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中成长 风雨中成熟


【明慧网2005年5月29日】我从小是个气功迷,在十五岁那年,初次见到师父的照片时感觉是那么的熟悉,仿佛间想起了许多,眼前看到了师父身着龙袍的装扮。虽然那时不很明白,但受这份缘使我走入了大法。

得法太幸福了!正当我为大法给我身心带来巨变而感到无比兴奋的时候,邪恶的疯狂镇压便开始了,刹那间来自家庭、学校种种压力如雪崩般压下来,无论家人怎样的反对始终动摇不了我坚修的意志。在一堂政治课上,当老师讲起对大法的诽谤时,我毅然的站起来澄清,引起了全班的震惊。

一位与我同龄女孩儿琼从小是开着修的,见到我后说:“总算找到你了。”在她很小的时候天上陪她玩的朋友们就曾告诉她:当她长这么高(手比划)时候就能找到和她一起下去的伙伴了,并念给她一首词,她在宿命通中看到了我们历史上为等法的许多世,看到唐太宗领着我们儿时在御花园中玩儿。

2000年,我和琼决定去北京,在起身前,父亲突然病倒,当时我嗡的一下,很快想:不管多难大法是第一位的。在天安门我们打起了很长的一面条幅,在随后八个月的看守所生活中家长学校看守不断的洗脑(就是逼迫我们放弃修炼)没有成功,最后不得不开庭审理。之前,律师劝我后无意识的讲了句:“我希望你做个好弟子。”我知道这是师父点我,心想一定努力做好,我每天努力背法炼功,给同室的人讲真象,有几名有缘的犯人在此得了法,其中一位炼功被看守看见后挨打,过后看守问他还炼不炼?他坚强的说:炼!看守所的伙食很差,一位犯人起初每逢吃饭的时候常看着我发呆,后来他对我说:“我看你这么小受这苦心酸。”我笑笑,在放风院的墙上写道:“受大浪千淘本是金,经百般锤炼吾为钢。”一次,他对我讲:“你一定会成正果的。”他说他看到我炼功时有光。

开庭那天,班里的师生全来了,下面还坐了许多领导,在法庭的辩护中我坚定的告诉法官:“法轮功于民于国有百利而无一害!”那些公检法的叔叔伯伯在听我讲真象时,从他们的目光中我看到了他们善良的一面被触动,后来法庭以年龄小为由释放了我们。出来后琼对我说,她天上的朋友非常羡慕我们,说他们都没有机会做这样伟大的事。她看到一本长长的天书,上面记载了每个大法弟子发愿下界的经历,直到这时的表现。归校后,学校以认错为条件要挟我,虽然我很怀念校园和朝夕相处的师友们,但面对这样的选择我毅然离开了学校。

由于本地主要的大法联系人都被非法判刑、劳教,造成资料停缺,那时我们两个孩子凭着对大法的正信,承担起了许多,为此,时常风餐露宿。后来我们相继被非法判刑,在随后三年牢狱中,无论面对怎样的压力,我始终守着对大法的正信,师父讲“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

一段时期,司法部给监狱不断加压,要求强制转化,并以巨额奖金与升迁为诱惑,恶警们失去了理智,随之而来便是长期的体罚、夜审、暴打,他们威逼我写所谓的认罪书时,我淡淡的写道:生得其命,死得其所!坚定的对他们讲:“我如果这样做了,那是对我生命最大的耻辱,是对真理的侮辱。”并且严肃的正告:善待大法功德无量,迫害大法一定会遭恶报的!在最后一次夜审时,我再次正告,如果他们非法迫害造成后果,我们海外的学员一定会给他们曝光的。他们见没办法也就放弃了对我的“希望”。

就在那段最黑暗的日夜里,一位二十多岁的弟子被迫害致死(已曝光),被指使利用对他施暴的恶犯给他用了竹签,一位在狱中得法的坚定学员被同性恋的恶犯强暴。

风风雨雨中,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我们走到了今天,师父讲:“要珍惜,一定要珍惜你们走过的路。只有珍惜自己走过的这些路,大家才能走好以后的路。”(《2004年复活节在纽约法会讲法》)一定要珍惜我们所走过的路,只有珍惜我们所走过的路,才能走好以后的路。不管剩下的路如何难,我们一定随师圆满走完这历史最辉煌的一页。

有位善良的警察曾感叹我说:“如果你上大学一定很优秀的。”我当时想:虽然在迫害中未能圆年少时的大学梦,但今天在大法中修炼——便是宇宙最顶尖的学府,这里造就着未来新宇的精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