行女子监狱二大队二中队快3个月了。在狱监头子兰某某的指使下,队长严秀清、惠淑菊等指使、利用被“转化”的6、7个犹大兰其志、余巧玲、王云曼等加上包夹人员,每天围着白俊杰进行洗脑迫害。队长严秀清说一天不“转化”就一直做下去。在残酷迫害下,白俊杰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血压高至240—250,心脏出现异常。特别邪恶的是,一直不让白俊杰的家属与她见面,没有一点人身自由。

白俊杰是1月28日被非法关押进当地派出所的。1月30日早上,白的丈夫去派出所打听白俊杰的下落,得到的回答是:昨天(29号)已送十三里拘留所,并将白俊杰的腰带、手套、钥匙给了他。白身上带的1000多元钱被派出所非法没收,没给任何收据。2月2日,白的丈夫找到王凤君,要求见妻子。王凤君答应需请示相关领导做安排。2月5日,派出所打电话告诉白的丈夫说让其6日早9点去派出所,可与有关“领导”同去拘留所见白俊杰。6日早,白的丈夫与派出所所长王凤君、教导员吴景深、副所长史××还有其他警察一同去了拘留所,才发现原来那天是他们安排给已经绝食9天的白俊杰强行野蛮灌食,三医院医生宋军和另一名女医生已做好准备,4个人把白俊杰抬了出来。只见原本身体壮壮、红光满面的白俊杰已完全变了一个样。白的丈夫看到自己的妻子被折磨成这样,心如刀绞。一个修炼“真善忍”,一心想做好人的人,仅几天的工夫就被折磨的不成人样。白俊杰断断续续的告诉丈夫:“他们折磨我,不让我睡觉,不让上床,睡在地板上,现在我的肝疼的厉害,他们不管”。并用手指着史××(副所长)说:“他还打我。”白的丈夫当面问史××,史××支支吾吾,不敢承认,赶紧溜走。伤心的丈夫告诉宋军医生,白俊杰在炼功前有致命的心脏病、高血压,希望他遇到情况后想到这些,以免出问题。

2月16日下午4点左右,桥东法院刑二庭审判长王冀安和一个女书记员到到家中通知白的丈夫说2月17日上午9点对白俊杰的问题开庭审判,并还说可以请律师。亲爱的父老乡亲们哪!明天开庭,今天通知请律师,这种欺骗愚弄人民的手段,拿法律当儿戏,只有中共邪党才做得出来。

再说,白家已经被迫害的倾家荡产,负债累累。为了还债,白的丈夫甚至卖掉了房产证,还曾被迫流离失所。况且在这“乌鸦遮太阳”的黑暗时期,去哪里找敢为法轮功仗义执言的律师?

2005年2月17日是对白俊杰的所谓的开庭审判的日子。审判地点就设在拘留所。白俊杰已绝食20多天,神志不清,由4个人用褥子一人一角抬了出来。白俊杰躺在水泥地上,奄奄一息、浑身抽搐、瑟瑟发抖,无力回话,无力答辩。整个过程,没有证人。白俊杰极尽最大的力气,断断续续的发出微弱的声音说:“我……修……修“真善忍”……我……没有……没有罪。”审判员王春香、审判长王冀安、庭长李武生和检察院及其他所谓执法人员都假装没听见,不予理睬。他们继续按照已经编排好的一面之词的剧本公式化的照本宣科的进行。在“戏”的结尾宣判,判白俊杰七年劳改。事后,有业内人士透露:白俊杰的问题是市政法委指示下来的,审判委员会“统一了认识”。这样的结果是早已有预谋的。

这就是前邪党领导人江××在与外国元首会面时厚颜无耻吹嘘说“现在中国是在人权最好时期”的铁的见证。

我国宪法第37条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宪法第39条规定:“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宪法第4条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宪法第36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大法弟子白俊杰没有触犯任何宪法、法律与法规。她努力按“真善忍”做好人,严格要求自己,善待他人,助人为乐。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却无端遭受残酷迫害。

亲爱的父老乡亲及广大正义民众,请伸出你们的正义之手与我们一道制止与谴责这场对修炼“真善忍”好人的迫害吧!

狱中的同修度日如年,请看到此消息的同修发正念帮助狱中同修早日闯出魔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