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以来我所经历的佛法的神奇显现


【明慧网2005年5月3日】修炼以来我经历了许多佛法的神奇显现,为了证实大法而写出来与同修分享。

我是被别人拉入修炼之门的。94年我们厂一位曲姐,她是刚刚参加完师父在长春的讲法班就调到我们这里来的。那时由于她刚得法对法理解的不深,并且掺杂了其它功法的东西,我是在文革期间长大的,对这些一概视为迷信,我认为做人只要心正就百邪不侵,所以别人都炼就我不炼。

但是有一点被她说中了:“别看她现在不炼,她早晚得炼,因为她善根深。”的确我的先天本性很善良。94年暑假,我照顾一厂的朋友,当时她正在出疙瘩,嘴、眼、内脏、皮肤都是,肿的吓人,高烧,拉肚子。我陪着她,奇怪的是她只要一炼功全身的疙瘩就消下去,并且皮肤红润光滑,很漂亮,她炼功我就在旁边看着。有一天中午她炼功,我说“我也跟你试一试。”她说那你就试试吧,奇怪的是刚一闭眼睛,我就感到法轮的旋转。

出于好奇,我参加了曲姐组织的辅导班。辅导班借的是单位的会议室,曲姐把师父的法像请来摆在前面。我只要站在师父的像前,右手就会慢慢抬起伸向师父,就象刚学走路的孩子伸手让父母领着一样。不论我怎样下意识控制,还是这样。别人看了也都觉得新奇。第一天打坐随着美妙的音乐,闭上眼睛就象有人在我脑中吟诗一样反复说着两句话:“此曲只应天上有,不应久留在人间”。这样持续了大约有两个月,我问别人你听到了吗?他们说没有。打坐的第一天我就静下来了,眼前立刻展现出来美妙的佛国世界。仙风飘逸的道、慈悲祥和的佛多得数不清,还有仙山圣水,奇花异木,美不胜收,妙不可言。出于好奇,也为了体验这美妙的境界,我天天坚持炼功,并开始用真、善、忍的标准约束自己。

随后,考验紧跟着就来了。同一科室的一个大学生开始和我找别扭,说我的坏话,不管我怎么做都不对她的心思,无端的找碴子和我生气,甚至我炼功她都气得又哭又闹,沸沸扬扬人人都知道我们俩有矛盾,要为我们调解。可我却不知道这是为什么,那时我真有点忍不住,但她又怀了八个多月身孕,又不能和她闹,忍不住也忍心吧!一天在炼第二套功法,头前抱轮时,想起这些天的委屈,忍不住就哭了起来。心想:豁出这功白炼了我也不忍了。这时辅导员过来摆正我举着的手,笑我说:“忍不住了吧,炼功人必须得忍。”我的心开始慢慢的静下来,顿时我的眼前出现了弥勒佛,弥勒坐在一座很高的大山的半山腰,上半身高大与山平齐,在我的面前看着我笑啊笑。当时我只要一伸手就能摸到佛的肚皮。我知道这是在笑我,我很羞愧,这点容人之量都没有还想修佛?我的心平静下来,直到看到弥勒隐去,在佛的点化下,我顺利的过了这一关。教功辅导班的第九天,在睁着眼睛的状态下我清楚的看到金黄的法轮飞到我的小腹、進入我的体内。随后我看到了我们炼功点的唯一的《中国法轮功(修订本)》。那天中午,我没吃饭、没回家一口气读完。我惊喜的发现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重德重修心的好功法,这正是我要找的。虽然那时我根本不懂得什么是修炼,但我从小就听奶奶说做人要积德行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开始认真的修炼法轮功。94年底,我有幸参加了师父在国内举办的最后一次广州讲法班,见到了慈悲伟大的师父,从此跟师父走上了一条生命意义上最伟大的返本归真之路。

记得是98年的春天吧,水利局机井队的领导找到我爱人说,他们那里要规划拆迁,有一批机床要处理,让他买下来。他那时正需要机床搞机加工,于是东拼西凑的借了许多钱又加上定期存款(那时利息很高),凑足了七、八万元就买了下来,钱也交了,票也开了,又雇了好几辆车和好多人准备拉走。井队的书记哭丧着脸来找我说:“有人到局里告了我,说我卖贱了,那多人争着要,你们帮帮我吧,要不我这书记都不好当了,我负责包赔你们的经济损失。”当时我和爱人商量,我们是炼功人,别人争的我们不争,就退给他吧。我对他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要不我不会这么做的。”他当时千恩万谢感谢我们。可是卖完机床我们去找他补偿损失,他却翻脸不认人并且说了许多难听的话。这一回我们心性过不去了,倒不是心疼那些钱,想不通的是人心怎么这么坏,明明我保全了他,反过来他却这样对待。天天打坐的时候静不下来,大约持续有半个多月的一天早上我在山上打坐,还是静不下来,这时师父的声音在对我说:“他要不给你制造这样一个环境,你上哪去提高心性呢?你心里真得好好谢谢人家的。”顿时刷的一下就过去了,并且真的从内心升起了一种对他的感激之情。然后我又看到自己坐在一个金碧辉煌的大殿里,身边坐着两个高大无比的大佛。一会师父在我的头前上方显现出来,看着我慈悲的笑着隐去,于是我化成了一个米粒大的粒子進到这里,怎么走也走不到头,无边无际,我明白了我刚刚真正走入修炼。

就在我沐浴着师父的佛光普照、不断精進的时候,1999年邪恶疯狂的血腥镇压开始了,99年7月18日早晨,我们照常在府佑山炼功,当炼到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时,我看到正前方旋过来直径大约有一米多的大法轮,图案清晰、鲜艳无比,一个、两个,大约有五、六个过后,我的头前上方开始象太阳一样的放光芒,光芒越来越强,照的人睁不开眼,然后师父的佛像从光芒的中心显现出来,慈悲、伟大、殊胜、壮丽,用尽人类所有的语言都形容不了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我在心中喊着:“师父”,顿时泪如泉涌,剩下的功法我是哭着炼完的。炼完功后,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我们炼功点好多学员,当时他们都说“我们没有你有福气,我们看不见。”我对他们说:“我要告诉你们不仅仅是我看见了师父,我悟到要有重大考验来临。”因为那时我的天目就是那样一种状态,除了有重大考验才能看,平时就很少看了,而在炼动功中开天目是我修炼以来从来就没有过的。第二天,99年7月20日夜里,一夜的狂风暴雨,全国的站长同时被抓,一场血腥镇压邪恶迫害全面开始了,我义无反顾的溶入了护法的行列中去。

2000年夏我因传递经文被抓,三天三夜的审讯它们不让我合一会眼,采用各种手段威逼诱惑,用强烈的灯光照着我,妄图摧毁我的意志。一天深夜我刚合眼,似睡非睡,一个端正庄重的年轻人站在我的面前,轻轻喊着我的名字,说我现在正在慢慢走向圆满,我一惊醒来,那个年轻人就在我的面前祥和的看着我。我以为是这里的警察,但我后来问遍了这里所有的人,他们都说根本没有这个人,我明白了,是师父在点化我。

2001年,我被判劳教三年送到天津建新女子劳教所,这里是没完没了的洗脑,除了攻击法轮功的书外看不到任何书,我平时从不看这些书,那天我想它们诬蔑大法,我看看邪教到底都是什么样的,于是我细细看去,通过对比得出的结论是“法轮大法是真正的正法”。而××党倒是具备和符合了邪教的六大特征。那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在一个仙境里,一个仙童唱着歌:“白龙马,蹄朝西。”这时白龙马由东向西走来,后面是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但他们都没有行李,这时师父从后面大步流星的赶来,我急忙喊着师父,师父走回几步来到我面前,看着我点点头又大步朝前走去。醒来后我知道我是正悟的,虽然我做的也不好,但我决不随波逐流的滑下去,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我摔到了爬起来坚定的在正法中修炼,证实法,救度世人,助师世间行。

以上是我修炼以来几次比较记忆犹新的佛的显现和点化,写出来为了证实大法真实存在和神奇,启悟世人让他们知道这世上有真佛下世度人不要迷而不悟。师父为了每个弟子的修炼真是操碎了心啊。“佛恩浩荡”我们永远都无法报答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唯有全身心的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才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以上为个人所见所悟,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